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海外来客

第四百一十九章 海外来客

  何其逑到死都不甘心,自己绕过了吴勉、归不归,最后竟然死在了那个好像肥猪一样的朱高炽手里。何太监曾经预想过自己也许会死在这里,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死的这么憋屈。
  
  而朱高炽这边也缓了半天,确定了只剩下两条腿的何太监不会再活过来之后,他这才松了口气。随后走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两只手将法器还给了老家伙,说道:“多谢老仙长了,剩下的瓦剌人还要麻烦仙长退……”
  
  “殿下,你再回头看看,哪里还有什么瓦剌大军。”归不归笑眯眯的从太子手中接过了帝崩,随后继续说道:“刚才那一下已经把当头的吓破胆了,这个时候只嫌爹妈少给他们生了两条腿……”
  
  这时候朱高炽回头看去,见到刚才快杀到近前的瓦剌大军已经好像潮水一样的退了下去。刚才他用帝崩轰死何其逑的时候,那惊天动地的场面已经被带队的瓦剌将军看到。见到下凡的神仙都被一下子轰死,自己这血肉之躯怎么能抵挡的过?
  
  当下瓦剌将领急忙命令后队变前队,一窝蜂的冲到了山下。当下退的急了点,踩死踩伤的瓦剌士兵不计其数……看到瓦剌大军撤退之后,朱高炽回到朱棣面前,请皇帝下旨围追堵截。当下永乐皇帝一连数道圣旨颁了下去,先是命京畿的禁军围追这些瓦剌士兵。随后一连罢免了边境数位将军和距离皇陵最近的几路禁军将领的官职,交由锦衣卫查办。至于叛军的头领直接凌迟处死,家人灭九族。所有叛军都要送到诏狱去,由锦衣卫甄别之后,再逐一的放回原籍。
  
  数万瓦剌大军越过边境,如果不是守将有意放水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而且现在狼烟已经烧了好一阵了,却始终不见附近禁军增援的影子。这几路禁军如果不是和何其逑早已勾搭连环的话,借他们个胆子也不敢看着皇帝有难不来增援。
  
  此事还有一个插曲,朱高炽派人进入皇陵去找寻汉王朱高煦的尸体。原本谁都以为这位汉王殿下一定已经自尽了,没有想到的是,去抬尸体的人竟然将活生生的朱高煦带了出来。一打听才知道朱高煦已经做好了自尽的准备,只是要动手的时候才明白临事方知一死难。
  
  朱高煦举着兵刃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半天却下不了手,稍后又解下来裤腰带打了个死结,找了一个树杈挂上。等到要把脑袋套进去的时候,比量了半天却始终不敢将头颅伸进去。等到进来抬尸体的人进来的时候,他还在痛哭流……如果进来寻尸的是会揣摩主上心意的太监,一定会帮着汉王殿下自己了断的。不过太监都在皇帝身边表忠心,朱高炽只是派来了神机营的官兵。这几个人不敢擅自做主,当下只能硬着头皮将哭成个泪人一样的朱高煦带了出来。
  
  看到朱高煦被活着,带了出来,朱棣、朱高炽父子俩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朱老二自己死了也就罢了,现在给带了出来反倒成了一个烫手的热火盆了。朱棣之前靖难便名不正言不顺的,现在天下都在传说当年他攻进南京城之后,亲手一把火烧死了建文皇帝。朱棣已经担了杀侄的恶名,在担不起杀子的名声了……同样朱高炽也不能担这个弑弟的骂名,权衡利弊之后,朱棣只能下旨将自己的二儿子圈禁起来。让他老死在府内也就算了……因为担心瓦剌大军会在山下埋伏,一直等到在锦衣卫的监视之下,救驾的禁军前来之后,永乐皇帝这才有惊无险的回到了京城。
  
  原本朱高炽打算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一起同车带回去的,顺便再巩固一下刚刚同生共死的感情。没有想到归不归婉拒了太子的好意,老家伙笑着说道:“多谢太子殿下的好意了,不过我们几个就是来送拖金儿最后一程的。老人家我就这么一个还活着的儿子,这个傻小子也就这么一个媳妇。何其逑敢在这里搞事情,我们自然不会看着不管。现在拖金儿的葬礼还差最后一步,怎么也要等到那丫头入土为安之后,我们才会下山。”
  
  朱高炽听到之后,便向朱棣告假要在这里送胞妹最后一程。永乐皇帝无心留下,当下只让朱高炽代表自己。他则在禁军和锦衣卫的护卫之下,回到了皇宫之内。
  
  此时,拖金儿的棺椁已经在墓穴的坑道口。
  
  几十个民夫在礼部堂官的带领之下,将棺椁抬进墓室当中。等到他们出来之后直接推倒沙土灌进墓道便算完成了。
  
  原本不需要百无求一起进去的,不过已经哭红了眼睛的二愣子大吵大闹,一定要亲自将自己的媳妇送到墓室当中。谁也拗不过现在的百无求,当下归不归便让礼部堂官带上二愣子,一起去送拖金儿最后一程。
  
  看着众人抬着棺椁走进了墓室之后,被归不归抱在怀里的小任参睁开了眼睛。刚刚小家伙被何其逑伤的不轻,好在它是人参娃娃转世,论起来复原的本事也不逊于吴勉、归不归二人长生不老的身体。
  
  “何其逑那个臭太监了……死在谁手里了? ”小任参迷迷糊糊的看了面前的场景一眼,随后小家伙对着归不归说道:“不会真让朱胖子结果了它吧?当初他来借帝崩,我们人参就觉得事情不对劲了……”
  
  归不归看到小任参醒了过来,当下他嘿嘿一笑。三言两语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听明白了,太子殿下才是弑神之人。我们都是去看热闹的。”
  
  “他这还不是为了弄死他们家老二吗? ”小任参懒洋洋的看了朱高炽一眼,随后就好像他不存在一样,继续说道:“这可都是上次他走了之后,老不死的你亲口说的。他一是要彻底的消除他弟弟这个隐患,还要在他爸爸面前露脸。然后再借着了结天神的机会,威慑部下……”
  
  “原来老仙长您这么高看高炽的,那我这个小小的太子有点受宠若惊了。”胖太子无所谓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我猜到何其逑不会只是帮着朱高煦夺得天下那么简单。
  
  之前归不归老仙长不是说他要搅乱国运,逼着海外的大方师徐福回来。那这个太监便不能不除了,高炽之前就听说几位都是有弑神本领的人。
  
  几位都弑过神。也不在乎多一个何其逑,那就索性成全了高炽……”
  
  就在朱高炽说话的时候,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个还算是熟悉的声音:“吴勉、归不归两位前辈在吗?方士鹿樟奉大方师之命,前来送信……”
  
  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来人正是当初在海上见到过的那位徐福新收的弟子,看到了来人正是鹿樟之后,归不归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对着他说道:“难得你能找到这里来,让老人家我猜猜,不是徐福大方师那里出了什么事情吧……”
  
  “前辈您要知道的都在大方师的信里。”说话的时候,鹿樟已经从怀里摸出来一张烫着火漆的信函来。双手将它交到了归不归手上之后,他继续说动:“前辈您一看便知……”
  
  归不归看了一眼鹿樟之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信函,只看了一眼他的脸色便变了……看完了这封信之后,老家伙的脑门上已经见了汗珠。随后将信函交到了吴勉的手上,说道:“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在徐福那里做客的神主已经不见了。另外一个坏消息,徐福让你我二人去找这个消失了的神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