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选择

第三百八十五章 选择

  当初归不归送焦大郎、赵真元回到了陆地之后不久,他们俩便被火山抓住。火山开始想从焦大郎的嘴里拷问出来吴勉的衰弱期,无奈这个人长的和徐福大方师实在是太像。广仁见到之后喝令火山不得打焦大郎的主意,只能从赵真元的嘴里打探出来吴勉的衰弱起来。
  
  原本衰弱期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告诉赵真元这样的后生,不过一次小任参喝醉了酒,曾经向他吐露过吴勉的衰弱期。只不过那个时候赵真元没有多想什么,更加没敢想有朝一日自己会出卖师尊。
  
  为了从赵真元这里得到有关衰弱期的秘密,火山也是煞费苦心。听说他是幼年父母双亡被吴勉收养之后,火山大方师在赵真元的睡梦编织了他父母回到身边的幻想。随后在幻象当中,赵真元没有意识的说出来了吴勉衰弱期的时间。这才引出来后面方士联合修士一起围剿财神岛的事情来。
  
  从赵真元睡梦当中的环境探听出来了衰弱期的秘密之后,火山也没有难为他和焦大郎。这位红发大方师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装作什么都没有打听出来,随后便将这二人放走了。
  
  赵真元是个聪明人,虽然火山什么都没说,不过他梦醒之后马上便明白自己已经着了这位红发大方师的道。将师尊天大的秘密说给了他听,原本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只要他让焦大郎马上派船回来将消息转告吴勉、归不归的话,事情或许还有转机的可能。不过赵真元在极度的惊慌当中,还是没有敢说出这件事来。他想着自己师尊神仙一样的人物,总是有办法解决的。
  
  直到后面财神岛的事情完结之后,高如柏和焦大郎信中说到当天吴勉、归不归他们差点都死在了广仁、黄中仙的手里。
  
  赵真元这才知道自己的过失引来了如此严重的后果,现在他更加不敢说了,只盼望着师尊和归不归没有看出来自己的破绽,有关衰弱期的事情是火山从其他渠道得知的。
  
  说出来事情的始末经过之后,赵真元已经泣不成声。他边哭边说道:“弟子中了火山的奸计,他在弟子梦中做局,弟子无意当中说出来了师尊的秘密。给师尊带来了这样的麻烦,弟子愿以死谢罪……”
  
  说话的时候,赵真元拔出来那柄闪烁着秋水光泽的斩鲲,就要抹脖子死在吴勉的面前。不过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白发男人只是勾了勾手指头,斩鲲便飞到了吴勉的手里。
  
  “知道你不敢有意说出来这个秘密,你这点修为在火山眼里就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他想要套的话,你防不住的。”说话的时候,吴勉的手一松,斩鲲便回到了赵真元的剑鞘当中。
  
  吴勉看了一眼还在抹眼泪的弟子,随后他继续说道:“这件事在我这里已经结束了,不过这件事因你而起,也有人命伤亡。还要看归不归追不追究你,他若追究要你性命的话,我也不会替你做主。明白了吗?”
  
  赵真元点头说道:“是,弟子这就去归不归老先生那里请罪,他如果想要真元的性命,真元便下一世再来报答师尊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我说要你去领罪了吗? ”吴勉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你什么都不要做,归不归想要你的性命,你给他就是……好了,回去休息吧……”
  
  打发走了赵真元之后,吴勉回头看着百无求所在的房间当中。看着里面那个一动不动的高大人影……就这么看了一个多时辰之后,一乘小轿从远处被人抬了过来。小轿在吴勉和百无求所在的房子中间停下,随后归不归从里面走了出来。老家伙先是过去敲了敲对面房子的大门,见到没有什么回应之后,归不归这才来到了吴勉的门前。
  
  归不归也不是外人,他也不敲门直接拉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坐在窗边的吴勉之后,老家伙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这样也不是办法,老人家我想明白了,既然过不了这一关那就让它忘了,就好像人参和席应真那样,一根浊脑再无烦恼。”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怀里摸出来那根长香,将他放在了吴勉面前之后,说道:“既然话是你说的,那么这件事你就好人做到底。浊脑的事情还是你来做,你也不想看着傻小子这样下去吧?”
  
  吴勉看了一眼长香之后,对着归不归说了一句:“赵真元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吧,他一个孩子那边俩大方师。你以为老人家我真能和他算这笔账吗?”归不归再次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就算那俩大方师没有从他嘴里知道,也能从焦大郎或者直接演算出来。有没有真元那孩子多嘴,事情都没有什么变化……”
  
  吴勉点了点头之后,说道:“那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今天百无求那几下我也不和你算了。两抵了……”
  
  “怎么就两抵了?老人家我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还好意思和我老人家算账?”归不归仗着自己没有了术法,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这样,现在你拿着浊脑去抹掉百无求心里对拖金儿的记忆,那就算是两抵了。以后赵真元老人家我拿他当兄弟待……”
  
  “当初是席应真要去抹掉记忆的,不是他自己要求……”知道自己不亲自走一趟是不行了,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拿起来身边的浊脑起身出门,向着百无求那间房子走去。边走边继续说道:“我让它选择自己的记忆要不要抹掉……”
  
  吴勉离开了这里之后,归不归趴在窗户上,用手指勾破了窗户纸,看着白发男人走到了百无求的门前,就见他也不敲门直接施展了穿墙术进到了房间。这时老家伙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还是有术法的好……”
  
  这时候,吴勉已经进了房间,他径自的来到了一个多月之前,拖金儿所在的寝室当中。就见在漆黑的寝室当中,黑大个子百无求正蜷缩在角落里。它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张床塌,就好像是拖金儿正在床上躺着睡着了一样……百无求的面前摆着一个小碟子,里面是拖金儿在这里做的风干牛肉,说是它小时候跟着朱棣去和蒙古人争战之时学做的口粮。原本是做好了要让吴勉尝尝的,结果还在风干的时候,广仁、火山带人来了……吴勉坐在了百无求的面前,看了一眼这只已经颓废了的妖物。随后他顺手捡起来一块风干牛肉,正要塞进嘴里尝一口的时候。角落里的百无求突然开了口:“放下……那些都是拖金儿给老子做的,没有你的份……”
  
  吴勉好像没有听到百无求的话一样,直接将这块风干牛肉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在二愣子牛眼注视当中,将嘴里的这块肉干咽了下去。随后他自言自语的说道:“不难吃……”
  
  “闭嘴……拖金儿睡着了,你会吵醒它的。”百无求不在理会那块肉干,当下愣愣的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你就当骗骗老子,就当它现在躺在那里睡觉行不行?你出去,不要打扰我们俩……”
  
  吴勉看了看这只好像是自言自语的妖物,轻轻的吸了口气之后,他开口对着百无求说道:“我现在出去,去送拖金儿去投胎,最后一程你来不来?”
  
  百无求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裂开大嘴哭了起来。哭了半晌之后,它一抹眼泪,说道:“老子我去送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