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章 变化

第四百一十章 变化

  第一个从寝室里面走出来的百无求,昨天一整晚二愣子就没合眼。它将泗水号商铺的管事叫来,让他去准备明天拖金儿下葬时自己要穿的素衣。只是管事送来的素服百无求都看不上眼,管事知道这位大少爷是归不归的儿子,也不敢得罪它,当下从成衣铺能找到的素衣都找到让二愣子挑选。

  这些衣服都不合百无求的眼缘,最后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管事无奈之下从寿衣庄找来了不少的素衣、孝服,最后二愣子终于在里面选中了一件孝子穿的纯白孝服。

  看到了百无求选中了孝子的衣服,管事本来还想劝劝这不是它鳏夫穿的。不过二愣子的脾气—上来,瞪着眼睛对着管事吼道:“你管老子?

  老子的媳妇今天就埋了,穿什么去送它最后一程是老子的事!别找不自在啊,小心早上埋了老子的媳妇,中午就埋你。”

  管事看这位大少爷蹬起了眼睛,这才闭上了嘴巴。百无求自己站在镜子前照了一晚上,也看镜子里面的自己越觉得合适。没有这一身白,怎么能表现出来自己对拖金儿的思念。

  等到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参分别从寝室走出来的时候,看到身穿孝子孝服的百无求都愣了一下。归不归捂着脸苦笑了一声之后,随后将百无求拉到了一边,之后对着它说道:“傻小子,你知道你穿的是什么吗?这是孝子穿的衣服……赶快脱下来,那个谁,给它换上鳏夫的素衣。”

  百无求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冲着归不归说道:“老子就穿这个了,老子是妖又不是人,你们的规矩干嘛套在老子的身上?”

  这时候,在一旁乐了半天的小任参走了过来。小家伙爬到了百无求的肩膀上,咯咯一笑之后,趴在二愣子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听到了人参娃娃的话之后,百无求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看了一眼身边的白发男人之后,它狠狠的一跺脚,拉着泗水号的管事回到了自己的寝室。虽然关上了房门,不过外面的人还是能清楚听到它的声音:“给老子去找能穿的孝服来……”

  归不归看了还在咯咯乱笑的小任参一眼,说道:“人参你对傻小子都说了什么?它能这么听你的话?”

  人参娃娃笑了几声之后,说道:“我们人参和你们家傻小子说,它穿孝子的孝服。吴勉穿的却好像是鳏夫的衣服,知道的是你不会穿衣服。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小爷叔才是拖金儿正经的男人,你是他们俩生的。你们家傻小子这就不干了……”说完之后,小任参捂着肚子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归不归也跟着笑了一下,再看吴勉的时候,看到他虽然穿的还是往常的白衣。不过看上去还真有点鳏夫素服的意思……等到归不归再次换好了素服,他们几个人这才从商铺里面走了出去。出离了泗水号的商铺,几个人、妖这才发现大门口已经是白色的一片。

  太子的仪仗已经都换上了白色的服饰,朱高炽以下所有的人也都换上了白色的素服。太子还安排了几十个七八岁的孩子身穿孝子的服饰应景,知道的这是公主下葬,不知道的还以为昨天晚上皇帝没有了……太子亲自在泗水号商铺门口迎接,寒暄了几句之后,他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都带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上车之后,朱高炽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昨天鲁智和尚回来已经都和我说了,既然几位仙长有难处。那我就等几天,只要仙长没有别的意思,那其他的都好说……”

  归不归点了点头,回答道:“原本答应了殿下的,无奈事情突然之间有了变故。还好殿下大人大量,不和老人家我计较。”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岔开了话题,开始向太子打听今天葬礼的流程。

  为了笼络吴勉、归不归,在皇帝的授意之下,拖金儿的这次葬礼是破例按着储君之礼办的。就算过两天朱高炽突然亡故了,葬礼也就是这样的规模。当下太子向归不归讲解了一通,今天除了在京所有四品以上官员到齐之外,皇帝陛下也要亲自赶过来,已解对爱女的相思之情。

  说话的时候,马车已经出了城。当经过城外一个山包的时候,山包上面已经密密麻麻聚集了几千手拿刀枪的人马。这些人都是被朱高煦控制三千营的蒙古降兵,只要看到太子的车队过来,他们便冲杀下来,将所有人砍杀。

  就在这些蒙古降兵准备动手的时候,一匹快马飞快的从山后冲了上来。上山之后,马上的骑士直接拿出来自己身上的令牌仍在了带队的千户脚下。随后他在马上说道:“殿下有令,大事暂缓。你们现在换上孝服去天寿山,到了那里自然会有人通知你们要怎么做……”

  “凭什么暂缓?现在太子的仪仗就在山下,我们兄弟冲下去他便要死于乱军当中了。”带队的千户一脸不以为然,他指着山下浩浩荡荡的车队,对着传令骑士继续说道:“这次太子出城没带护卫,这么好的机会错失了,再遇到这样的机会就是猴年马月了。”

  “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没有带护卫吗?”传令的骑士知道事情的原委,他担心面前蒙古千户会私自出战,当下向千户解释道:“他是带着大修士一起出城的,现在就算天上的神仙也不敢轻易的招惹下面的车队……”

  山上的大军正在从山后撤退的同时,太子马车上的朱高炽慢悠悠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山包。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随后朱高炽再次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这几天马待去了府上,给您几位添麻烦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哪有什么麻烦的,马指挥使也是老实,昨天进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里。殿下要是不提起来的话,老人家我差点就忘了还有这么个人。”

  就在太子准备客气几句的时候,坐在归不归旁边的百无求突然说了一句:“老家伙你笑什么?今天老子的媳妇下葬,你这个做老公公的笑什么?”

  归不归看了百无求一眼,老家伙不打算和二愣子一般见识。顿了一下之后,说道:“老人家我习惯了,傻小子你不要和我老人家一般见识。”

  “老子就问问老子死了老婆,你有什么好笑的!”百无求突然大吼了一声,这一嗓子吓了朱高炽一大跳,连前面的六匹骏马也吓得哆嗦了起来,屎尿流淌了一地。

  “老家伙你这个没人轮的!老子不和你坐一驾马车!”说话的时候,坐在门口的百无求没等马车停下,它自己已经推开了车门跳了下去。

  就在归不归愁眉苦脸的准备劝它几句的时候,看到了百无求已经跳上了后面装着纸扎的车上。老家伙这次扭过脸来,对着朱高炽苦笑了一声,说道:“殿下莫怪,这孩子从小被老人家我惯坏了。加上妻子早亡,今天埋葬难免会有失常的地方……”

  “我哪里敢责怪,拖金儿也是我的妹妹。别说我这妹丈了,就是高炽我想起来朱拖金不在了,心情还是难以平复。”说话的时候,朱高炽还跟着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赶车的车夫说道:“快到时辰了,加快脚程不能让陛下先到。”

  车夫听到之后,开始快马加鞭的向着天寿山的方向行进。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太子的仪仗终于到了皇家陵寝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