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七章 酒壶

第十七章 酒壶

  神主并不是不想要彻底了结吴勉、归不归两个隐患,只不过财神岛距离徐福船队实在太近,一旦那位大方师收到了消息,正在赶过来的路上,等到他和徐福面对面,那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此时,吴勉、归不归的人已经都做鸟兽散。假刘喜原本还想要报复一下赵真元的,现在见到他人已经逃遁,也只能认了。当下,他将十口木箱一一搬到了马车上面,随后和神主一起驾车向着外岛行驶了过去。
  
  此时外岛已经收到了风声,这里的人也都逃的无影无踪。码头上的船只大多都已经离开,只剩下他们那艘船孤零零的停靠在里面。
  
  见到神主和假刘喜回来,船上的人立即下来,一起将装满了天才地宝的十口箱子运送到了船上。神主上船之后,立即命令船老大开船,随后他亲自施展术法,鼓足了风帆向着陆地的方向行进。
  
  这艘船行驶出几百海里之后,神主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次登岛夺取宝物最大的危险不是在吴勉、归不归二人身上,而是在他们离开财神岛之前,那位大方师笑眯眯的出现在神主的面前。
  
  现在自己平平安安的回到了船上,距离陆地越来越近,神主这才算是把悬着的一颗心放回到了肚子里。当下,他命船老大将船速降了下来,随后在甲板上亲自打开木箱,检查里面的宝贝。现在自己需要的天才地宝已经集齐了大半,现在只要等着衰神回来,把最后几件天才地宝带回来,那自己的大事便成了……之前他的心思都在吴勉、归不归的身上,只是草草的看了一眼这些天才地宝。
  
  现在神主开始将里面的锦盒全部摊在甲板上,随后一一仔细检查。查清一件之后再重新放回到木箱当中。
  
  假刘喜等人想要帮着他将这些天才地宝放置在甲板上,却被神主喝止住:“你们都不要动,这些天才地宝我要亲自动手查……这是什么? ”
  
  说话的时候,神主从木箱当中拿出来一个两尺高的木盒来,箱子里面都是锦盒,刚才在财神岛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在木箱当中发现这只木盒,怎么到了船上它会凭空出现?
  
  当下,神主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叫过来在一旁看热闹的假刘喜,说道:“你来打开这木盒,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虽然明知道神主用自己来做探路石,不过假刘喜又不敢不做。当下,他颤颤巍巍的打开了木盒,发现里面装着一个陶瓷的酒壶。在神主的要求之下,假刘喜打开了瓶塞闻了一下。
  
  只是闻了一下,假刘喜便一翻白眼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抽了一阵之后便一动不动起来……说来也怪,他倒地的时候,那只陶瓷酒壶竟然不倒,好端端的立在了神主的面前。
  
  看到假刘喜倒地,船上其他几个修士马上围了过来。为首的一人查看了他的心脉和鼻息,随后一脸诧异的对着神主说道:“老何他死了,瓶子里面是什么毒物……”
  
  “毒物,你这么说的话,那位大方师可是不会高兴的……”神主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他走过去将酒瓶拿在了手里。犹豫了一下之后,神主突然嘴对嘴的抿了一口里面的酒水。本来以为这口酒水他一定会喝下去,没有想到只是在嘴里过了一下,随后他张嘴吐在了海里。
  
  “还是老味道……”神主喃喃自语了一句之后,一边将天才地宝重新放回到木箱当中,一边吩咐船老大:“对头上门了,全速离开这里,有多快就跑多快……”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船老大还是立即吩咐扬起风帆。在神主亲自施法御风之下,这艘船好像飞起来一样,向着陆地的位置直冲了过去。船速太快让船上除了神主之外的所有人都不适应起来,连行船半辈子的船老大都蹲在甲板上哇哇大吐起来。
  
  就这样,大船行驶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来到了位于福建的另外一个码头。等到神主控风将船只靠岸之后,船上还能站着的人也只剩下他一个人。
  
  回到了陆地,神主这才稍稍安心下来。他也不理会船上其他的人,一个人将十口木箱从船上搬了下去。随后在码头上雇用了三架马车,将木箱码放好之后,神主压着马车向着中原腹地行驶过去。
  
  离开码头的时候,神主这才发觉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好在不管如何,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将这些宝物都运了回来。只要徐福那位大方师不回到陆地,自己的大事便没人阻拦的了。
  
  就在三架马车从码头出来二十里左右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队满洲官兵。
  
  这些人身穿盔甲,为首的两员将官没有带着头盔,露着自己脑后铜钱鼠尾的小辫子。见到了这边三架马车之后,他们直接冲了过来。
  
  看着满洲官兵冲过来的时候,三个赶车的车夫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为首一个年纪大点的车夫对着神主说道:“老爷,是满洲戦子。今天您老要舍财了,三口箱子您都给了他们,兴许还能饶了我们一条亠 ”
  
  叩“舍财? ”神主微微一笑之后,对着车夫继续说道:“放心吧,这一路不会有人伤你们的性命,就算是天上的神仙也不行……”
  
  这时候,那一对满洲官兵已经冲到了马车近来,数百人的队伍瞬间将三架马车围了起来。那个光头没有佩戴头盔的满洲将军纵马到了神主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个病病殃殃的年轻人之后,满洲将军对着他说道:“喂……你们这是干什么的?青天白日的想要运送炸药去京城谋逆陛下吗?”
  
  这句话说出来,三个马车夫直接跪了下来。一边磕头一边对着将军说道:“大将军您明察,小的就是对面码头的车夫,被这个人雇来运送货物。里面装的是什么,我们真的不知道……”
  
  神主回到了陆地,自持已经安全,竟然没有动手了结这些満洲官兵。他微微一笑,坐在马车上对着満洲将军说道:“今天我的心情好,不和你们一般见识。都走吧,给你们一条活路……”
  
  “你一个小小的汉人,竟然敢这样和满洲爷爷这么说话!你放了我们一条活路,那就是把你自己的活路堵死了。”听到了神主的话,满洲将军被气的笑了起来。同时他抽出来自己的腰刀,对着神主的脑袋劈了下来。
  
  腰刀劈下来同时,它好像被什么看不到的东西托了一下,随后在满洲将军还没有反应过来,腰刀的刀身已经化成了一滩通红的铁水,流淌在他的脚下。
  
  “是会妖法的!”见到自己的腰刀化成铁水之后,满洲将军拉着马缰绳后退了几步,随后指着神主吼道:“给我乱刀砍死这个妖人!今天本将军心情好,谁砍死这个妖人,三口箱子他独占一个!”
  
  这句话一出口,其他的官兵好像炸了营一样,各自手握刀枪,向着神主扑了上去。
  
  “也好,就用你们来消磨时间……”神主看着这些官兵张牙舞爪的样子,对着冲在最前面的官兵们吹了口气,随着一阵巨响,一个巨大的气浪将这些官兵都掀飞了起来,随后向着四外飞了出去。这些人落地之后软塌塌的倒在地上,看着都活不成了……只是一口气,便了结了几十名的官兵,其他的官兵吓得也不敢靠前。当下神主微微一笑,正打算命车夫继续行驶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身边的车辕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放着一支陶瓷烧造的酒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