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三章 选择

第四百零三章 选择

  归不归还倒罢了,吴勉只看了一眼便确定这老修士身上的术法已经散掉。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混乱,正是丹田被打碎的症状。吴勉并没有直接说出来,只是默默的对着归不归点了点头。

  看明白了吴勉的意思之后,归不归冲着何太监笑了一下,说道:“上仙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想让我们看你是怎么修补好这人的丹田吧?也不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动静不大一点,你们俩会相信吗?”说话的时候,何其逑笑了一下,随后从怀里摸出来一枚鸽子蛋大小的丹药来。随手掐碎了蜡皮之后露出来里面羊脂白玉一般的丹药来。

  随后何其逑要来了一杯酒,用酒水将丹药化开之后,将药水灌进了老修士的口中。丹药下肚之后片刻,何其逑这才抬头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现在可以修补丹田的药已经下肚了,很快你们两位便可以看到药效了……”

  就在何其逑说话的时候,刚才还紧闭双目,气若游丝的老修士慢慢睁开了眼睛。随后他满脸惊恐看着自己的师尊,他也想不明白老师尊这是什么意思?自己明明奉他的召唤前来,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将自己打了个半死。

  看着老修士惊恐的样子,何太监微微一笑,说道:“好徒儿你别怕,你的丹田刚刚被我打碎了。不过你不用担心,现在我已经喂了你服下可以修补丹田的丹药,你很快便可以恢复过来了。”

  这时候,吴勉感觉到老修士身上术法的气息开始慢慢的归拢,真的好像是丹田正在恢复一样,原本已经散尽的术法又开始一丝一丝的凝结在他的小腹当中。

  “我这老徒儿年纪太大,加上他也没有什么长生不老的身体。恢复起来会慢一点。差不多也要三天的时间才会彻底的恢复过来……”看到了吴勉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老修士身上之后,何其逑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如果是归不归大修士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原本你的术法底子便很深厚,加上长生不老的身体,一时三刻便可以将丹田修补好。”

  何其逑说话的同时,吴勉正在观察着老修士体内的变化。此时他也感觉到老修士体内丹田正在慢慢的恢复,虽然缓慢不过正在向康复的地步发展过来……

  听到何太监说完,吴勉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说道:“不用等到三天,现在我就要丹药……”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的身体瞬间到了何其逑的面前,伸手向着他的前心抓了下去。而何太监好像算到了吴勉会突然发难一样,在白发男人出现的一瞬间,他已经退到了后宅门口。

  “不用吴勉修士你动手,让你看看我身上还有没有第二枚丹药……”说话的时候,何其逑就站在后宅门口,开始一件一件脱起来了身上的衣服。从外衣脱到了内衣底裤,最后在几个人的面前脱了个一丝不挂之后,大大方方的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两位看到了没有?我身上只有一枚丹药,已经给你们验证过了。”

  这时候,吴勉、归不归和老修士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都停留在了何其逑的胯下。这里果然少了点东西,看来他为了修道自宫的说法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何其逑已经习惯了别人的这种眼神,他在原地来回转了两圈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大修士,能否借一套衣衫蔽体?”

  “这个是自然的,怎么好让上仙这样……”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脱下了自己的大衣走了过去,亲自将大衣披在了何其逑的身上之后,他顺手将何太监丢在地上的衣服一股脑都抱在了怀里,随后笑嘻嘻退回到了吴勉的身边。

  看着归不归将自己的衣物都拿走之后,何其逑嘿嘿一笑,对着老家伙说道:“现在大修士应该相信我了吧?这样,我把这个老徒儿留给你们。三天之后他的丹田恢复如初之时,便是我带着第二枚丹药前来之日。”

  这时候,吴勉再次说了一句:“如果你不来呢?”

  “我怎么敢不来?”何其逑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是为了勾引徐福大方师再回陆地的,一位徐福大方师已经让我头疼了。这个时候何必还在再立新敌?到时候丹药给了你们,起码你我之间还有这一份香火之情……”

  说完之后,何太监对着吴勉、归不归和自己的老弟子说道:“那我们就三日之后见了,不过如果你们几位还想三日之内在府外见我的话,那我就只能毁了那一枚丹药了。是想让归不归大修士的丹田恢复如初呢?还是掺和外面的事情丹田永远无法恢复,就看你们自己怎么选了……”

  说话的时候,何其逑冲着吴勉、归不归二人笑了一下。随后转身向着身后走去,在他迈步的瞬间何太监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就在何其逑消失的同时,睡眼惺忪的百无求和小任叁这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昨晚二愣子勾起来思念拖金儿的心思,它坐在大门口哭了大半宿,小任叁担心它出事,也跟着陪了半宿。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们俩这才回来休息。刚才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两只妖物竟然都没有醒过来。

  看着老家伙只穿了一件内衣,手里捧着一大团的衣物。地上还躺着个剩下半条命的老修士,小任叁打着哈欠说道:“老不死的,啊……刚才就听你们这里呜呜吵吵的。这是又出了什么事?地上躺着的是谁?他怎么你们了,你们把他打成这样?”

  “也没出什么事情,还记得那个要刺杀朱高炽的太监吗?刚才他来了……”归不归一边将何其逑来的事情说了一遍,一边开始查看他手里的衣物。查找了三四遍,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之后,他这才叹了口气,放弃了这几件衣物。

  “老家伙,你们就这么放过那个死太监了?”这时候,听明白了事情经过的百无求瞪了归不归一眼,随后它继续说道:“你们直接弄死他啊,什么丹田恢复不恢复的有什么大不了。有老子在,你还担心谁敢欺负你吗?”

  “傻小子,烂牙不在你的嘴里,你不觉得疼。”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看了一眼吴勉,随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这件事老人家我听你的,你说我们是守在这里三天呢?还是出门去找何太监的晦气?”

  “你自己的事情,我掺合什么?你又不是我的儿子……”吴勉斜眼看了看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办,丹田碎掉的又不是我。”

  “老人家我就是拿不准这个主意,关心则乱……”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趴在地上那位老修士的身边。亲自给他号了号脉搏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从脉象看,你的丹田气若游丝,时有时无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老人家我能号出来你丹田里面的术法已经有了凝结的征兆……”

  “大修士救命,我只是何仙的弟子之一。实在不知道您和他有什么过节,一定要用我来遭这个罪……”说话的时候,这个老修士已经快要哭出来。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这个老修士说道:“放心,老人家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先介绍一下你自己,顺便说说你那位老师尊都有那些落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