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何其逑

第三百九十七章 何其逑

  “老子不稀罕你们家郡王、亲王的,老子以前是天下妖物的皇上,凭什么到了你们家就要低一辈儿?”百无求瞪着自己的老丈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再说拖金儿也不在了,老东西你也不用摆老丈人的架子。老子这次是带着媳妇儿的棺椁落叶归根的,不是来给你当姑爷的!”

  百无求这两句话一出口,现场的皇帝和文武官员都有些尴尬。就在朱棣有些下不来台的时候,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随后老家伙开口说道:“多谢陛下的好意了,不过老人家我这孩子闲散惯了。它做妖王的时候都受不了拘束,更别说做什么郡王、驸马了。”

  这时,朱高炽看了百无求一眼,随后说道:“不管怎么样朱拖金总是天家的公主,它虽是女流,不过在靖难之时也是立过大功。陛下已经恩准拖金进皇陵的,妹丈,你不是想让拖金孤苦一人待在皇陵,冥册当中连夫婿的名字都没有吧?”

  “这不是废话吗?拖金儿那是老子的媳妇,它男人的名字就是百无求。”二愣子说了一句之后,又看了一眼归不归。见到老家伙没有什么好说的,当下便继续说道:“老子就算你们老朱家的女婿,不过其他什么郡王、亲王的老子不稀罕……”

  不管怎么样,百无求已经认了自己是朱家的驸马,占上了这个名分就足够了。当下朱高炽微笑着看了自己的父皇一眼,随后继续对着百无求说道:“既然朱拖金的尸骨已经运回来了,稍后会摘吉日在皇陵当中下葬。妹丈、三位仙长我们都是一家人了,还是到皇宫当中,陛下已经准备好了御宴,这也算是亲戚之间一起追思朱拖金的白宴。”

  “这个还是算了吧。”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他继续说道:“多谢陛下和殿下的好意了,不过我们几个都是闲散惯了的,到了皇宫当中怕是受不了拘束。拖金儿姑娘的尸骨已经运了回来,那我们几个还是回泗水号休息。什么时候拖金儿姑娘下葬的时候定下来了,麻烦殿下派人知会我们一声……”

  几句话说完,归不归几个人、妖便回到了马车里,在朱棣、朱高炽父子俩以及文武百官的注视之下,马车缓缓的进城,向着城中泗水号的商铺方向行进了过去。

  皇帝亲自带人来接,想不到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这几个人不领情不说,最后还让朱棣父子这么下不来台。当下,跟随着皇帝前来迎接的文武官员脸上都有些尴尬。看着渐渐远去的马车背影,朱棣的笑容慢慢凝固在了脸上。

  “陛下,既然吴勉、归不归几位大修士还有要事,那还是让他们去忙正事的好。”朱高炽给了自己的父皇一个台阶,随后他继续微笑着说道:“这几位大修士不在也好,儿臣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还要向陛下奏秉……”

  “你想说有人想要刺杀你的事情……”朱棣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随后又看了一眼那些伴驾而来的文武官员。这些官员们都是识眼色的,知道这是皇帝、太子父子俩有话要说,当下他们这些人开始有意无意的向后退去。

  看着文武官员们逐渐散开,朱棣对着自己的胖儿子说道:“你是国家的储君,陪着朕一起坐玉辇回去吧。”

  朱高炽谢恩之后,小心翼翼的服侍自己的父亲登上了玉辇,随后他自己这才跟着进了玉辇。听着太监总管吩咐玉辇起驾之后,这才将自己如何被困,后来又遇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这才在这几个人的庇佑之下,回到了皇宫这一路上的事情都和自己的父皇说了一遍。

  朱高炽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秉性,当下也没有刻意的夸大,一五一十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他看了一眼朱棣之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当日胡权等人劫杀儿臣的时候,其中一名刺客与汉王身边的何姓太监很是相像。”

  “高煦身边的太监……”朱棣看了一眼自己的胖儿子之后,他叫过来在玉辇外面侍候的太监总管。隔着玉辇问道:“汉王身边有一个姓何的太监吗?”

  “回禀陛下,汉王殿下身边的总管太监名叫何其逑。”太监总管思索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此人并非是宫中派到汉王府的太监,听说是自己净了身之后去投奔的汉王殿下。因此人不在宫中的太监名录当中,故此老奴也不知道何其逑的来历。”

  藩王私自招募太监并不是什么秘密,天下穷苦人还是多的。有很多人存着一步登天的心思,想要净身到皇宫中当太监。只是明初皇宫招募太监太过严格,连祖宗八代都要查过一番,很多人为了省事,便投靠到了藩王的府中。

  藩王建府之后皇宫只派来十二名太监服侍,而后宅的女眷众多。只有十二名太监远远不够,一些富庶之地的藩王除了皇宫指派的太监之外,又在民间招募了百余穷苦之人,将他们净身之后,充入后宅服侍王府当中的女眷们。

  听了太监总管的话,朱棣摆了摆手,说道:“朕知道了,回头你让所有藩王都将私自招募的太监名录都交上来。这些人都要详查……”

  吩咐了太监总管之后,朱棣继续对着朱高炽说道:“你说这个何其逑的太监是刺杀你的主谋,有什么证据吗?”

  “儿臣并无实据。”说到这里的时候,朱高炽看了一眼脸上有些变色的朱棣。随后他马上继续说道:“不过吴勉、归不归这几位大修士都是亲眼目睹的。而且……”

  说到这里,朱高炽微微顿了一下。随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而且这何姓太监精通术法,和吴勉大修士打了一个平手。如果不是几位大修士拼命相保的话,恐怕儿臣已经早死多日,再也见不到父皇了……”

  听到太子说何太监精通术法的时候,朱棣便忍不住要斥责自己的胖儿子在胡说八道。如果不是没有活路的话,谁愿意净身去做太监?现在朱高炽说太监会术法,那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不过听到了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都是人证,朱棣这才不由得不信。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对着自己的胖儿子说道:“那几位大修士是怎么说的,这个姓何的太监又是什么来历?”

  朱高炽担心说出来何太监天神的身份会吓到自己的父亲,当下只是推说吴勉、归不归只说何其逑是个大人物,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自己便不知晓了。

  听了朱高炽的诉说之后,朱棣微微的皱起来了眉头。自己的二儿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本事了,连和吴勉打成平手的大修士都能招募到麾下。不过朱高煦招募到这样的大人物却向自己隐瞒,他想要干什么?

  就在朱棣胡思乱想的时候,刚才回话的太监总管又一溜小跑到了玉辇旁边。对着皇帝和太子说道:“陛下,城外有汉王的仪仗到了。因没有陛下的诏命,把守城门的将军不敢将汉王殿下放进来。现在汉王殿下已经在城门前吵闹起来了……”

  “朱高煦到了?”听了太监总管的回话,朱棣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个畜生越来越大胆了,没有朕的诏命,他就胆敢私自进京,以为是朕的骨肉,朕就不敢杀他了吗?不回宫了!直接到城门那边去,朕要看看朱高炽想要做什么……”

  朱棣说话的时候,命自己的皇帝仪仗去往汉王滋扰的城门方向。随后在城中调兵去往城门,朱高炽趁乱叫过来自己太子宫的小太监来。让他去找吴勉、归不归等人前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