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师徒

第三百八十四章 师徒

  听到百无求说到了拖金儿,在场的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都开始沉默了起来。人参娃娃担心自己说漏了嘴,当下笑嘻嘻的说道:“我们人参还小,你们情情爱爱的事情听着不合适。你们说你们的,我们人参去找高如柏聊天了。吃饭的时候再过来叫你们……”

  说话的时候,小家伙已经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看着小任叁说走就走,百无求还没明白过来,它看着吴勉和归不归一眼,随后说道:“老子结婚生儿子,你任老三有什么好害臊的?老家伙,这支人参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老子的事情。它爱看小娘们儿洗澡——任老三,老子弄死你……”

  “傻小子你误会它了,人参还是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它有几个胆子敢看你媳妇洗澡?”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珠一直在眼眶乱转。现在百无求这样,可不敢再刺激它了。

  笑了一声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是怎么回事,你老婆我儿媳它已经回到朱棣身边了。傻小子你先别瞪眼,是怎么回事……人家虽然说是半妖,不过也是当朝的公主娘娘。结婚这样的大事一定要按着他们皇帝家的规矩来,它回去之后再过半年,老人家我选个良辰吉日去找它爸爸朱棣提亲。等到朱棣答应之后再过一年我老人家去下聘礼,然后再等三年选个良辰吉日的拖金儿我老人家的儿媳这就可以过门了……”

  这时候,百无求拦住了归不归,瞪着眼睛说道:“什么跟什么?刚刚它跟老子说好的,老子醒过来就结婚洞房,老子第一个儿子名字都是它取得,叫做百大金,老子的姓和它的名加在一起……”

  “拖金儿已经不在了……”没等百无求说完梦里见到的场景,吴勉一句话把它拉回到了现实当中。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你回忆一下,它为了救你,死在了黄中仙的手里。”

  “你胡说八道!不许咒老子的媳妇儿……”百无求狂怒之下,对着吴勉就是一巴掌。白发男人没有躲避,任由这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吴勉还是好端端的站在原地。他一动不动的继续说道:“你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自己给自己编造了另外结局。那天是我斩断了黄中仙的人头,不过可惜没有救回来拖金儿……”

  “闭嘴!闭嘴!闭嘴……”百无求开始发起狂来,对着吴勉就是十几个耳光。白发男人不躲不闪,一边挨打一边说道:“这次是我拖大害死了拖金儿,一个时辰之内,随便你如何动手,我不还手……”

  “你何苦现在就说出来?让它适应三年五载再说……”归不归死死的抱住了百无求的胳膊,生怕那一下惹出来吴勉的火气,它没有受伤都不是白发男人的对手。更加别说现在重伤初愈的时候了,不过没有了术法的老家伙怎么可能拦得住二愣子,随随便便一甩手,他便被甩飞了出去。

  归不归好像一枚炮弹一样,将房顶撞出来一个窟窿之后远远的飞了出去。百无求这才多少平复了一点,它脸贴着脸对吴勉说道:“老子知道了,你是见不到老子的好,霸占了拖金儿是不是?把它给老子还回来!”

  “你回忆一下,最后在密室里,你是怎么醒过来的。后来黄中仙又是怎么死的,最后广仁是不是又出来了?”吴勉几乎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压低了声音在百无求的耳边说了几句之后,又继续说道:“拖金儿心里还是有你的……”

  “不要咒它!拖金儿没死……”虽然还在嘴硬,不过百无求已经想起来了山洞里面的景象。它昏迷之前就是接受不了这一段,这才不断的暗示自己拖金儿没死,这都是一场噩梦而已。在这一个月的昏迷当中,百无求在梦里修改了密室里面发生的事情。

  直到现在它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媳妇儿已经死了,就死在自己的面前。大吼了一声之后,百无求也从房间里面冲了出去。吴勉看着二愣子的背影,好像看到了当年赵文君刚刚离世时候的自己。只是当年他把所有的怨气都埋在了心底……

  “你这是何苦?”这时候,被高如柏背回来的归不归出现在了吴勉的面前,被高管家放在了床上之后,老家伙一脸纠结的对着白发男人继续说道:“老人家我都想好了,先瞒它个三年五载的。这段时间一点一点的向那个傻小子渗透,然后再找它三五十个和拖金儿差不多的姑娘、妖物和半妖,随那个傻小子的口味去挑。你现在这样,它一旦做了什么傻事可怎么办?老人家我养大这个傻小子不容易……”

  “你不说它会永远这样的,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已经晚了。”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转身走出了房门外,他便走边说道:“百无求经历过的我也经历过,我比你知道该怎么处理,不能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看着吴勉走出去的背影,归不归躺在了刚刚百无求躺着的床上,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喃喃自语的说道:“你比老人家我知道该怎么处置?你以为我老人家就没有过生离死别……咳咳,如柏你跟着出去看看,别出什么乱子……”

  “是……”高如柏有些尴尬的答应了一声之后,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对着正疼得呲牙咧嘴的归不归继续说道:“有件事情要禀告老人家您,刚刚有快船回来禀告,说焦大郎和赵真元少爷已经上了回来的客船。算着今晚不到,明天早上也会赶回来。”

  “大郎和真元那孩子要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两个人要回到岛上的时候,归不归并没有如何心喜。反而眼角眉梢当中带出来一丝纠结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对着高如柏说道:“他们回来之后,让大朗过来见老人家我。真元那孩子让他去看看他师尊去……”

  比归不归想象的要好一点,百无求知道了拖金儿已经离世之后,并没有闹死闹活。只是去了岛上半妖住过几个月的寝室,打发走了所有的下人之后,它自己一直待在那里。

  就在当天晚上,焦大朗和赵真元乘坐的客船已经到了财神岛。高如柏亲自将他们俩接下船之后,先是安排人将焦大郎送到了归不归那里,随后他亲自带着赵真元到了吴勉的身边。

  此时,白发男人正在距离归不归不远的房间当中。赵真元见到了吴勉之后,先是行了大礼,随后又问寒问暖了几句:“弟子听说岛上出了大事,幸好师尊还在岛上,这才有惊无险……”

  “难得你还有心向着我,我没事……回来之后你先休息三天,三天之后我开始传授你术法。”吴勉回答了这一句之后便不在说话。一时之间,场面显得多少有些尴尬。

  赵真元见到吴勉再没有什么要说的,当下对着师尊的背影行了礼。正在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吴勉再次说了一句:“你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吗”

  这句话刚刚说完,赵真元脸上瞬间大汗淋漓。当下他猛地回身跪在了吴勉的面前,满脸泪水的说道:“弟子办了错事……弟子经受不起火山的刑法,说出来了师尊衰弱期的时间……”

  吴勉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淡淡的说道:“刚才你如果走出门的话,现在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