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章 瘟媒

第三百九十章 瘟媒

  这时候,寝室的衣柜打开,那位肥胖的太子殿下小心翼翼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冲着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老人家,高炽也是有苦难言。看在大家都是亲戚的份上,让高炽沾个光,一同进京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朱高炽主动说起来他滞留在这里这么长时间的因由来……

  半个月之前,朱高炽代表皇帝前来相送郑和二下西洋。回来的途中在这县城当中休息,当天夜里太子便发起了高烧,第二天更是连床都下不了。

  跟随太子前来的太监总管急忙请来了方圆百里之内有名的大夫,几个大夫看了之后会诊开出了药方,不过一连三付汤药灌下去,朱高炽没有起色不说,还开始说起了胡话。

  根据事后太监总管的回话,太子爷一边又哭又笑的还在学鬼叫。说什么他在地府欠下了人命债,现在小鬼上来锁拿他下去问话。这时候朱高炽嘴里发出的声音有男有女,南腔北调的好像是七八个人一起说出来的一样。

  这时候,前来侍候的本地县丞发现不对了。这位县丞大人的父亲是龙虎山清平观道士还俗,平时也和他说过类似这样诡异的事情,这是有邪魔外道用术法在魇镇太子殿下。当下和太监总管商量了一下之后,这位县丞大人回家将自己的父亲请了过来。

  县丞的父亲来到之后,只是看了一眼昏迷当中朱高炽,便认出来这是中了断魂之症。是体内被塞进了几个残缺不全的魂魄,他现在的高热就是几个魂魄在争夺身体所致。如果不尽早将这几个魂魄抽离出来的话,那三天之内要太子殿下便被死于内热。在不懂行的人看来,朱高炽是暴毙急症。

  这位还俗的老道士还是有点本事的,他用两个新杀死囚尸体作饵,将那几个残缺不全的魂魄从朱高炽的身体里面抽离了出来。当天晚上,太子殿下的高烧便退了下去,又昏睡了一宿之后,第二天早上朱高炽又恢复了神志。

  听太监总管说出来自己的昏迷缘由之后,太子原本想要亲自答谢一下县丞父子二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太监去请人的时候,才发现县丞一家七口人已经全部死于非命。

  这七口人都是被剖腹挖心而死,在县丞那位老父亲脸上还用利刃刻下了多管闲事四个字。

  消息报给了朱高炽之后,太子殿下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他立即下命仪仗迅速开拔,同时朱高炽一连写了五封亲笔信,派亲兵分五路快马送到南京城的庆寿寺。请姚广孝的弟子明镜和尚火速赶来搭救自己……

  就在他带着人马逃出县城之后不久,一场冰雹突然席卷而来,拳头大小的冰雹砸死了六名随从,打伤人马无数……太子仪仗离开县城不到十里便被这场冰雹逼退了回来。

  回到县城之后,刚才遮天蔽日的冰雹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如果太子仪仗重新走出县城的话,冰雹便会再次从天而降……

  无奈之下,朱高炽只能勉强守在县城里,等着明镜大师收到信函之后前来搭救自己。

  不过太子殿下还是想的简单了,他回到县城之后的第二天早上,朱高炽一睁眼便发现寝室当中多了五个一模一样的木头箱子。胖太子看到箱子的大小和数目之后,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下喊来太监查看这五口箱子,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五口箱子里面装着五个人头……正是被他派出去去往南京求援的五个亲兵,每个人头下面还都压着一封信,正是朱高炽亲手所写的求援信函。

  这是朱高炽唯一的希望了,看到了五个人头之后,太子殿下知道这次恐怕是难逃一死。当下已经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准备,却始终不见幕后之人动手。一晃十几天过去,朱高炽还好端端的活着不说,竟然还巧遇到了刚刚回到陆地的吴勉、归不归这一行人。

  因为当年朱允文的事情,这几个人和朱棣、朱高炽父子已经撕破脸。虽然胖太子还可以厚着脸皮去攀攀交情,不过指望他们能护送自己回到京城,那又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最后朱高炽索性破釜沉舟,他将自己身边连同县里的官员一并散走。希望这几个人能看着自己一个落难太子的份上,加上之前扬州城那一点点交情,能帮自己脱离困境。

  这是朱高炽不知道拖金儿和百无求所谓的关系,如果早知道这个黑大个子是自己妹夫的话,太子殿下也不用搞这些小动作了。

  听朱高炽说完了自己这些天的经历之后,小任叁眨巴眨巴眼睛,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我们人参听着怎么不大对头?不是有人想要害死这个胖子吗?怎么还养了他十多天不动手……”

  “那是对方的策略改了,他们之前断魂谋逆的事情失败,事情已经传出来了。那他们要杀的就不是一位太子殿下了,而是方圆几百里之内全部的官员、百姓。”归不归笑眯眯看了一眼被人参娃娃踩在脚下的两个人之后,继续说道:“要一次杀光十余万人,当然要好好准备一番……”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走到了两个倒地的黑衣人身前。冲着他们俩轻轻的挥了挥手,就见这二人身上的衣服布料快速变得稀薄了起来。随着白发男人吹了口气,他们俩身上的衣料瞬间被大风吹走,二人的身体裸露在了众人、妖的面前。

  “这两个人怎么这么恶心?”看到了两个黑衣人裸露在外的身体之后,小任叁恶心的向后退了一步。就见他们俩身上已经看不到一块好肉了,这二人身上到处都是溃烂的伤口。当中密密麻麻挂满了还在蠕动着的蛆虫,大部分伤口还在不停流淌着黄绿色的汁液。看着让人从心里恶心……

  这两个人看到了自己身体的样子也是惊恐万分,他们俩竟然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当下这二人开始惨叫起来,听的外人直起鸡皮疙瘩。

  “难怪你们身上没有腐臭的味道,原来你们俩都被封住了身体的反应。”归不归说了一句之后,又转头看了朱高炽一眼,随后继续说道:“看到了吗?太子殿下,幕后那个人吃准了您是行伍出身,一定会动手杀死此二人的。只要他们俩一死,尸身马上便会成为瘟媒。到时候以太子殿下您为中心,方圆百里的活人都会死在瘟疫当中。到时候太子死在了瘟疫当中,数十万人陪葬,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随后继续说道:“滋养瘟媒最少就要十天,现在能说通为什么幕后之人只是困住太子殿下,却迟迟不动手了。他在等着瘟媒,把自己抽身出来……”

  “胖子,你到底得罪什么人了?他们豁出去弄死这么多的百姓,也要你来赔命?”这时候小任叁忍不住抢先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是说你爸爸是皇上吗?怎么还有人敢来要你的命?”

  “就是因为我爸爸是皇上,皇帝家的事情说不清楚。”朱高炽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生在帝王家中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寻常百姓家受欺负了回家找兄弟帮忙出气,天家骨肉受欺负了,十有八九就是你的哥哥、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