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七章 弑君弑父

第四百零七章 弑君弑父

  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首官被刺的消息传到宫中的时候,朱棣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往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定是交给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处置的。可是这次死的就是这两个衙门的主官,事发京畿之地朱棣不敢大意,命太子朱高炽负责处理两个案件。而太子接手之后并没有如何大动干戈,只是命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当中更高的属员分别擒拿凶手。朱高炽给了他们三天的限期,逾期破不了案件的话,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两个衙门将被裁撤。

  有了这个压力,这两个衙门的属员便好像疯了一样,到处寻找凶手的线索。他们原本就是捕盗的高手,只半天的功夫便发现了破案的关键。

  三天之前,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曾经合力捕捉过一个白莲教的护法。不过就在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两位主官被刺的同时,这个被关在诏狱的护法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事情不会这么巧合的,后来锦衣卫在京城当中找到了精通白莲教术法的修士。根据两个衙门主官被刺的现场辨认,两个刺客施展的正是白莲教的术法。

  这一下子几乎已经坐实了刘勉、韩容二人是死在了白莲教的手下。

  朱棣听到了朱高炽的禀告之后,当下大怒。

  随后他下旨在全国彻查白莲教,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一人怀疑到刚刚复立的汉王朱高炽头上。

  听到了黑锅已经扣在白莲教的头上之后,朱高煦这才算是松了口气。此时已经是他被复立汉王的第二天上午,还没等他这口气顺过来,昨天前来的两位礼部堂官又到了他的汉王府。向朱高炽介绍了明天拖金公主下葬的事宜,因为皇帝有意要拉拢和吴勉、归不归的关系,这场葬礼被大办特办。能有这么风光大葬者,除去太祖皇帝朱元璋不算,那就只有先太子朱标了。

  应付走了两位堂官之后,朱高煦再次来到了密室当中,招来了何其逑之后,对着这个太监说道:“不能再等了,明天拖金那丫头下葬。吴勉、归不归一出来就会增加变数,其逑,今天必须要有个了断。”

  “不妨事,他们几个人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何太监微微一笑之后,对着汉王继续说道:“殿下,归不归还要老奴给他修补丹田。当世除了何其逑之外,再无第二个人有这样的手段。”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其逑顿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取朱高炽的人头不难,老奴说句话便有人会将他的人头献上。难得是朱高炽死后,殿下能否立即继太子之位。毕竟当年李世民是靠着自己手下大军逼得李渊承认了事实,殿下不是当年的秦王,军权还不在您的手里。小心太子死后,会有人借机向殿下发难……”

  朱高煦摇了摇头之后,说道:“那本王就要一直等着马待从吴勉、归不归的住处离开吗?我是无诏私自进京的,朱拖金的葬礼之后就要离开。本王不在京中,就算朱高炽死了,太子之位也未必能轮到我的身上。”

  看着朱高煦说的有些急躁,何其逑微微一笑,说道:“殿下不必急,老奴已经想好了应该如何应对。三千营都是骑兵不适合攻城,那么明天拖金公主下葬总不是在皇城里面吧……”

  这句话说出来,朱高煦的眼前便是一亮。他马上明白了这个太监的意思。当下汉王忍不住打断了何其逑的话,他瞪大了眼睛说道:“拖金那丫头明日被埋葬在城外的天寿山,明天陛下已经言明了要出席葬礼,朱高炽也会到……其逑,这倒是个好机会。”

  何其逑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原本老奴计划效仿唐太宗的玄武门之变,了结太子之后,迫使陛下将太子监国之位传给殿下。不过现在看起来剧本要改一下了,这次是太子朱高煦借拖金公主下葬时机,想要弑君谋朝篡位。结果被殿下识破,殿下率领三千营的官兵诛杀了太子。可惜晚了一步,陛下还是死在了太子的手里……”

  听到何太监这几句话,朱高煦愣了一下,随后他低着头坐到了椅子上,没有正面回复何其逑的这几句话。

  原本他与何其逑的计划当中,只是诛杀太子朱高炽。然后迫使朱棣将太子之位传给自己,再效仿当年的李世民太子监国。等到朱棣死后他在登基成为大明新君,现在想不到何其逑直接绕过了太子这个阶段,要同时害死朱棣、朱高炽父子俩。然后自己成为新君……之前朱高煦虽然也有过这样的心思,不过现在被何其逑说在了明面上,他反而狠不下心来。对朱高炽他能下手,不过对自己的生身父亲,那就是另外的一种情况了……看着朱高煦迟迟不表态,何其逑微微一笑,说道:“殿下,陛下是天纵奇才。他老人家可不是李渊,会甘心受你的摆布。而且殿下还没有得到军权,一旦有人打着勤王、清君侧的旗号起事。

  殿下怎么办?到时候再有藩王效仿陛下靖难,天下或许从此之后便要糜烂起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太监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继续对着朱高煦说道:“殿下,机会只有一次。如果错过的话,您恐怕就连性命都保不住了。久思成难,殿下您要当机立断了。”

  听了何其逑的话之后,朱高煦这才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这个太监说道:“那就依着你的计划办事吧,不过一走要处置的妥当。不要让我在后世留下弑君弑父的罪名。”

  “殿下请放心,弑君弑父的人是朱高炽。殿下是替陛下报了仇的……”何其逑的脸上再次恢复了笑容,随后他对着朱高煦最后说道:“殿下,那老奴这就去准备明天的事情了。按着规矩三千营也会担任陛下和太子的护卫,到时候他们突然发难,谁也不会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

  殿下,请将三千营的兵符交给老奴,老奴这就去安排明天的事情……”

  拿到了朱高煦递过来的黄金兵符之后,何其逑转身消失在了朱高煦的面前。看着何太监刚刚所在的位置,朱高煦自言自语的说道:“弑君父的是朱高炽,我只是营救不利……错不在我,都怪他朱高炽……”

  与此同时,泗水号的商铺当中,归不归正在查看何其逑弟子金卫丹田恢复的情况。这位神仙的丹药还真是管用,现在金卫的丹田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看样子就在三天期满的时候,他便可以完全恢复丹田的伤势了。

  “上仙的丹药还真是管用,眼看着丹田就要恢复如初了。”归不归羡慕的咂巴咂巴嘴,随后继续说道:“早知道丹药这么管用的话,老人家就让吴勉去抢了。可惜了的,这么好的东西看到却没用到……”

  “大修士,只要您老人家完成对家师的许诺,三日之后也会和我一样,重新塑造丹田的。”

  金卫陪着笑脸笑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到时候您还是如雷贯耳的大修士,以后说不定晚辈还有求到您身上的时候。”

  “你这样说话就是玩笑了,你是何其逑上仙的弟子,哪有求到老人家我身上的时候?”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突然冲着金卫嘿嘿一笑,说道:“比方说现在,我老人家明明知道是你将府上消息用传音之法透露给了何其逑。可是老人家我忌惮他还会不会恢复我的丹田,也只能敢怒不敢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