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九章 拜望

第四百零九章 拜望

  还在和金卫交谈的归不归听到了外面的雷鸣声之后,老家伙从房屋当中走了出来,看到被伙计们抬回来浑身上下一片焦黑的百无求之后,归不归一看便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苦笑了一声,冲着跟在后面的小任参说道:“这傻小子又嘴贱了?”

  “老不死的,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还是你自己知道。”小任参咯咯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它好好的一走要去惹吴勉,这次还把妞儿牵连进来了。我们人参都看不下去了,明天就是拖金儿下葬的日子,你说说要是你们家傻小子醒不过来可怎么办?”

  “明天老子就是爬……也要爬去!”听到了小任参的话,百无求突然睁开了眼睛。它挣脱了几个伙计之后,踉踉跄跄的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低着头对着他说道:“老家伙……谁敢不让老子去送拖金儿最后一程,老子就跟他拼命……”

  “明天谁也逃不了,都要去送拖金儿。”这个时候,吴勉带着鲁智和尚从商铺那边走了过来。

  白发男人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转头对着和尚说道:“这个老家伙就是归不归了,有什么话你和他说。”

  听到面前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就是归不归,当下鲁智和尚急忙走到了老家伙的面前,行礼说道:“和尚见过老施主,之前听姚广孝师兄多次提到过您老人家。想不到这次见到老施主,果然和师兄说的一样,老施主您和他说的—模一样……”

  “和尚你是广孝的师弟,那么说你就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上下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和尚。随后他嘿嘿一笑,对着鲁智说道:“这个时候来见老人家我,不会就是为了看看我老人家长得什么样子吧?”

  “和尚这次来自然是想见见您老人家的,不过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说到这里的时候,鲁智和尚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随后微笑着继续说道:“和尚这次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替一位贵人来做信使……”

  鲁智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将那封信带了出来。他还没有来得及拆封,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索性将信函交到了归不归的手里。说道:“这就是那位贵人的信了,老家伙你拿去看吧。”

  归不归笑眯眯的接过了信函,他先是正反看了一眼信封,随后笑眯眯的说道:“这信封看着就不一样,到底是宫里出来的东西……”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拆开了信封,拿出里面的信函看了—遍之后,这才对着吴勉说道:“太子殿下让你我行事……这可怎么办?老人家我答应了别人,这三天之内不会轻易岀泗水号的……”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信纸交到了吴勉的手上。随后老家伙冲着鲁智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麻烦大和尚你回去向殿下通秉一下,就说老人家我和吴勉二人要在泗水号待足三日。之前和他说好的事情,恐怕无法照办了。请殿下赶紧再找补救的办法,这个是老人家我食言了,日后一定会有一番心意补上。”

  听了归不归的话,鲁智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老人家,您和太子殿下到底定下了什么计策。这两天家师应真先生就要到了,您看请家师补救可行吗?”

  “这个就要去问太子殿下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件事不是老人家我可以泄漏的,既然殿下找了大和尚你来送信,那他或许不会避讳你的……对了,说了这么半天,老人家我还忘了问和尚你。你是大术士的弟子,又怎么和太子殿下扯上关系了?”

  “这个和尚忘了说,还望老人家您恕罪。”鲁智和尚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和尚我是太子殿下的替僧,当初还是姚广孝师兄牵的线。故此和尚比一般人要对太子殿下更加紧密一些…“那就难怪了。”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和尚你是太子殿下的替僧,替僧替僧那就好像一个人,你去询问太子殿下,他一走会和你说的。就算他是太子,也总不能瞒着自己吧?”

  说的鲁智和尚也是一笑,当下这和尚见到归不归的嘴紧,不会说出他和朱高炽商定好的计策之后,和尚当下岔开了话题,说道:“对了,明早拖金公主的葬礼,和尚是主持僧礼之人。听说是几位将拖金公主带回来的,和尚在这里代替太子殿下多谢几位了。”

  “这没有什么,拖金儿差一点就成了老人家我的儿媳。送它回来也是应该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偷眼看到了眼睛有些发红的百无求,见到这个傻小子咬牙挺住。

  归不归这才继续说道:“那明天的葬礼就劳烦大和尚了,到时候我们几个也会去送拖金儿最后—程。请大和尚你放心。”

  听到归不归话里话外有了送客的意思,当下和尚识趣的客气了几句,随后向这几个人行礼,转身离开了泗水号的商铺。看着鲁智和尚逐渐远去的背影,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随后转头看向吴勉,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这个和尚是广孝介绍给太子认识的,想不到他竟然是应真先生的弟子……”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刚刚将百无求搀扶会寝室的小任参突然露头说道:“老不死的,你们一直说席应真、席应真的,这个老家伙到底是谁?怎么我们人参好像认识他,又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那是天下第一术士席应真,人参你之前也是认识他的。”看着这个小任参打算问个清楚,归不归当下继续说道:“这位大术士生性嗜食人参,当年他差一点就把你这个人参娃娃炖了鸡。

  最后还是老人家我从他的手里把你抢了过来,从那以后人参你就听不得席应真三个字。现在还好得多了,当年谁要是在你面前提到席应真三个字。当场你就能抽过去……”

  虽然不信归不归的鬼话,不过小家伙心里隐隐对叫席应真的这个人有些恐惧。只要听到他的名字,小任参便从头顶开始发冷。心里也多了一丝悲切的感觉来……好容易糊弄走了小任参,归不归转头对着拿着信函的吴勉说道:“太子殿下的信已经到了,那我们就等着明天一早去送拖金儿最后一程了。希望明天顺顺利利的,老人家我还等着早点修补好术法。”

  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他拿着信函的手随便晃了一下。就见白发男人手上的信函被大火转眼之间烧成了灰烬,烧了信纸之后的吴勉也不说话,转身便向着自己的寝室位置走了过去。

  看了一眼吴勉的背影之后,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希望明天下葬的事情顺顺利利,别挑这个地方出事……”

  说完之后,老家伙回到了关着金卫的房间当中,在这里继续盘问他有关何其逑的事情。想不到没过多久,房间里面传来了有人惨叫的声音。片刻之后,满身鲜血的归不归从里面走了出来……归不归从房间走出来之后,没过多久天色便渐渐的黑了下来。休息了一夜之后,第二天凌晨的时候,泗水号的管事来到了老家伙的寝室前,站在门口对着里面的人说道:“东家您醒来了吗?太子殿下的马车已经到了商铺门口,说是要一起去天寿山送拖金儿最后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