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章 九成胜算

第四百章 九成胜算

  听了何太监的话,朱高煦迟疑了片刻之后,对着他说道:“你又几成的把握?”

  何其逑微微一笑之后,说道:“九成,只要殿下能按照老奴的计策来,便有九成的把握可以继承大统。”

  当初自己父亲朱棣在姚广孝的撺掇之下,只有五成的把握便靖难得了天下。现在何太监有九成把握能让自己继承大统,比起来朱棣靖难,已经有太多的胜算了。不过朱高煦还是跟了一句:“那一成的变数是吴勉和归不归?”

  “这世上哪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何其逑笑了一声之后,避开了这个话题,随后继续说道:“只要殿下能按着老奴的计策行事,保管殿下在三日之内先恢复王爵,再登基继承皇位……”

  说罢,何太监将自己的计划对着朱高煦说了一遍,听的这位曾经的汉王睁大了双眼。等到何其逑说完之后,他才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其逑,你生的晚了。如果生在汉末时期,那就没有诸葛亮什么事了。天下第一谋士的名号非你莫属……”

  “殿下也不要轻信罗贯中的三国,诸葛孔明没有那么神憎鬼忌。”何其逑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之后,对着朱高煦继续说道:“殿下,时间不早了。老奴去准备一下,您依计行事,最晚明天晚上便可以恢复王爵。”

  说完之后,何太监对着朱高煦行礼,随后退出了房间。就在他从外面关好房门的一瞬间,那两位宗人府的堂官也恢复了正常。二人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继续游说朱高煦尽早离开京城。

  刚才还不发一言的朱高煦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他皱眉苦脸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两位堂官说道:“看来高煦不走是不行了,不过也要容我向母后辞行。父皇虽然废了我的王爵,不过骨血亲情是断不了的。明天一早我上书向母后辞行,晚上便离开京城。两位大人,这样总可以吧?”

  听到朱高煦终于开了口,两位堂官这才松了口气。他们俩就怕这位废王咬定了牙关,死也死在京城。他毕竟是皇帝的亲骨肉,三天之后如果没有离开京城的话,最多也就是乱棍打出北京。他们二人也会受连累,最起码也会被扣上一个办事不力的帽子,说不定官职也会被一撸到底。

  现在终于等到朱高煦自愿离京的话了,只要等到明晚他离开了京城,这两位堂官也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与此同时,新封的东海王朱高炽已经带着礼部尚书和两位侍郎一起到了京城泗水号的商铺。当初迁都的时候,朱棣为了缓和和吴勉、归不归的关系,曾经下旨让泗水号在大明的总号迁移到北京来。

  此时恰好是晚饭的档口,朱高炽也不见外直接被管事带进了饭堂当中。看到了他身上服侍的变化,归不归先是有些诧异的看了这位东海王一眼。随后嘿嘿一笑,对着朱高炽说道:“太子殿下,你这是换上了王爵的服侍,出来微服私访的吗?”

  朱高炽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老人家您可不能再称呼高炽为太子了,刚刚陛下废了我的太子身份,现在朱高炽是新封的东海王。惭愧……惭愧……”

  “大舅子不干太子了?”听了朱高炽的话之后,百无求将手里的筷子放下,随后对着他继续说道:“那也没啥,老子以前还是妖王呢。刚才听管事的说你兄弟那个不要脸的朱高煦回京了,你的太子不是便宜他了吧?大舅子,老子早就看你那个倒霉兄弟不顺眼了。你们老朱家除了拖金儿和朱允文之外,老子也就是看你还比较顺眼了。要不你说句话,老子神不知鬼不觉地替你料理那个臭不要脸的兄弟……”

  “妹丈你玩笑了,高煦是我同父同母的胞弟。他总有千般不是,我也不能动手足相残的心思。”朱高炽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虽然丢掉了太子的身份,不过高煦连王爵都丢了。现在他已经被贬为了庶人,说起来高煦这才进京得不偿失。后半世之能拖着儿孙的封爵度日了……”

  “不兴风作乱的话,那还是他朱高煦吗?”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命人重新准备四副碗筷,随后对着东海王和三位大人说道:“既然赶上了那就一起吃点,这座酒席是这里的管事为老人家我们几个接风的。刚刚摆上还没有动几筷子了,太子殿下和几位大人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吃点喝点……”

  “老人家您又忘了,不能再叫高炽太子的。现在我是东海王。赶在饭口来,也就是想在您这里蹭饭的。”朱高炽已经跟着泗水号的车队蹭了一路的吃喝,也不在乎多蹭一顿。当下他微笑着坐到了吴勉和归不归的身边,拿过了管事送来的碗筷,旁若无人的吃喝了起来。

  只是礼部尚书和两位侍郎自持身份,放不开架子。推说已经用过饭了。当下被管事请到了后宅用茶,他们三个人走了之后,朱高炽更加没有了拘束,边吃喝边和百无求与小任叁开起了玩笑。

  吃喝了一阵子之后,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老家伙又冲着朱高炽嘿嘿一笑,说道:“太子殿下这次来,不是单单为了到我们这里来用晚饭的吧?是拖金儿姑娘下葬的日子已经订好了吗?还是殿下有别的什么事情。”

  “老人家,高炽是东海王……”朱高炽苦笑着再次澄清了一次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您猜的没错,这次我来正是来商定拖金下葬事宜的。刚才礼部给了三个时间,三天之后,下个月初五和二十七都是宜安葬的吉日。陛下的意思是您老人家来定一个日子。”

  听到了朱高炽已经订好了三个日期,正在吃喝的百无求放下了手里的碗筷。随后它有些怅然的说道:“这么早……不能再拖拖吗?”

  归不归看着自己的傻儿子,叹了口气之后,解释道:“拖金儿亡故已经过了几个月了,下葬这种事是过了头七之后越早越好的。傻小子,你们俩已经阴阳两隔了,别为了一具尸骨再伤神了……”

  “老子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你们老辈怎么说怎么好吧。”说到这里的时候,百无求也没了再吃喝的心思。它从酒桌上站了起来,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老子不吃了,出去走走消消食……你们定好了拖金儿下葬的时候记得告诉老子一声。”

  说完之后,百无求低着头走出了饭厅。归不归冲着小任叁使了个眼色,小家伙心领神会的放下了手里的酒杯,随后它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只妖物离开之后,朱高炽笑着对归不归说道:“老人家和百无求妹丈还是骨肉情深,还让任叁仙长去暗中看护它。”

  “这傻小子虽然不是老人家我亲生的,不过却比亲生的更花心思。”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太子殿下,现在就我们三个人了。你还有什么不方便的话也可以说几句了……”

  “东海王……高炽我是东海王,这个称呼可不敢有错。”朱高炽再次纠正了归不归之后,他突然狡黠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老家伙和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不瞒两位仙长,这次高炽的确还有几件小事要麻烦您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