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章 偏心

第三百八十章 偏心

  看到了吴勉即将要冲到归不归身边的时候,黄中仙停下了脚步,抬手对着归不归头顶虚抓了一把,顺着他手势下摆,一块巨石从天而落,砸向晕倒在地的广仁和归不归。

  眼看这二人今天不死也要重伤的时候,两个应该已经昏迷的人竟然同时向身后翻滚,躲开了这块巨石。

  这个场景让在场的人吴勉、黄中仙包括还抱着百无求大喊大叫的拖金儿都愣了起来。归不归这个老家伙装死也就罢了,广仁身为大方师竟然也一动不动的装作晕倒。

  “原本想着省点气力的,看来老家伙我还是要亲自动手,”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作势就要抬手用帝崩了结这个失踪千年的方士。

  黄中仙大骇之下,现在他一人敌四怎么想都不会有胜算。当下黄中仙趁着他们几个人还没有爬起来,急忙施展遁法消失在了吴勉、广仁的面前。

  看到了黄中仙消失之后,拖金儿这才对着归不归说道:“怎么也不说一声,刚才看你晕倒的样子,还以为归不归你真的晕倒在地了。可惜放黄中仙跑了……”

  没等拖金儿说完,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可不是真的晕倒了嘛,公主殿下,受累你过来搀扶老人家我一把……”

  “还是我来扶你吧,帝崩也是我来替你保存。”这时候,广仁突然掏出来了自己的短剑法器,抵在了老家伙的心口,随后他另外一只手将归不归手里的帝崩抢在了手里。龙口位置瞬间对准了吴勉的方向,随后两个人支撑着才算站了起来。

  法器被广仁抢走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他的身子挪了挪,替吴勉挡住了龙口。随后老家伙对着白发大方师说道:“广仁你真是一点情面都不讲,当初你一口一个归师兄叫着,想不到现在会打碎了老人家我的丹田。这下子好了,术法彻底找不回来了……”

  “这件事过后,广仁将帝崩和器图送到徐福大方师手中之后,便会自断经脉给归师兄你赔罪。”广仁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流露出来了一丝歉意之色。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们的事归我们的事,吴勉一定要给公孙屠偿命,你让他交出来真正的器图,再……”

  “这么多年了,你从方士做到了大方师,方士一门都消亡这么多年,你还是放不下一个吴勉吗?“归不归苦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你心里是不是一直在想吴勉有今天的成就,原本应该是你广仁大方师的?如果不是徐福最后一夜突然变了心意,将应该给你的东西给了吴勉,方士一门也不会败落,你这个大方师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

  之前归不归被广仁打散了丹田,确实晕倒了一段时间。不过黄中仙出现和吴勉互相试探的时候,他便已经醒了过来。看着广仁紧闭双眼一动不动的趴在自己身上,一瞬间好像又回到了两千多年前,自己和他同为徐福弟子之时,一起修炼的场景。那个时候身边还有广义、广悌和爱哭鼻子的广孝……

  这一瞬间,之前被广仁打散丹田的恨意便烟消云散。学刘喜、孙小川做个富家翁吧,没有了术法日后还能少些纷争。

  原本以为归不归会对自己破口大骂,想不到这个老家伙不提丹田,反而说起来这一段旧事。当下广仁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开口说道:“徐福大方师的心意我这个做弟子的不敢妄自揣测,不过现在看起来那些东西给了广仁的话。我能做到的一定不比吴勉差……”

  “真是那样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徐福之前想过将种子传给你,是你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了这才作罢的。有这回事吧?剩下再说秘籍的事情,以为吴勉修炼的术法都是不传你的吗?你回头想想他吴勉之前会的术法,哪一样你这个大方师不会?唯一能压你一头就是种子的力量了……你也见过吴勉之前的法器斩鲲了,那法器斩仙斩神就是不敢斩你。徐福对你多偏心?怕你和吴勉性命相搏,还让你的术法去克制他的,放水放的这么明显,你还能说老人家我不要脸?”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沉默了起来。之前觉得徐福偏心吴勉,将什么好东西都给了他。现在被这个老家伙这么一说,白发大方师这才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师尊似乎偏心自己这边有些过分了。之前吴勉的幻术几乎独步陆地,结果自己在童戚振的暗示之下,还是找到了破解幻术的办法。现在想起来,这都是徐福大方师授意的……

  “现在明白你师尊的良苦用心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转身对着广仁说道:“说到底,是你欠了吴勉的,不是他欠了你……走吧,回去抱着徐福大方师的大腿哭一下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伸手去拿广仁手里的帝崩,不过白发大方师还是紧握在手,丝毫没有将这件法器给他的意思。老家伙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你以为徐福大方师真是忘了这件法器?这叫做帝崩,是天下第一的法器。你师尊叫做徐福,是天下第一的聪明人,他能把这件法器留在我老人家的身边,日后一定还有用到它。既然你执意要拿走,那老人家我不拦你。不过给了的东西不要在送回来……”

  归不归的话广仁听进去了,就在他犹豫是不是应该松手的时候。突然看到黑头发的吴勉已经到了他的近前……

  吴勉手里握着不知道从那里捡起来的长剑,对着广仁的小腹便刺了下去。白发大方师见势不好,一把将帝崩送到了归不归的手里,随后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几步,想要躲开了吴勉这一剑。

  广仁此时还是在走火入魔的边缘,只是刚才装死休息了一下,多少缓了口气。不过就是这样也还是没有躲开吴勉这一剑,剑尖将他的肚子划破。白发大方师急忙用另外一只手将肚子捂住,避免里面的内脏流淌出来。

  “你们两个人聊得很开心嘛,有没有聊到我的亡妻?可惜她已经烟消云散了,要不然的话你下去还可以帮我向文君带个话。她死前让我不要报仇的,和我那亡妻说——我骗她了,就这一次……”吴勉说话的时候,脸上却满是笑意。他就好像再说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一样,一边笑着,一边继续对着广仁劈下去了第二剑、第三剑……

  广仁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去,此时他的身上横七竖八满都是剑伤。白发大方师咬着牙一声不吭,只是默默的后退。

  推到了十几步之后,白发大方师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已经到了面前的吴勉说道:“我是对不起你的亡妻……”

  “我不接受……”吴勉说话的时候,对着广仁的脑袋就是一剑。剑刃顺着左眼一直延伸到了右下巴,这一下用力有些猛烈,将白发大方师抽倒在地……

  就在吴勉准备给广仁补上一剑的时候,他突然转身,将手里的长剑对着归不归的方向甩了过去。长剑飞到老家伙的面前之时,从归不归身后伸出来一只手,伸出手指在剑身上弹了一下。随后长剑断为两截掉落到了地上……

  “就差了这一剑,你怎么不动手了?”黄中仙的脑袋从归不归身后探了出来,他另外一只手搂着归不归的肩膀,手里紧紧握着那只龙型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