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五章 交换

第十五章 交换

  听了归不归的话,假刘喜犹豫了半天,最后指着孙小川说道:“偶门是一期来地,就要一期狗(我们是一起来的,就要一起走)。
  
  “老人家我可不喜欢讨价还价。”冲着假刘喜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要么你带着这个口信回去,要么你就在这里等着。大不了等到后天晚上……”
  
  看着归不归笑眯眯的样子,假刘喜又开始犹豫了起来。就在这时,赵真元突然到了他的面前,对着假刘喜又是两个嘴巴。这一次将他另外一边已经松动的牙齿打掉,打得假刘喜急忙说道:“偶走……现摘就走(我走,现在就走)”
  
  听到了假刘喜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记得老人家我的话,刘喜、神器一个都不能少……”老家伙说完之后,高如柏便拉着假刘喜走了出去,高管家已经准备好了马车,这就送他前往外岛。
  
  看着假刘喜离开之后,吴勉突然对着自己的弟子说了一句:“我有点后悔了……”
  
  赵真元愣了一下,随后说道:“我现在就把他抓回来,任凭师尊您老处置。”
  
  “我说的不是这个……”这半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白发男人不在理会自己的弟子,他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你准备好了和神主动手吗?”
  
  “你是知道老人家我的,能不动手的时候尽量好好说话。”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不一样了,神主的主意已经打到我们身上了。如果真让他拿走了那些天才地宝,在徐福那个老家伙那里也不好交代……”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将他的法器白玉帝崩取了出来。当着吴勉师徒的面擦拭了起来,老家伙一边擦拭着帝崩,一边继续说道:“相比起来神主,老人家我更加不想得罪徐福那个老家伙。正好这次给他一个大人情……”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孙小川突然开口插了一句话:“老人家,你们神仙打架,原本不是我们凡人插嘴的。不过殿下还在神主的手上,您老人家千万要保住他的性命。”
  
  “老人家我可不是过河拆桥的人,收了你们哥俩这么大的礼,怎么好意思不管你们俩的死活?”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小川你放心,你们家殿下不会出事的。”
  
  再说假刘喜这边,他被高如柏带出了内岛之后,乘坐马车回到了外岛。随后登上了一艘早已经准备好的船上,在假刘喜的指引之下,向着大海深处行驶了过去。
  
  差不多行驶了一百多里之后,假刘喜对着天空当中打出去了一个火球。因为他的术法低微,火球飞到半空中之后不久便落到了海里。这时候,假刘喜再次对着天空打出去第二个火球,这样循环往复,在他打出三百多个火球之后,远处终于出现了一艘海船。
  
  海船出现之后不久,假刘喜的船上便多了一个人影,正是那位让他们去偷取天才地宝的神主大人。
  
  看到船上出了吓呆了的船老大和水手之外,便只有假刘喜这一个人了。当下神主轻轻的皱了皱眉头,说道:“只有你自己,那么说你们俩已经被吴勉、归不归发现了,他们已经把孙小川留下了,是吧? ”
  
  “弟子该死,没有找到归不归收藏的天才地宝。”看着神主的面色不善,已经适应没牙状态的假刘喜急忙跪在了地上,一边磕头一边继续说道:“我和孙小川躲藏的时候,被吴勉施法抓住……”
  
  虽然他将自己和二当家如何被吴勉找到,然后归不归主动亮出来那些天才地宝,让神主带着神器和刘喜去交换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说到最后的时候,他偷眼看了一眼神主,见到他没有什么恼怒的表情之后,假刘喜这才仗着胆子说道:“依弟子所见,吴勉、归不归根本不想和您交换天才地宝。他们俩只是想把您骗去,再联络徐福来对付您。”
  
  “难得你还会替我着想。”神主看了假刘喜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也小看他们俩了,这两个人都是弑过神的。他们手里有法器可以对付我,根本不用去麻烦徐福。”
  
  说到这里的时候,神主转过身来对着远处缓缓驶来的海船说道:“把刘喜带过来,我们要去财神岛了……”
  
  假刘喜原本还有话要说,不过看到神主气定神闲的样子。当下心里明白神主也十足的把握,假刘喜不再提醒他行事小心,开始在甲板上画出来财神岛的地形图来。
  
  “收起来吧,我是神,是众神之主……吴勉、归不归的术法再高也不过就是蛟蚁一样的凡人,用不着这样。”说话的时候,神主转回头看了财神岛的方向一眼。想到自己需要的天才地宝就要凑齐,他微微一笑,随后对着假刘喜继续说道:“如果这次成了大事的话,你不用飞升,便已经是这人世间的神了。”
  
  假刘喜虽然不明白神主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习惯性的奉承了几句:“是,等到弟子成神的那一天,一定为神主马首是瞻。您让我做什么,我绝对没有二话。”
  
  看到假刘喜会错了自己的意思,神主也不解释,他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徐福船队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道:“不会很久了,你给我带来的羞辱,我们也该清算一下了……”
  
  第二天一早,财神岛便发现了一艘海船远远的向着码头靠近。这艘船不识泗水号的鼓语,任凭岛上的伙计如何用鼓语让这艘船停下,它始终保持着一个速度向着码头这边行使过来。
  
  等到海船停靠在码头之后,船上走下来三个人影。其中一个是病病殃殃的年轻人,还有两个人相貌一模一样的前泗水号大当家刘喜。
  
  看到这艘船向着码头这边行驶过来之后,高如柏和赵真元两个人已经在码头恭候了。见到了神主带着刘喜下船之后,两个人急忙迎了上去。
  
  赵真元朗声说道:“晚辈赵真元恭候神主大人,家师吴勉先生向神主问好。顺便请问一下,那件神器已经带来了吗?请神主示下,晚辈也好回去交差……”
  
  “如果我说没有带来,是不是我们也不用见面了?“神主微微一笑之后,从怀里摸出来那件法器,当着赵真元和高如柏的面,让他们俩验明了这件神器。随后又指着有些萎靡不振的刘喜说道:“这位就是你们要的刘喜了,也需要证明一番吗?”
  
  “这个不必,晚辈也是见过殿下的,一眼便可以认出……请神主大人前往内岛,家师和归不归老先生已经将天才地宝都准备好了。等到您一到,便可以清点带走。”赵真元说话的时候,高如柏已经叫过来一架奢华的马车,请神主和两个刘喜上车之后。高如柏亲自驾车,向着内岛的方形行讲了过去。
  
  说是马车要去往内岛,可是跑了两个时辰之后,这架马车便走进了一条刚刚开辟出来的小路里。穿过了一片丛林之后,来到了一个空旷的草地上。
  
  此时吴勉、归不归已经等候在了这里,两个人并排站着,身后是那十口大号的木头箱子。马车停靠在两个人的面前,看到神主被接了过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想不到这么快就又和神主您见面了,回来之后,老人家我就请点了一下,想不到您要找的天才地宝竟然都凑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