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九章 回马枪

第十九章 回马枪

  没有了外面的干扰,神主开始安安静静的端详起来手里的酒壶。这酒壶不是当年徐福出海之前的样式,应该是近年来泗水号送给徐福的日常用品之一。上面的花纹也是近年来常见的纹饰……

  突然间,神主回忆起来在船上见到过的那只酒壶。乍一眼看两只酒壶似乎一模一样,不过现在回忆那只酒壶上面的花纹还是有所不同的。原本神主一直以为只有一只酒壶,被人从船上带了下来。现在看起来是他自己想错了……

  “两支酒壶……谁把你们俩放在我身边的,是徐福吗?”神主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之后,顺手就要将手里的酒壶放下。毕竟酒壶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在自己身边,如果这个人想要偷取箱子里面天才地宝,现在里面已经不知道少了多少。神主不查一遍的话,是没有心思休息的。

  就在他准备放下酒壶的时候,神主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就见原本空空如也的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陶瓷烧造的酒壶……自己亲自扛着十口箱子进来的,除了他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进到这房间里面来。那这第三支酒壶是怎么出现的?

  看到酒壶的一瞬间,神主感到一阵惊恐的感觉。自从他飞升成为神主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又有这种感觉。如果这个偷偷摸摸放下酒壶的人想要自己的性命,就算他是神明,在毫无防备之下,就算不死也会脱层皮……

  当下神主也来不及多想了,当下他直接施法瞬移到了院子里。刚刚这里还在大喊大叫的几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不止是他们几个,就连其他的客人,以及客栈老板、伙计和账房都消失不见,整个客栈都死一般的寂静。神主甚至感觉不到周围还有活人的气息……

  不止是客栈这样,神主走到了镇店的大街上。之前这里几百户的人家,他进来的时候几乎每家都点亮了灯火,大街上虽然说不上人来人往,也能看到几个顽童嬉戏,还有镇上酒馆里面正在喝酒的醉汉,这个时候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整个镇店黑漆漆的一片,看着好像是一座死城一般。

  别说找到那个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放置酒壶的人了,现在就连一个活人都找不到。整个镇店只有他那间客房还亮着灯火,就在神主搞不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心里突然一动,想到了一件大事。当下他急忙瞬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神主第一眼便看到了原本落在角落里的十口箱子已经消失不见。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出现的酒壶只是为了调开自己,就这么点功夫,他费尽心思从吴勉、归不归那里弄来的天才地宝竟然都被人偷走了……他没有弄出一点声响不说,还没有施展术法。如果单纯是施展遁法带走这些天才地宝的话,那个人只要一催动遁法,外面的神主便会立即知道。难不成真是徐福回到了陆地?不过那样的话他直接抓走自己就好,也不用这么麻烦。

  不是徐福,那还能是谁?

  神主在客栈当中来回找了几圈,都找到一点线索。见到在镇店当中实在没有什么头绪,神主—咬牙冲出了镇店,沿着外面的官路追了下去。

  神主离开之后,镇店当中还是死一般的寂静。一直快到天亮时分,他居住的客房里面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人一头火红的头发,正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他出现之后,低着头对着自己的脚下开口说道:“师尊,神主已经在百里之外了,您可以出来了……”

  这句话刚刚说完,火山脚下的地板被人从下面打开。随后满头白发的广仁从里面走了出来,跟着他一起出现的还有那位从财神岛将他们师徒带走——广字辈仅剩二人之一的方士广悌。两个人的脚下是那十口装满天才地宝的木头箱子……

  出现之后,广仁对着火山说道:“你确定神主不会突然杀回来吗?”

  火山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弟子按着大方师您的吩咐,在官道上留下了术法的痕迹。现在那是神主唯一的线索,他不会弃之不理的。”

  听了自己弟子的话,广仁这才算是松了口气。随后他对着广悌说道:“这次真是麻烦师妹你了,现在这些天才地宝已经到手。还请广悌你带回到大方师的手里,这些珍宝还是放在他老人家那里,我们才会心安……”

  “大方师你也不用客气,我帮不了你们几次了。”广悌看了广仁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师尊他老人家召唤的话,恐怕此时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此次之后,恐怕我们也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那时候广字辈的四个人就只剩下大方师你了……”

  听了广悌的话,广仁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他有点苦涩的抬头对着女方士说道:“还是你和广孝洒脱,想除去这长生不老的身体便可以除去。现在想想,我还真是有些羡慕你们。你们能做的事情,我不行……”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觉得自己有些多言。

  当下他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不说这些了,我不便去看望大方师。这些天才地宝就劳烦广悌你了,我已经准备好马车和大船,稍后会护送你去往码头……”

  昨晚的局正是广仁、广悌和火山所设,整个镇店里面的人都是他们几个人的弟子假扮。为的就是找机会将那些天才地宝偷走,昨晚那个偷看少妇撒尿的老道士就是火山假扮。广仁则假扮成了账房,而广悌一直藏在神主的房间底下。只要外面争吵的声音惊动了神主离开房间,她便出来将十口木箱藏在地下的暗室当中。

  他们这些人都用徐福新授的手段掩盖住了气息,就是神主也不会有所察觉。不过他们的计划还是有些偏差,原本想着是在院子里大喊大叫,惊扰神主出来赶走他们几个。没有想到的是神主压根不管,只是将自己的房间下了禁制,不被外面的事情吵到就好。

  就在他们以为计划失败,将所有的人都从镇子里撤走,然后火烧店房逼出来神主的时候。那位天上的众神之主自己却突然冲了出来,他们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不过还是按着计划将那十箱天才地宝藏在了地下的暗室当中。直到现在,这几个方士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会让神主鬼使神差的从房间里面出来……

  不过这个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紧要的是将这十口箱子送到徐福那里去。没有了这些天才地宝,神主便无法完成他要做的事情。

  就在火山准备唤来自己的弟子,来运送天才地宝的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原来是你们几个……原本看在徐福的面子上,我是不打算杀方士的。现在看起来要破戒了……”

  说话的时候,原本已经在百里之外的神主,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几个方士,随后继续说道:“你们把我想的太简单了,我是众神之主,如果没有点手段的话,谁会认我这个神主?”

  说话的时候,神主人影一闪已经到了广仁、广悌的面前。他盯着两个广字辈的方士,说道:“你们谁把酒壶放在我面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