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五章 第一刀

第四百零五章 第一刀

  朱高炽微微一笑之后,冲着鲁智说道:“大和尚不要急,就这几天了。过了这几天你就知道我对吴勉、归不归说的是什么了……”

  与此同时,汉王王府的密室当中,汉王朱高煦正对着何其逑将后天吴勉、归不归四个要出席拖金儿葬礼的事情对着面前的太监说了一遍。随后他对着何其逑说道:“百无求和那丫头的事情谁都知道,不过就是下葬这点功夫,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的。我替你应了……”

  听了这位汉王殿下的话,何太监微微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当年唐高祖时期的玄武门之门之变也不过就是一个时辰的事情,玄武门之后,改写了李唐二百八十九年的历史。殿下,当时李建成也是这么对李元吉说的。不过就是上早朝的这点功夫,出不了什么岔子。秦王不敢在这个时候发难……”

  听了何其逑的话,朱高煦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的表情。干笑了一声之后,他再次说道:“那还是算了,我让人去泗水号再回一声。就说没有遇到何公公你,他们的话我无法带到……”

  “那倒是也不用那么麻烦,既然殿下已经应下了。那就依着他们所说,后天拖金公主下葬,吴勉、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可以出门去参加葬礼。”何太监似笑非笑的看了汉王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只要他们坚守中立,不要参与到外面的事情当中即可。”

  朱高煦点了点头,随后他继续说道:“剩下的事情就有劳其逑你了,京城当中锦衣卫和三分之一的禁军都在朱高炽的手里。五城兵马司和其余三分之二的禁军则由陛下亲自统领,这些势力不搞定的话,就算你的计策成了,我们也很难在皇宫当中立稳脚跟。”

  何其逑解释道:“殿下不用操心这个,大事成了之后便马上用陛下的印信,将锦衣卫、五城兵马司和禁军的将领全部替换。等到京师的十几万兵马的统兵将领都变成殿下的人之后,再向外宣告前太子朱高炽的罪状,以及他伏法的后果。”

  说到这里,何太监看了朱高煦一眼。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等到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就算有人想要找殿下的麻烦,恐怕也无能为力了。”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何其逑对着汉王行礼,随后再次说道:“殿下,老奴现在去做最后的准备,网已经撒开,就等着鱼儿往里跳了。按着我们说好的,第一刀就麻烦你了……”说完之后,何太监冲着朱高煦笑了一下,随后在汉王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刚刚何太监所在的位置,朱高煦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一个劲儿的发凉。他擦了一把冷汗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这算不算是引虎驱狼……”

  叹了口气之后,朱高煦从密室当中走了出来。走到了中堂之后,将自己的管家叫了过来,说道:“你将府中的下人都聚集起来,除了本王从乐州带来的人之外,剩下的人统统离开王府。从今天开始,王府当中不能有藩地之外的人。”

  管家愣了一下之后,对着汉王说道:“殿下,府中九成都是北京的本地人。就是我也不是从藩地来的,如果这些人全部撵走的话,恐怕会连累王府的日常运作……”

  “那你也离开吧。”朱高煦一点情分都不讲,他看也不看还在错愕当中的管家,随后招手将这次跟随自己一起进京的一个藩地总旗叫到了身边。随后开口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王府总管了,去,将所有你不认识的人全部撵出王府。每人七两银子的遣散,一个时辰之后,本王不要再在王府当中见到你不认识的人……”

  这名总旗听到汉王殿下提拔自己做了王府管家,当下心中大喜。向朱高煦磕头谢恩之后,马上召集起来跟随自己一起藩地来到京城的同伴。将府中所有本地人都撵了出去,就连王府的老管家也没有逃过厄运,被新管家连拉带推的推出了王府。

  老管家从王府当中撵出来之后,看着那些被撵出王府,瞬间没有了生计的下人们。他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走过了几条街来到了锦衣卫衙门门口。趁着周围的人不注意,他一闪身走进了锦衣卫的大衙门。用一块黄铜打造的腰牌,过了里面六道关卡。

  最后,管家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指挥使刘勉的房间,在门口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在指挥使大人的回应之下,他推门走了进去。对着坐在太师椅之上的刘勉,将刚才朱高煦疆府中所有非藩地过来下人统统赶出府内这件事,对着刘勉说了一遍……

  听了老管家的话之后,刘勉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你们都走了?王府当中还有我们的人吗?”

  管家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您派到汉王府加上我一共十一名内应,现在我们都被汉王撵出来了……”

  说话的时候,管家突然瞪了瞪眼睛。这个动作做的实在是有些夸张,眼珠子好像被瞪出眼眶之外一样。刘勉看到之后,吓得将嘴里要说的话都忘了说出来。看到了管家还好像没事人一样,指挥使大人忍不住说道:“你的眼睛怎么了?没事吧……”

  “眼睛?眼睛怎么了?”管家疑惑着回答了一句,这个时候他的身体也开始膨胀了起来。刘勉见势不妙,急忙想要从房间当中离开。不过还没等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管家的身体已经膨胀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随后他的身体突然炸裂,一股气浪打在了刘勉的身上。指挥使大人没有防备,他的身体也被炸成了两节。

  就在刘勉指挥使被炸死之后不久,五城兵马司衙门也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都指挥韩容在审讯一件闯夜的案子时,跪在地上的犯人突然跳了起来。他几步冲到了还没回过神来的睹指挥韩容身前,随后紧紧的抱住了韩容……

  就在旁边的差人冲过来准备痛揍这个犯人的时候,这人的身体突然开始迅速的膨胀。随着一声巨响,犯人连同被他死死抱住的韩容一起被炸成了数块。就连这几个人好像是拉架的官人也被当场炸死三人。

  锦衣卫指挥使和五城兵马司的都指挥相继死于非命的消息转眼便传了出来,最后就连泗水号商铺这里,也听到了两个大人物遇刺的消息。

  还在后宅的吴勉、归不归听管事诉说了这件事之后,二人相互看了一眼,老家伙笑着说道:“这就是那太监的手段了,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的长官同时亡故。剩下的就等着那两家乱作一团,汉王腾出手来准备火中取栗了……”

  “火种取栗……谁知道这把火会烧到哪里,会不会把他自己烧死。”吴勉说了一句之后,眼睛盯着手里的冥人志,嘴里继续说道:“有机会我都想放把火……”

  “不急,你的火有放出来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一开始就是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后面会是谁?会不会直接把这把火烧在了朱高炽的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泗水号的管事突然小跑着到了二人的身边,说道:“外面有人求见东家和吴勉先生,我看这人面色不善,怎么问他都不说。不过这个人身上一股硫磺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