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二章 拜见

第三十二章 拜见

  在宫殿里面煎熬了几个时辰之后,宫外的消息终于传了回来。鳌拜党羽当中大多数人已经被明珠、索额图拿下,现在这些人都被下了天牢。
  
  等着交由六部意处。现在京畿周围的军队都换上了皇帝的人,就算此时再有人想要兴风作浪也来不及了。
  
  控制朝廷十余年的鳌拜,竟然被十六岁的半大小子铲除了。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满朝文武大臣都对这位少年天子刮目相看。一时之间,就连市井之间也开始有了康熙皇帝率领十六名小太监擒鳌拜的传说。
  
  将鳌拜及其党羽下入天牢之后,康熙这才算松了口气。这时候,他又开始惦记起来擒鳌拜那天发生的奇怪事情。那天宫殿之中多了一两个人的感觉十分真实,应该不是自己紧张之下出现的幻觉。难道是老天爷在向自己示警不成……对那天宫殿里面发生的事情,康熙越想越想不清楚。当下,一天散朝之后他将两位重臣明珠和索额图留下,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对着二人说了—遍。说完之后,这两位朝中重臣面面相觑,想不到擒鳌拜那一天会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
  
  “陛下,圣人云不语怪力乱神。天下那些鬼鬼神神的传说都是江湖骗子们骗钱的手段。”说话的是刚刚提拔上来的保和殿大学士索额图,他向前行礼之后,对着小皇帝继续说道:“想必陛下那日因为擒拿住国贼鳌拜,太过于兴奋而出现的幻觉。这是人之常情,陛下不必刻意挂念。”
  
  “索额图大人的话,明珠不敢苟同。”这时候,兵部尚书明珠突然开了口,他打断了索额图的话之后,向着康熙陪了个笑脸,随后开口说道:“陛下,以奴才来看未必向索额图大人所说的那样。陛下乃是九五至尊,才是上天之子,行事必定有上天的庇佑。那日应该是上天见到陛下欲除鳌拜,便派下来神兵天将前来护卫。陛下耳聪目明感觉到了天神降临,仅此而已……”
  
  听了明珠和索额图的话,康熙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也许是朕多想了,算了,你们俩回去吧。鳌拜的家产要抓紧时间清点,他侵占其他几旗的田产也要尽数归还。时间不早了,你们俩跪安吧。”
  
  听到了皇帝的话,索额图和明珠二人急忙对着康熙行礼。随后二人倒退着走到了宫殿大门之前,就在他们俩马上要离开宫殿的时候,明珠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他站在大门口再次向皇帝行礼,说道:“奴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听手下人说泗水号的东家归不归已经到了京城。传说他是汉朝出世的方士,有长生不老之能一直活到了现在。陛下何不请他进宫,这样的事情还是询问他这种半仙之体的人才好……”
  
  “归不归?”这个名字康熙倒是不陌生,归不归经常和另外一个叫做吴勉的修士出现在汉朝以来的一些典籍当中,只是对这二人的描述太玄。
  
  康熙只以为这不过就是神话故事,并没有放在心士。想不到这个传说当中的泗水号东家竟然已经到了京城……“原来这个归不归不是传说,明珠,你代朕去请……”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康熙突然改了主意。小皇帝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既然这位东家是半仙之体,那么也不要去请了,朕亲自上门去见他……”
  
  两三个时辰之后,还在客栈当中的归不归正在接见京城泗水号的几位管事。虽然老家伙没有主动去联络泗水号的人,不过他们这一行人的模样实在太好辨认。而且东家来到陆地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各地的商铺、货站管事都派人打听,老东家是不是到了自己的地面上。只要是泗水号都有归不归的画像,就老家伙的那副样子,见面认错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还是鳌拜伏法的那天,商铺里面的伙计在大街上见到了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当下他先是跟着他们回到了客栈。随后回到商铺,向管事禀告在大街上见到了老东家的事情。
  
  京城泗水号的几位管事都来到了客栈,拜望这位老东家。这些天几位管事天天都来拜见。还带来了商铺、货站和其他买卖的账目,请老东家查看。
  
  “大海啊,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你的账目和码头那边的对不上。”归不归一边翻看着账目,一边对着面前一位有些紧张的管事继续说道:“今年泉州码头送到京城的西洋香料八百三十斤,西洋珍珠一千三百颗。还有大珊瑚三十尊、玛瑙等珍宝六百六十枚等。你看看你自己的账目,加上卖掉的和库存只有七成,剩下的三成无影无踪了。这是什么道理?老人家我不懂了,你自己来解释……”
  
  那位叫做庞大海的管事脸上已经出现了冷汗,当下他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东家您……您有所不知,泉州码头送来的货物是那么多不假。
  
  不过当时被鳌拜家的大管家铁图看中了不少,他赊账拿走的一直没有付账……”
  
  “你这是把脏水泼在死人身上了,以为这样老人家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当着庞大海的面将账簿点燃,片刻之后便烧成了灰烬。随后老家伙从怀里摸出来另外一摞清单,上面竟然清清楚楚写着从鳌拜以及党羽抄家之后的清单。将他递给了已经开始打哆嗦的管事……“老人家我就知道有人会趁着这次朝中巨变,想办法发财。于是先一步弄到了这些清单,里面也有查抄铁图的私产,并没有那三成的货物……”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庞大海。老家伙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等着这位管事自己交代。
  
  可惜管事咬紧了牙关就是不说话,等了片刻之后,归不归叹了 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看来你是不打算说了,那好,老人家我替你说。你和遏必隆家的三少爷合股开了一家商铺,那三成的货物都在那里,是吧?不只是泉州码头送来的货物,还有全国各地运来的货物,你都扣了两三成到那里,对吧? 一样的货物那里便宜了一成半……你以为找到了遏必隆做靠山,老人家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是吧?”
  
  这句话一出口,吓得庞大海跪在了归不归的面前,一个劲的磕头,嘴里对着老家伙说道:“我一时糊涂,也是被索解(遏必隆三子)
  
  威胁,不敢不从,您老人家饶了我这次……”他知道这位老东家不是凡人,他真发起狠来自己的性命怕是要保不住了。
  
  “晚了,老人家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庞大海继续说道:“你犯的不是死罪,只要把那三成的货物都吐出来,老人家我就不追究了。不过你以后不能再做这一行了,你做的事情老人家我会发给各地的同行,下半辈子你换个营生吧。”
  
  能捡回来一条性命,管事也认了。当下他哭丧着脸在其他管事、伙计的看押之下,去了城中自己的商铺,将里面的货物和现银都交了出来。
  
  管事离开之后,归不归正要接见下一位管事的时候,老家伙突然冲着空气笑了一下,随后他又看了一眼吴勉,这才笑眯眯的说道:“来了贵客了,这是冲着你来的吧?”
  
  归不归说话的同时,已经患上了便服的康熙皇帝在六名护卫的簇拥之下,进到了客栈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