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胡权

第三百九十二章 胡权

  一道亮光将蒙修士的脑袋打碎,等到他的腔子一头栽进了地窖之后,何太监微微一笑,他转身对着外面空荡荡的院子开了口,发出的却是蒙修士声音:“还是按着之前的计策来,在太子回京之前,务必了结他……”

  这时候,院子里也响起来有人回答的声音:“师尊,太子身边已经证实正是大修士吴勉,就算我们师兄弟倾尽全力,也未必能成事。”

  “你们尽管动手,自然有人会替你们去对付吴勉。”何太监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房门之前,推开大门的一瞬间,他已经变成了蒙修士的相貌。一顰一笑皆是那个已经死掉的修士模样……

  看到自己的‘师尊’现身之后,原本空荡荡的院子里瞬间出现了十几个身穿黑衣的人影。这些人对着‘蒙修士’行礼之后,随后一个带头的中年人向前一步。他先是看了一眼说道:“师尊,吴勉已经出面庇佑太子,弟子担心……”

  “我让你们去了结太子,又没让你们去了结吴勉……”‘蒙修士’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此次我与你们同行,吴勉交给我来处置。你们专心了结与太子。事成之后你们位列开国功臣,封候拜将也不用再受这清修之苦了……”

  ‘蒙修士’最后一句话打动了这些弟子们,他们修仙之道已经无望,能在俗世间赚取一份富贵荣华也算是一份好的选择了。当下,他们在自己‘师尊’的带领之下,继续之前的计划,要将太子朱高炽阻杀在回京的路上。

  第二天一早,在朱高炽的一再要求之下,泗水号的车队开始启程,继续向着京城的方向进发。因为有了昨晚的插曲,加上太子殿下也跟随在车队当中。让车队上上下下的伙计都有些紧张,一旦朱高炽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泗水号恐怕就要被皇帝连根拔起了。

  车队行进到了中午,附近没有遇到可以落脚的城镇。归不归一声令下找了个开阔的所在休息,等到吃罢了午饭之后再继续向着京城进发。

  当下,那些泗水号的伙计们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搭好了帐篷请吴勉、归不归和朱高炽等人休息,随行的厨子也开始忙乎了起来。车队带着新鲜的食材,虽然是在野外,也置办出来一整桌的上等酒席。

  看着一道一道菜肴被端进帐篷当中来,胖太子笑着对归不归说道:“到底是泗水号的排场,就算是当初我陪着陛下出征漠北的时候,吃的也就是熟肉干粮。要是能有这样的一餐,或许早就一鼓作气将蒙古人赶出漠北了……”

  “胖子,那你不是还要再胖上几圈吗?小心点,你再胖下去,过年的时候有人用你添道菜。”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咯咯的笑了起来。

  “人参你不要乱说,怎么可以和太子殿下开这样的玩笑。”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归不归的脸上却没有一点斥责小任叁的意思。老家伙笑眯眯的看了朱高炽一眼,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车队的管事走进了帐篷。

  管事先是看了太子一眼,随后对着归不归行礼,说道:“东家,泉州总兵胡权到了,说是京城断了和太子殿下的联系,皇帝陛下派他前来查看。现在胡总兵的人马就在帐篷外,要求见太子殿下……”

  “胡权到了……朱高炽笑了一下之后,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对着管事说道:“我在他的辖下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也不见这位胡总兵来寻找。一直等到陛下下旨才来见我……麻烦这位尊管出去和他去说,朱高炽不敢劳动他的大驾,请胡总兵回营休息吧。”

  管事看了归不归一眼,见到自己这位老东家没有阻拦的意思,他这才转身出去,向胡权总兵转述太子殿下的钧令了。

  这时,百无求看了自己的大舅子一眼,瞪着眼睛说道:“大舅子,这个姓胡的要是得罪了你,你一句话老子就弄死他。连老子的大舅哥都不放在眼里,反了他了。”

  还没等朱高炽接话,归不归突然笑了一下,老家伙先是看了一眼身边正在翻看‘冥人志’的吴勉。随后又对着朱高炽说道:“殿下,这位胡权总兵是汉王殿下(朱高煦)的人?”

  “胡权的妹妹是汉王侧妃。”朱高炽笑了一下之后,嘴巴动了动似乎还有话要和老家伙说。不过话到了嘴边,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它咽了下去。

  看着朱高炽欲言又止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指着几乎已经摆满了的餐桌,说道:“酒菜差不多齐了,用餐完毕之后我们继续”

  归不归的话音未落,突然听到帐篷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随后就见刚刚出去回话的管事满脸惊慌的跑了回来。看了一眼面前的众人、妖之后,他也顾不上什么,直接开口说道:“胡权大人疯了,他……自残身体……”

  听了管事的话,朱高炽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不见胡权是一回事,胡总兵在自己面前有个三长两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胡权是汉王朱高煦的内兄,如果有人想要挑拨是非,说是自己对他滥用私刑,传到皇帝的耳朵里那就不妙了。

  当下,朱高炽也顾不上吃饭,他拉上了正要吃喝的百无求一起来到了帐篷外,就见这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三四个身穿盔甲的武官拉扯着一个光着膀子,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的大汉。

  这大汉正是刚刚来求见的泉州将军胡权,此时他已经脱了盔甲,手里握着一柄短刀。看这架势身上的伤口就是他自己一道一道割出来的……

  此时的胡权虽然被自己的属下死死的抱住,不过他还在胡言乱语:“朱高炽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不过是仗着比汉王殿下早生了几年,看看你的样子就是头猪……汉王殿下强你千倍万倍,你竟然敢侮辱我这个泉州总兵……

  胡权一边胡言乱语,一边顺着嘴角流淌着白沫。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得了失心疯,远处的兵丁不敢上前,泗水号的伙计们只是在一边看热闹,只有身边的几个亲信死死的抱住了他。

  看到了太子朱高炽从帐篷里面走了出来,其中一个身穿四品武将盔甲的汉子对着太子说道:“太子殿下赎罪,胡权大人这是犯了疯症。他一直有这个病根,这些日子总兵大人一直在操练军事,勾引出来了病症……”

  朱高炽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那名官员说道:“胡权说的什么你也听到了,这是得了疯症之人会说的话吗?本太子和汉王都是陛下的子嗣,都是他这样的人挑拨……”

  朱高炽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胡权一声大吼。随后他挣脱了抱着自己的几个人,挥舞着手里的短刀向着太子这边扑了过来……

  “装疯卖傻,当老子死的吗?”看着胡权冲了过来。百无求直接挡在了朱高炽的身前,一脚将他踹了出去。“嘭!”的一声之后,胡权被远远的踹飞了出去。撞倒了那几个亲信之后,他一口血喷了出来。随后身子抽动了几下之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胡权大人咽气了……”刚才和朱高炽说话的四品武官探了胡权的鼻息之后,直愣愣的看着朱高炽。

  就在这个时候,就见刚刚被宣布死了的胡权直勾勾的站了起来。他古怪的盯着朱高炽,停顿了片刻之后,他突然对着身后的大军喊道:“朱高炽意图谋反!胡权奉旨擒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