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六章 神机营

第四百零六章 神机营

  “硫磺的味道……”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见到白发男人还是无动于衷。当下老家伙这才继续对着管事说道:“请这人进来吧,这个时候来见老人家我的,不会是什么小事。”

  片刻之后,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被管事带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这人虽然是寻常百姓的打扮,不过看他笔直的腰杆和鹰隼一样的眼神,老家伙便猜到此人必定有些来历。

  屏退了管事之后,中堂当中只剩下吴勉、归不归和面前这个壮年汉子。老家伙提鼻子一闻,这人身上果然散发出来一股浓浓的硫磺气味。在这汉子说话之前,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先一步对着他说道:“你是神机营的长官,是太子殿下让你来的?”

  这人愣了一下,他想不到面前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太子殿下明明说过此事无人知晓。是殿下在这个老家伙面前无意当中说漏嘴了吗?

  反应过来之后,这个人才开口说道:“老仙长果然未卜先知,下官是神机营的指挥副使马待。奉太子殿下之命,来到仙长之处暂住几日。这是太子殿下的亲笔书信……”

  说话的时候,马待从怀里摸出来一封信函双手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随后他继续说道:“下官出来的时候匆忙,来不及洗刷身体,只换了件衣服。身上这硫磺的味道熏到仙长,真是罪过……”

  马副指挥使是神机营的实际掌控者,当年朱棣依靠火器数次大败了蒙古人,之后在靖难之役的时候也靠着火器取得几次大胜。他登基之后便创立火器部队神机营,因为神机营事关重大,指挥使一职一般都是宫里的大太监兼任。只是不能叫做指挥使,改了个名称叫做提督内臣,而实际的最高长官则是神机营的副指挥使。这一任的副指挥使便是马待了……

  之前朱高炽向马待交代,如果京城当中发生了什么异常大事的话,他便马上从神机营出来,躲到吴勉、归不归的身边。然后在这里等待太子的钧令,告诉他下一步应该如何处置。

  之前听说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的最高长官突然暴亡,马待知道这就是太子口中的异常大事。当时他正在库中清点火药,听到了刘勉和韩容突然暴亡的消息之后。他连自己的官衙都没有回,换上了便服便逃到了吴勉、归不归这里。

  这时,归不归已经看完了朱高炽的信函。上面写着请他老人家照看马待几日,等到外面的事情平静之后,马待自然会离开泗水号,不会给他和吴勉带来麻烦的。

  “你们太子殿下还真是会做买卖,跟着老人家我蹭回京不算,还找了你来这里继续蹭吃蹭喝。我老人家这里是做买卖的地方,总不能老做赔本的买卖吧。”归不归笑嘻嘻的说了两句之后,将手里的信函交到了吴勉的手里。

  趁着白发男人看信的时候,归不归继续对着马待说道:“老人家我受累打听一下,你躲在我老人家这里,你的神机营总不能都藏起来吧?你们是玩火器的,没有了你这个长官火器就发射不了吗?”

  “老仙长说的对,我不在营中,陛下也不下旨再派指挥使的话,神机营便不能擅自调动。”说话的时候,看着颇有些不以为然的归不归。马待继续解释道:“神机营和其他卫所不同,我们控制的火器太过犀利。首官必须是陛下信任的人,按着规矩如果首官不在营中,有人没有圣旨还想要仗着官职控制神机营的话。营中将士都可以不受节制,看出此人有反心的话,小小的哨长都可以独断,使用火器轰杀此人。此乃陛下特许,禁卫三大营只此一例……”

  “老人家我明白了,太子只要把你藏在这里,纵使有人想要控制神机营也是枉然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已经将信函还给自己的吴勉,随后继续说道:“太子殿下这一手算是釜底抽薪了,什么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没了都没打紧。只要神机营和禁卫还在他的手里,那谁也闹不起来。”

  说完之后,归不归再次将在外面等着侍候的管事叫了进来。让他带马副指挥使去后宅休息,顺便烧热水给他洗个澡,好好冲洗一下他身上的硫磺味道。

  此时,汉王朱高煦正在自己的王府当中大发雷霆。他派去捉拿马待的人去晚了一步,找遍了整个神机营都没有发现马副指挥使的下落。原本朱高煦还防着了这一手,也准备假的圣旨来委派自己的亲信接任神机营副指挥使的官位。然后以皇帝被太子囚禁为由,已经被自己控制的三千营和五千神机营官军带着火器进攻皇城。自己在宫中安插的眼线会突然发难,杀死朱高炽在软禁朱棣。这样就是大明版的玄武门之变了……

  可是现在马待突然消失不算,还有今天上午自己被复立汉王王爵之后不久,朱棣还给神机营下过另外一道圣旨。没有神机营提督内臣的副指挥使二人同时在场,营中所有人不可以以任何名义进到城内。

  上午刚刚下达了这样的圣旨,傍晚再有神机营进城勤王的圣旨,实在让人怀疑两封圣旨当中有一个是假的。朱高煦犹豫再三之后,还是没敢动假圣旨的念头。好在现在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的主官双双毙命,两个衙门都传出来是太子派人下的手,这两处人马已经人人自危,都乱了起来……

  现在朱棣已经派了专员处理这起命案,如果神机营不挑去乱子的话,早晚这把火会烧到自己的身上。之前刺杀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首官的时候还算顺利,怎么现在想要控制神机营,会出现这么大的阻碍……

  现在只剩下三千营的蒙古骑兵了,这些蒙古降兵虽然勇猛,不过他们都是精于野战,却不善于攻城。等待他们把皇宫打下来的时候,恐怕三大营当中人数最多的五军营早就从后面围过来了。到时候失踪的马待突然出现,再带着神机营抄了三千营的后路,那自己就不是被贬为庶人那么简单了……

  就在朱高煦大发雷霆的时候,礼部的堂官突然来访,他奉上谕来告知汉王殿下。后天拖金公主的葬礼,他作为护灵之人。

  按着皇家的规矩,天家子嗣亡故之后,除了早亡夭折的幼儿之外,其余都由亲人作为护灵之人,看守亡者的灵位的长命灯。拖金儿没有成家生子,原本这个护灵之人应该是太子屈尊降贵来做的。只是这个时候汉王突然进京,他也是拖金儿的兄长,太子身份尊贵,护灵之人便只能是他朱高煦来做了。

  送走了礼部的堂官之后,朱高煦再次回到了密室。点燃了召唤何其逑的长香之后不久,何太监便出现在了汉王的面前。

  “其逑,神机营的事情有误,马待逃了,我找遍了京城都找不到他。”看到了这太监之后,朱高煦也顾不上客气了,直接说到了正题。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那边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人怀疑到我的身上?”

  “马待去了泗水号,他现在躲到了归不归那里。”何其逑轻轻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殿下不用担心,既然神机营有误,那我们的计策更改一下就好,不会误了大事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其逑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有些慌张的朱高煦之后,他继续说道:“至于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的事情,老奴已经安排的妥当。三天之前五城兵马司的人巡夜抓到了白莲教的护法,后来又将此人送到了锦衣卫的诏狱。老奴就是以白莲教的名义行事的。谁也查不到殿下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