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八章 故友

第四百零八章 故友

  听了归不归的话,金卫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的表情。他在服下丹药一个时辰之后便可以施展术法,之后金卫便一直将这里发生的事情用传音之法告知了何其逑。原本他以为这件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想不到归不归还是察觉了。

  看着低头不语的金卫,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你也不要误会,老人家我可没有责怪的意思。我老人家还要指望上仙来恢复丹田,反正还有一半天的功夫,你该怎么回话就怎么回话。老人家我就当看不见……”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突然叹了口气,随后他皱眉苦脸的再次看了一眼金卫,对着他说道:“老人家我也不容易,活了一大把的年纪最后连丹田都碎掉了。当年我老人家也是和方士广字辈齐名的人物,怎么现在就混成这个样子了?你说就算是长生不老又能怎么样?就这么死皮赖脸的活着?”

  归不归说到长生不老四个字的时候,金卫满脸的艳羡。他虽然有个神仙的师父,却不能和自己的师父一样成仙得道。只能在何其逑的庇佑之下活完后半生,如果让他在长生不老和神仙弟子二者选其一的话,恐怕老金卫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金卫脸上表情的变化看在归不归的眼里,老家伙又恢复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顿了一下之后,他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枚小小的丹药来。一边将丹药放在手心里把玩,一边继续对着金卫说道:“这就是外人所说的长生不老药了……你说长生不老有什么好的,不就是能活到天荒地老吗?也就是比一般人活的久点。活的久了术法自然也越来越精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哪比得上你的老上仙师尊……”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金卫的目光便没有离开过这个人。看着蚕豆大小的丹药,他竟然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干笑了一声之后,金卫开口说道:“这个……各有各的好处,也不能说天上的神仙一定比凡世间长生不老的人要好……”

  “你说这句话,老人家我是赞同的。”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将丹药外面的一层蜡皮剥开,露出来外面深褐色的药丸来。看着手里的药丸,老家伙继续说道:“比方说海外大方师徐福吧,他就是活得久了,术法越来越精纯。现在连天上的神仙都不是对手,听你那位师傅所说,徐福那个老家伙连天神之主都敢囚禁起来。怎么看的话,似乎还是长生不老好了一点点。”

  金卫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现在他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归不归手里的丹药上。面前这个老家伙说的什么他已经不在意了,只是机械性的附和了几个字:“是……还是长生不老好……”

  听了金卫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将手里的丹药交到了他的手上。看着金卫手足无措、诚惶诚恐的样子,老家伙笑着说道:“拿着吧,长生不老药不咬人。老人家我看在你我都是丹田碎过的情分上,再成全你一次。不过丹药的事情最好别和你师父去说,不是老人家我背后说你那上仙师父。他这次能打碎了你的丹田,说不定下次还能对你做点什么。长生不老不是死不了,你吃了丹药之后,还是找个没人的地方隐居起来。等到你师父回到了天界再出来也不迟……”

  金卫几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他愣愣的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大修士,您这份恩情让金卫如何报答……”

  “说什么报答那么见外,咱们就聊聊天,三五句话的事情。”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是想你打听一下,最近你那位老师父都和你说什么了?我老人家也是好奇,他好端端的上仙,下到陆地来做什么了……”

  此时金卫的脑袋都是热的,在他看来,现在面前这个老家伙是当世的第一大好人。当下也不管自己的师尊了,将最近一段时间之内,何其逑和自己说过的话,还有和自己一起做过的事情原原本本都对归不归说了一遍。

  就在金卫说话的同时,前面泗水号的商铺当中走进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和尚。管事见到这和尚的气宇不凡,当下急忙陪着笑脸迎了上去,说道:“大师傅您是来挑选佛珠的吗?您真是有眼力,敝号刚刚从天竺购进了一批佛珠。都是天竺有名的工匠亲手打磨而成的……”

  “店主您误会了,和尚不是来购买佛珠的。”

  和尚笑着对管事行了佛礼,随后继续说道:“和尚是吴勉、归不归两位先生的故人,前来拜望他们两位的。劳烦店主去里面通秉一下,就说姚广孝的师弟鲁智和尚前来拜见吴勉、归不归两位大修士。”

  “故人?你是上辈子见过我吗?”和尚的话刚刚说完,后宅的方向突然出现了一个带着刻薄的声音。随后一个白发白衣的吴勉从后宅走进了店铺,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个和尚之后,他继续说道:“我怎么不记得有什么和尚故人?”

  吴勉原本正在后宅翻看冥人志,突然感觉到商铺当中出现了一股术士的气息。这个时候有术士出现在泗水号一定不会没有原因。当下他收好了冥人志之后,便走出来看看这个术士是什么来历……看白发男人的相貌,鲁智便猜到了他是谁。

  当下和尚高颂佛号,随后笑着对面前的男人说道:“吴勉先生虽然没有见过和尚,不过和尚听闻姚广孝师兄说起您和归不归先生多次。心里早已经把两位当成了故友,这次鲁智听说您两位已经到了京城,这才急忙过来看看……”

  “姚广孝的师弟,和尚你是席应真的弟子?”

  还没等吴勉说话,百无求和小任参前后脚从后宅走了进来。二愣子听到了和尚的话。它看了一眼鲁智之后,说道:“你管姚广孝叫师兄,按着你那位老师尊的规矩,你是他新收的弟子吧?你那师尊也是有意思,明明是个术士,偏偏往和尚庙里打连连。老子看出来了,他早晚也要剃了光头做和尚……”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小任参的脸上出现了—丝莫名其妙的表情。他们所说的席应真自己应该会很熟,为什么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是不是他们几个背着自己认识的这个术士?

  看着小任参脸上疑惑的表情,吴勉开口岔开了话题。他对着和尚说道:“现在见过你的故友了,你已经了了心愿,可以走了……”

  刚刚说了两句话,面前的白发男人就要赶人,鲁智和尚苦笑了一声,说道:“还以为吴勉先生会请和尚进去坐坐……这次和尚也不是只为了拜望先生的,还替一位贵人送来封信……”

  说话的时候,和尚从怀里取出来一个信封。

  双手递给了吴勉之后,继续说道:“可以的话,和尚还有几句口信要亲口转述您和归不归老先生。不知道归不归老先生在府上没有?”

  “和尚你来的正好,我们这几天都待在这里,哪都去不了。”百无求抢在吴勉前面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小爷叔,谁的信?你知道老子不大识字,还不念出来给大家听听。不是你老相好的信吧?你说你怎么对得起妞儿……”

  这几句话说出来,泗水号商铺上空中顿时天雷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