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船上

第三百八十七章 船上

  跟着船老大到了船头的甲板上,看到了对面那艘正在慢慢靠近的船只。看着船只的外形,这不是当年徐福出海带走的大船,应该是这些年刘喜、孙小川二人孝敬过去的船只。

  船上的风帆上悬挂着方士的标志,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子站在船头。看到吴勉、归不归等人出现之后,他站在船头上行礼,说道:“方士鹿樟,见过几位大方师。在下原本要去财神岛拜见诸位的,想不到在路上便见面了。”

  这个方士是新面孔,应该是徐福这几年新招的弟子。看到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传说当中的人物,这位鹿樟方士还是有些紧张。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他继续说道:“在下替徐福大方师传来口信,几位大修士不要去大方师那里。什么时候大方师要见您几位,会再让晚辈传话来的……”

  听了鹿樟方士的话,归不归愣了一下,老家伙眨巴眨巴眼睛之后,说道:“鹿樟方士稍等一下,老人家我重复一下,徐福大方师让你来传信,不让我们去见他。是这个意思吧?不过我们谁也没说要去见大方师,他老人家这是什么意思?老人家我受累打听一下,船队那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鹿樟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半年之前是被徐福大方师派到天竺办事,最近事情办完乘船要回去向大方师复命,眼看着就要到达船队海域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徐福大方师传音告知。让鹿樟不要靠近船队,之后又让我前来财神岛报信,让几位大修士也不要去见他老人家。传完了口信之后,鹿樟就要回到陆地,等候大方师的后续法旨。”

  “你说你也没有见过徐福……”这时候,吴勉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白发男人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么广悌和广仁呢?你知道他们俩现在如何了吗?”

  鹿樟愣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广仁大方师和广悌?在下这半年一直都在天竺,并不知道他们二位的近况。不过听说徐福大方师曾经下过法旨,不许广仁大方师去见他老人家。而且广悌先生多年前就不是长生不老之人了,说不定已经不在人世了……”

  听到这个小方士一问三不知,吴勉和归不归同时皱了皱眉头。之前广悌说过要带广仁去见徐福的,那么他们俩现在如何了?看起来徐福这次始终没有露面,事情可能没有归不归想象的那么简单……

  对面船上的鹿樟方士见到二人不再说话之后,他再次行礼,说道:“在下的话已经传到,这就要尊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回到陆地了。在下会去洛阳居住,如果几位有大方师的消息,还请派人来洛阳鹿家告知在下。要不然鹿樟我心里也有些惶恐……”

  “洛阳鹿家……”归不归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记住了,一旦大方师这里有了消息,一定会派人给你报平安的。回去吧……”

  鹿樟谢过之后,命自己船上的船老大开船回到陆地。他们两艘船走两条航路,不久之后,鹿樟方士的船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吴勉、归不归一直站在甲板上,身后的船老大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继续开船的话。当下他陪着笑脸,凑过来说道:“东家,是继续开船,还是您老人家有什么别的打算?”

  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吴勉之后,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问你呢?是继续开船,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

  “去徐福那里看一眼……”吴勉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之后,又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去见识一下,出了什么事情能让他说这样的话……”

  “你们要去徐福那里?我们人参都看出来他说的是反话,这就是怕你们俩不去才那么说的。”这时候,小任叁突然说了一句。看了一眼他们二人之后,小家伙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不死的,你劝劝你叔叔,别没事找事……”

  “去看看也好……”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认识徐福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人参你害怕的话,我老人家和吴勉乘坐小船过去,你和百无求就守在这大船上,等着我们回来。”

  “我们人参有什么可怕的?这么多年了什么事情没见过?船老大,开船去见徐福……”小任叁说完之后,它自己却转身蹦蹦跳跳的向着下面一层装着拖金儿棺椁的船舱走去。边走边说道:“这事要拉上我们人参的大侄子,让它带上四海的海妖。壮壮声势也好……”

  百无求倒是无所谓,它心里还巴不得能晚一点回到陆地,那样自己还可以和‘睡着了’的拖金儿多待几天。

  当下,二愣子将附近的海妖都召唤了过来。十几万海妖簇拥着这艘大船向着徐福船队的位置进发,差不多一天之后,大船到了徐福船队海域。发现之前进入结界的入口已经被封掉了,这里被一个巨大的气团包裹着。气团里面隐隐有雷声传了出来……

  百无求派了数百只妖物进到气团当中探查,最后只是证明里面只有大雾,什么都看不到。

  当下,吴勉自己一个人乘坐小船进入到了气团当中。除了时不时的雷声之外,就连他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回到了大船之后,归不归向白发男人仔细询问了在里面都发现了什么。听到了吴勉的答复之后,听到什么都没有发现之后,老家伙的眉头都跟着皱了起来,随后他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说道:“这是老家伙从里面锁住了阵法,现在就是他自己都不可能从外面进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紧张……”

  吴勉都没有发现什么,当下这件事只能作罢。归不归吩咐船老大开船继续向着陆地进发,等到徐福那里处理好了事情之后,再和他们联络吧……

  就在这艘大船调转船头向着陆地行驶的时候,迷雾当中的结界当中,徐福船队主船上,那位大方师徐福正在亲自为一个年纪轻轻的男人斟酒……

  “这是我亲自酿造的蜜酒,存放了一千多年。你能喝多少喝多少,不要勉强……”说话的时候,徐福微笑着和男人碰了碰酒杯,随后他惬意的眯缝子着眼睛,说道:“真是好酒,话说回来当初如果不是我成了方士,也是一位了不得的酿酒大师。”

  “大方师您这么说就过了……”年轻人抿了半杯酒之后,便将酒杯放下。随后好像吃了变质的食物一样,脸上露出来了带着一丝厌恶的表情。如果不是面前这位徐福大方师,这半口酒水他直接就喷出来了……

  “幸亏大方师你没有去酿酒,这是天下酒徒之福。”年轻人好容易咽下了这半口酒水,随后苦笑着对徐福说道:“酒也喝了,我在大方师你这里也有些日子了。是不是大方师可以让我离开了?”

  “这才来了几天?你这样的贵客可不是说请就能请到的。”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再次将年轻人的酒杯斟满。随后他继续说道:“能请到神主来我这里做客,什么时候天路修好,我在亲自将神主送回天庭……”

  这个笑眯眯的年轻人正是多年没有出现的神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