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一章 求情

第四百零一章 求情

  第二天一早,朱高煦的谢罪书便到了皇后徐氏的手上。徐皇后是大明开国第一功臣徐达的长女,朱棣三个儿子炽、煦、燧皆是出自徐皇后所生。原本徐皇后就是开国功臣之女,加上朱棣的几个儿子都是皇后所出。她说句话,就连朱棣也要给几分面子的。

  朱高煦所写的谢罪书是用自己的鲜血所写,写到最后的时候用了儿臣自知罪无可恕,悔不该当初,现以泪洗面不低罪过之万一这样话的时候,信纸上潮湿异常,看着就好像是朱高煦边写边哭一样。

  看到这里的时候,徐皇后也跟着泣不成声了。当初朱棣曾经想过改立朱高煦为太子,却被徐皇后以汉王品行不良为由,打消了皇帝更改太子的打算。自从那个时候开始朱高煦便开始行为乖张,做事越来越不分轻重了。

  现在看到了自己的二儿子被贬为庶民,当下徐皇后心里也开始责怪起来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当初力保长子朱高炽,或许朱高煦也不会有现在的下场。

  当下,徐皇后哭了一阵子之后,带着自己手下的女官去见朱棣讲情。这件事让永乐皇帝做了难,昨天刚刚贬了朱高煦为庶人,总不能第二天就反悔吧?不过皇后亲自哭着过来讲情,又不能不理。

  “高煦的确犯了大罪,他昨日魇镇太子闯宫,想要在朕的面前争救驾之功……”朱棣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朕昨日连高炽的太子都免了,现在只隔了一天便复立汉王,那高炽怎么想?”

  “那陛下索性连高炽的太子之位一并复立吧。”皇后擦了擦眼泪之后,继续说道:“高炽也没有犯什么过错,他是受了无妄之灾。太子之位乃是国之储君,原就不可轻动的……”

  “主谋的朱高煦复立汉王,闯宫的朱高炽也恢复太子之位。那昨日就是朕一人之过吗?”朱棣哼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自己的皇后说道:“如果复立了朱高煦的王爵,今日敢魇镇太子,明日他便敢魇镇朕和皇后你。原本他的罪名是斩立决也不为过,现在只是贬为庶人,已经是看在他是你我骨肉的份上网开了一面。”

  听了皇帝的话,徐皇后擦了擦眼泪,随后说道:“陛下,不管怎么说,高煦都是在靖难之时立下大功的,他曾经几次救驾。当初高煦也是因为没有挣上太子之位,性格这才有了变化。还望看在妾的薄面和他往日功劳的份上,再复立他汉王的爵位……”

  就在朱棣有些为难的时候,宫殿的大门打开,在外面侍候的总管太监快走几步到了皇帝、皇后的身边。向这对夫妇行礼之后,他开口说道:“陛下、皇后娘娘,东海王朱高炽在殿外求见。他说有要紧的事情要面见陛下……”

  听到朱高炽到了,朱棣反倒是松了口气,立即命太监将这位废太子带进来。他想着让太子劝说皇后,毕竟这件事太子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如果不是自己看穿了朱高煦的诡计,恐怕朱高炽就不是废除太子之位这么简单了。看在太子受了这么大冤枉的份上,皇后不要在继续纠缠不清。

  片刻之后,身穿王爵服侍的朱高炽从宫殿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了皇后也在这里之后,他急忙快走了几步,来到了皇帝、皇后身边之后跪在地上行礼。

  “行了,我们是你的爹娘,不用每次都行礼。起来吧。”皇后看到了朱高炽之后,先是叹了口气,随后亲自将他搀扶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皇后继续说道:“我知道这次高煦胡作非为,委屈了你。不过你们俩毕竟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亲骨肉……”

  “儿子和高煦是一奶同胞,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朱高炽冲着自己的母亲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高煦也是受了匪人的蛊惑,他哪有那个本事做法?儿子这次来,想要替高煦向陛下讨个恩赏,饶了他这次,还是复立他汉王的王爵吧……”

  这几句话让朱棣愣了一下,自己的大儿子这次有些大度的过分了。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别看老大一副心宽体胖的弥勒像。不过他做事决断,心智过人。当初靖难的时候,就是朱高炽的数次临场决断,打败了朱允文的官军。平时那么果断的人,这次这么开始优柔寡断起来了。这次放过朱高煦,早晚会在他身上吃个大亏。

  不过徐皇后听到了朱高炽的话,刚刚止住的悲声再次哭了起来:“高炽,你弟弟对不起你……还是你大人有大量,有储君之才也有储君之重……说到这里,徐皇后跪在了朱棣面前,继续对着这位永乐皇帝说道:“陛下,高炽已经不怪罪高煦了。您就饶了高煦这一次吧,妾愿为高煦做保。如果他敢再犯的话,妾愿与他同罪。”

  看到自己的母亲下跪,朱高炽也跟着一起跪了下去,说道:“陛下,儿臣也愿作保,如果朱高煦再犯的话,儿臣与他同罪……”

  看着自己的老婆、儿子都跪了下去,朱棣气的一甩手,说道:“那就当朕昨天说的话是放屁吧,朱高煦复立汉王爵位,朱高炽你也不要做什么东海王了,回来做你的太子储君吧。太子,你今日的仁慈,小心他日给你带来更大的灾祸……”

  不管怎么样,皇帝总算是松了口。当下皇后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急忙命太监前去传旨。朱棣叹了口气之后,离开了这座宫殿,前往乾清宫处理正事。

  小半个时辰之后,还在馆驿当中的朱高煦得到了自己复立汉王的消息。当下,那两名陪着他的宗人府堂官脸上也变了颜色,谁能想到废立王爵好像儿戏一样,说改就能改的。

  朱高煦也没有想到自己复立汉王会这么顺利,原本他想自己的母后去找皇帝哭闹,怎么也要大半天才能有结果,谁能想到还不到中午,自己复立汉王的旨意便传了出来。

  当下,汉王将昨晚两位宗人府堂官给自己的两封大银转交到传旨太监的手里。随后向太监们打听皇帝是如何复立自己汉王王爵的……“殿下,您老是托了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的福了。”传旨太监喜笑颜开的接过了两封银子,随后将皇后和太子是如何求情。然后皇帝看在了他们俩的面子上,这才网开一面复立了朱高煦汉王的爵位。

  “朱高炽也复立太子了,他还为我求情……”

  朱高煦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传旨太监继续说道:“那太子殿下没对陛下说应该如何处置我吗?”

  “这倒没有听说过。”太监陪着笑脸冲朱高煦继续说道:“听说先是皇后娘娘为殿下请求,陛下开始并没有答应。直到太子殿下也来求情,陛下看在皇后、太子母子俩的份上,这才赦免了殿下,复立您汉王的王爵。”

  不管如何,朱高煦总算是重新复立了王爵。

  按着规矩他应该到宫中向皇帝谢恩。当下,他和两位宗人府的堂官告别,随后跟着传旨的太监来到了皇宫当中。

  在乾清宫中,朱高煦见到了皇帝,当下他跪爬到了朱棣脚下,痛哭流涕的数落自己的不是。

  自己是如何昏了头,在手下修士的撺掇之下,竟然起了调拨皇帝、太子关系的心思。

  看着朱高煦的样子,朱棣皱了皱眉头,说道:“不是朕有心赦免你的罪过,实在是你母后和兄长前来求情。朕这才不得已复立了你的王爵。如果他日你胆敢再犯的话,就不是贬为庶人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