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五章 幕后之人

第三十五章 幕后之人

  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从女鬼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影。它一脚踢飞了女鬼,随后坐在女鬼身上,左右开弓打起了嘴巴。打的女鬼哇哇大叫。一阵鬼哭狼嚎比刚才的鬼叫还要瘆人。

  康熙原本想要趁着这个机会逃出去的,不过等他看到坐在女鬼身上那个大个子相貌的时候,这位小皇帝便改了主意。他卷缩在宫殿门口的角落里,看着女鬼被那个叫做百无求的黑大个子抽着嘴巴。

  百无求打了十几个嘴巴之后,空气当中突然响起来了归不归那老不正经的声音:“差不多得了,老人家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傻小子你这是在小皇帝的梦里,打不死这鬼物的。”

  “老子是妖,看见小鬼就膈应……”说话的时候,百无求站了起来,踹了还趴在地上的女鬼一脚之后,说道:“滚吧!还赖在这里想要过年吗?”

  听了百无求的话,女鬼如同被大赦一般,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变化成一缕青烟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女鬼消失的一瞬间,康熙的耳边又传出来了自己贴身太监梁九功的声音:“陛下醒来……陛下快快醒来……”

  小皇帝的脑中一阵恍惚,等到他睁眼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瞬间的功夫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御书房的寝室当中,梁九功满脸焦急的看着康熙。看到这位少年天下醒过来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对着皇帝说道:“陛下梦魇了,您先喝杯热茶定定心神……”

  说话的时候,梁九功将一杯温热的茶水送到了小皇帝的手里。喝了口热茶之后,康熙这才算缓了过来。

  “陛下没事就好,刚才可是吓着奴才了。”侍候着康熙喝完了茶水之后,梁九功又拿来丝巾擦干了小皇帝身上的冷汗,嘴里继续说道:“刚才陛下嘴里一直在喊叫有鬼,奴才便想要将您唤醒。无奈怎么呼喊,陛下都没有醒过来。奴才这都要去请宫里的萨满来看看了,幸好陛下您醒过来了……”

  “朕大喊大叫有女鬼……”康熙喃喃的说了一句,这时候他将刚才梦里的事情又回忆了一边,突然这位小皇帝想到了什么。当下一把推开了梁九功,跑到了御书房的门口,对着门外的黑夜说道:“是归不归老神仙您带着百无求先生到了吗?请您两位出来见一面……朕白天多有唐突,还请两位见谅……”

  梁九功被康熙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急忙拿起来长袍披在了小皇帝的身上。

  就在梁九功劝说康熙回去休息,刚才的一切都是噩梦的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原本我们爷俩没想惊动陛下的,想不到巧遇有人魇朕陛下。这才让傻小子破了阵法,将陛下从梦中唤醒的……”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百无求爷俩已经凭空出现在了御书房的门前。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吓了门前的侍卫们一跳,当下急忙护卫在了皇帝的身前。如果不是刚才皇帝的话他们已经听到,知道面前突然出现的二人来历不凡,此时已经拔刀冲上去了。

  “不得无礼!你们都退下,明早你们去找领侍卫内大臣领罪……”康熙呵斥住了侍卫们之后,亲自走出门外,将归不归、百无求这一对父子俩请到了御书房之内。

  “陛下不要难为这些侍卫,他们也是在护卫陛下的安危。”归不归笑眯眯的走进了御书房之后,继续说道:“说来也是惭愧,前明的时候,老人家我在皇宫大内的地下藏了点小玩意儿。想着这里是皇宫大内总是保险的,一晃几百年过去,老人家我这次回京,捎带着再回来看看。想不到刚刚进了皇宫,便看到有人在魇镇陛下。这才命这个傻小子去了陛下的梦里……”

  老家伙这几句话说的不假,当年他接下泗水号之前,便将自己一部分的天才地宝藏在了大明皇宫地下。这次回来也有将这些天才地宝带回泗水号收藏的意思。趁着晚上他将百无求带到皇宫里,正要去找寻那批宝藏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人在宫中做法魇镇当今的少年天子。

  原本这件事牵涉到了国运,归不归不打算参与。只是带着百无求在一旁看热闹,没有想到二愣子白天与康熙喝了一顿酒之后,便觉得这个小皇帝合自己的脾胃。百无求见过的皇帝多了,却没有几个好像康熙这样的不做作。说喝就喝,给肉就吃。白天要不是那几个侍卫拦住,说不定再喝下去,二愣子都能和康熙结拜了。

  看不下去的百无求磨着归不归将自己送入到了康熙的梦境当中,打退了梦中的女鬼,将小皇帝救了出来。原本百无求准备一不做二不休,将施法的那个人了结的。不过那人见到有人破了自己的阵法,当下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后来又听到小皇帝在呼喊自己,见到戏法已经被人看破,父子俩这才露面。不管如何现在的归不归都是泗水号的东家,不想得罪这个小皇帝。

  三言两语说完了事情经过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陛下,施法魇镇之人应该还在京城之中,您想要找到他的话,老人家我刻意推荐大方师火山。现在此人就在京城当中。居住在城外的白云观当中……”

  “还是不要麻烦火山大方师了吧。”康熙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朕已经猜到幕后主使之人是谁了,那个施法魇镇之人败在了两位手上,想必他必定不敢再来冒犯了。”

  “小皇上你也不用客气,我们家老家伙也没安什么好心。”这时候,百无求突然开口说道:“你也别以为这个老家伙是什么好东西,刚才他完全可以弄死那个施法之人的。只是看出来那个人和他是一个门派的,这才网开一面放他走的。不过老家伙又不甘心,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你,就是想着小皇上你逼着火山清理门户的。你也别担心火山那个王八蛋牵连到其中了,吓死他们方士也不敢动国运……”

  就在他们几个在御书房说话的同时,城外的白云观当中,刚刚提到的红发大方师突然打了个喷嚏。火山揉了揉鼻子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说完之后,火山板下了面孔,对着跪在面前的一个方士说道:“于左,你还没说是怎么在皇宫当中,发现的归不归和百无求的?深更半夜的你去皇宫做什么?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忘记和我说了,听说你最近和吴三桂的儿子走得很近……”

  这名叫做于左的方士额头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冷汗,顿了一下之后,他扑通一声跪在了火山的面前。一边磕头一边继续说道:“师兄,我被猪油蒙了眼。受了吴应熊几件天才地宝,答应他去皇宫当中了结鞑子皇帝的。我想着这样还可以反清复明,驱除鞑虏这才同意去走一趟的,谁能想到刚刚施法就遇到了归不归和百无求……”

  于左的话还没有说完,火山冷不丁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随后红发大方师冷笑着说道:“入门的第一天,大方师就和你说过,不许操控国运。你都忘了吗?还有,当年大方师亲自下的法旨,不许和吴勉、归不归他们有冲突。他们打你杀你,你只能逃,如果是骂你,你只能笑脸相迎。现在惹出祸来,还想来我这里挑拨离间。想要借我的手去对付那两个人,你真以为和我平辈,我便不敢杀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