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章 算计

第二十章 算计

  看到神主杀了个回马枪,广仁、广悌和火山三人脸上瞬间变得惨白了起来。当下,火山大吼了一声:“你们走,我来挡住他……”
  
  说话的同时,火山已经拉开了胳膊,破空那排山倒海一样的巨大力量已经从他的双臂当中迸发了出来。眼看着这股力量就要打在神主身上的时候,那位众神之主却自己向前一步,伸手按在了火山已经拉开的双臂之间。
  
  随着神主的手掌发力,竟然将破空生生按了下去。术法反噬到了火山的身上,这位红发大方师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如果不是有长生不老的身体托着,这时候火山已经气绝身亡了。
  
  火山从发动破空到受伤倒地只是一瞬间的事,根本无法给广仁、广悌二人制造遁走的时间,不过这两位广字辈的方士也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火山倒地之后,两个人做出了截然不同的两个反应。
  
  广仁的背后瞬间飞出了两支短剑,向着神主的双眼射了过去。而广悌回身对着脚下暗室当中的十箱天才地宝打出去了一个火球,既然他们没能偷取这些宝贝,那么宁可毁掉也不能落入神主之手。
  
  看到广悌要毁掉天才地宝,当下神主完全不理会广仁那两支短剑,他身子一闪在原地消失,在火球落到木箱上的前一刻出现在了暗室当中,张嘴一口将广悌的火球吞下。
  
  这时,广仁的,两支短剑法器也飞进了暗室当中,继续向着神主的双眼射了过去。就在罪、罚两支短剑到了他眼前的时候,神主的双手突然出现了一股巨大的磁力,两支短剑不受广仁的控制,瞬间到了他的手里。
  
  看到了箱子里面的天才地宝完好无损之后,神主这才算松了口气。他抬头看了上面的两个方士一眼,说道:“法器不错,可惜主人不行……”
  
  这句话说出来的同时,暗室当中飞出来两道寒光。广仁、广悌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二人的胸口便各中一支短剑。两个人连哼都没有哼一声,身体被短剑的惯性带着向后飞去,最后这两位广字辈的方士被短剑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为了我,你们竟然做出来这么大的阵仗,连这个镇店都是假的,也是难为你们了……”说话的时候,神主从暗室当中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广仁、广悌之后,他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看在徐福的面子上,我可以不杀你们俩。
  
  只要你们说出来这支酒壶是谁放下的,我便可以绕了你们的性命。”
  
  广仁、广悌知道自己的实力和神主差的太远,现在他已经掌握住了主动,自己二人想要翻盘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们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都保持了沉默不再说话。
  
  看着这两个人一言不发的样子,神主微微一笑,随后再次说道:“你们真的不知道?那好,那我就换个说法——是谁通知你们我下落的?不会是那位还在海上钓鱼的大方师吧?说出来这个,我也可以饶了你们俩。”
  
  听了神主的话,广仁和广悌还是一言不发。
  
  这时候,倒在地上的火山苏醒了过来。他睁眼的时候刚刚听到了这句话,听到神主要危害到自己师尊的性命,当下他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是归不归……是他送来的信函,告知我们……你会从附近的码头登陆……”
  
  火山虽然捡回来一条性命,不过他身上的伤势也不轻易就能痊愈的。看到神主的注意力到了自己这里,红发大方师继续说道:“他还在信上定下了三条计策……今晚的计划都是归不归出的……”
  
  “归不归……”一瞬间,神主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在财神岛抢夺天才地宝实在是太顺利了,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当中真有一丝阴谋的味道。不过那个老家伙到底要做什么?以为这样就可以坏了自己的大事吗?
  
  等一下!如果说这计策都是归不归出的话,那酒壶应该也是他设计放在自己面前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昨晚他根本不会轻易离开这个房间……神主突然明白了过来,他看了一眼面前的三个人。顿了一下之后,又向火山询问了归不归是什么时候送来的信函。
  
  火山这时候一门心思要救自己的师尊,神主问什么他便说什么。当下一五一十的将归不归信函送来的时间和内容都对着神主说了一遍。推算着时间,是孙小川、假刘喜被发现的当天,归不归便派快船将信函送回到了陆地。而且送信的人也是个可以御风而行的修士,要不然的话到现在那封信也未必能送到广仁的手里。
  
  而这座镇店则是泗水号在三十年前建造的,原本想着做一个前往福州各地的货物中转。广仁拿着归不归的信函给了这里的主事,半天之内他们便从这里搬走。随后广仁、火山召集自己的弟子们过来撑场面,就是为了可以趁乱偷盗走那些天才地宝。想不到就差了最后一步,最后还是功亏一等。
  
  现在想起来,归不归应该是一计二用。他既调动了广仁以下在陆地所有的方士,来盗取这些天才地宝。然后在神主的身边放下酒瓶,想趁着他惊慌失措的档口,给广仁、火山创造出来可以偷盗的天才地宝的机会。不过这个老家伙是怎么瞒过神主的,他还是想象不到……明白了事情大概的经过之后,神主轻轻的叹了口气 对着火山说道:“我大概是明白了,原来你们是归不归的提线木偶……想不到他会这么下本钱,舍得用这样的天才地宝。不过这么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
  
  “那真是祸水东引,如果神主知道是我们将这些天才地宝偷走,送到徐福大方师那里的话,他们便少了十箱天才地宝的烦恼。”这时候,广仁终于开了口。这位白发大方师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神主说道:“这样的话,烦恼都在你和徐福大方师手里了,与他归不归无关。
  
  神主心里也认同了广仁的说法,他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十箱天才地宝,嘴里对着广仁说道:“原来广仁大方师你已经看穿了,那么我再请教一句,你猜猜现在吴勉、归不归藏在什么地方了,既然你们已经失败了,那么他自己会怎么做? ”
  
  “我说够多了,剩下的还是劳烦神主你自己去想吧。”广仁虽然和吴勉、归不归不睦已久,不过还是能分的清楚现在这形势。算起来他们和吴勉、归不归是一伙的,发发牢骚可以,说别的就说不出口了。
  
  “那么说广仁大方师你一定是知道什么了……”神主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么我来帮着你回忆一……”
  
  神主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脚下响起来一声响。他低头向下看过去的时候,就见一个好像鲜藕一样的小手臂从地下伸了出来。将一支陶瓷烧造的酒壶放在了暗室的地面上。
  
  “是谁!”神主大吼了一声,那个手臂听到之后,“嗖!”的一声索贿到了地下。神主见到之后急忙施展遁地之法扎进了地下,随着面前一个微弱的气息追赶了下去。
  
  追下去了一阵子,那个气息始终在神主十余丈的地下。不过就是这十余丈,神主拼尽了全力还是追不上那个小小的人影。就在神主还想要继续追赶下去的时候,心里突然想到了那十箱无人看管的天才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