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黄中仙

第三百七十八章 黄中仙

  说话的时候,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了这个人之后,城府深如广仁都愣了一下,来人竟然是刚刚已经死在了外面的修士尚成容。刚才自己明明亲自给他验的伤,长剑入喉出脑已经死透了的人,他也不是长生不老的身体,是怎么活过来的?

  这时候的尚成容还是穿着他的那件血衣,只是脖子上面的伤口已经痊愈,看不出来一点痕迹。

  吴勉看到了尚成容出现之后,也微微的迟疑了一下,不过手里的帝崩还是对着广仁这边。而白发大方师则变成了腹背受敌,当下只能强打精神,对着走进来的尚成容说道:“尚门长好计策,明明是你谋划的整个局面。动手的时候你却逃走了,现在出来捡现成的……”

  听了广仁的话,尚成容只是笑了一下。他站在距离广仁十余丈的位置停下了脚步,随后尚门长又叹了口气,说道:“大方师你还是把我忘了……还没有想起来?尚成容只是这五十年新起的名字,当初我在方士一门的名字叫做黄中仙,差一点改姓广的黄中仙……”

  “黄中仙……”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广仁的瞳孔猛地紧缩了起来。他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黄中仙当年陪同大方师出海不久便已经轮回了,他留在门中的本命符纸已经烧毁,是我亲自验证的。你是他转世之人?”

  “出海不久便已经轮回了……哈哈哈哈哈……”黄中仙哈哈大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轮回的是韩正,出海之前我便调换了和他的本命符纸。广仁,这点小小的伎俩你都看不穿,当初徐福瞎了眼才选了你接替了大方师。”

  黄中仙是当年跟随徐福大方师出海的方士之一,那个时候他的术法已经不在广字辈的四个人之下,只是他入门最晚,四个名额已经都被占上,徐福也没有再立广字辈弟子的意思,故而他虽然有了广字辈弟子的实力,也无广字辈弟子门内尊贵的身份。

  为了这个黄中仙心中一直嫉恨,出海之前他和另外一个方士韩正二人负责看守典籍和天才地宝。当初黄中仙利用这个便利,私自誊写了大半的秘籍,搬运走了不少的天才地宝。因为担心广仁继任大方师之后,清点库房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监守自盗,再上报徐福大方师,黄中仙当下决定诈死。

  他出海之前便调换了自己和方士韩正的本命符纸,然后向徐福请命,带着韩正一起在海上巡查大方师布下的阵法。等到出离徐福的控制范围之后,他暗中杀了韩正,自己则驾船逃回到了陆地上。

  原本这个时候广仁也发现了黄中仙监守自盗,正要写信向徐福大方师汇报的时候,突然发现黄中仙的本命符纸自燃。事后知道了他和韩正出海办事,最后一死一失踪。当时都以为是韩正偷盗了那些天才地宝,然后杀了黄中仙灭口。只是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找到凶手,这件事也成了方士门中的一件悬案。

  现在听到了黄中仙的话,广仁瞬间便什么都明白了过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说道:“你杀了韩正,这些年一直都在东躲西藏。难为你了……”

  此时的黄中仙也不敢轻易的动广仁,毕竟他大方师的身份身上或许还有什么杀手锏。而且他已经看出来广仁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边缘,随时随地都可能倒地不起。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靠到广仁自己支撑不住,只剩下一个没有了术法的吴勉,就算他手里有帝崩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当下,黄中仙笑了一下,索性将自己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反正一会这里就没有活人了,自己在禁锢住他们的魂魄,秘密还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是啊,这么多年我一直防着徐福派人追杀我,的确不容易。”想到前些年来,徐福已经发觉了自己的动向,黄中仙心里还是有些不安。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当年我逃到了高丽句,只是露出来了一点点的马脚,就被海上的徐福发现,将广义招了回去,让他一路追杀我。最后我一直逃到了暹罗才算保住了性命……”

  听了黄中仙的话,广仁这才明白当年为什么徐福只是将广义叫到了身边。广字辈的四个人怎么也轮不到广义,现在才明白了过来,原来广义被徐福大方师派了差事,千里迢迢到了高丽句去追杀这个黄中仙。

  这时候,听到黄中仙继续说道:“也是我的运气不差,到了暹罗之后,我遇到了他们的大巫师。他的巫术在我眼里虽然大都不值一提,不过当中还是有几个能让我这个方士都眼前一亮的。

  其中一个便是彻底抹掉身上的气息,到时候身高胖瘦和相貌都能变成另外一个人,就算广义站在我的面前,都不会认出来我就是当年的黄中仙。不过付出来的代价是之前的术法要付之一炬,当时以为大不了从头修炼而已,我这么多年早已经窥探到了术法的门径,修炼起来一定是一日千里。想不到换了气息就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再修炼术法到处都是瓶颈,当年我可以比肩大方师你的术法便再也修炼不了……”

  说到这里,黄中仙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看了一眼已经有些打晃的广仁,看样子他马上就要晕倒在地,当下黄中仙微微一笑,继续靠起来时间说起来自己在暹罗的经历

  “无奈之下我只能去修炼之前看不上眼的暹罗巫术,不过修炼之后才发现他们原来也有点好东西。”说到这里的时候,黄中仙指了指刚才被长剑刺穿的脖子,冲着广仁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暹罗也有自己的长生之术,不过和你们这样长生不老不同,它死过一次之后只要不是断头这样的大损伤,都可以重新复活过来。只不过要调制出来这样的药剂需要不少神品的天才地宝,那样的东西暹罗找不到,我却不缺……”

  说到这里,黄中仙又是一阵哈哈大笑,他一边笑一边暗中观察吴勉和广仁的反应。见到两个人都没有轻易和自己动手的迹象,他这才说道:“我回到中原藏宝的地方,取了天才地宝和当初抄写的方士秘籍回到了暹罗。用秘籍和大巫师交换了长生不老的药方,那位大巫师以为他是得到了宝贝,却不想想我还在逃亡当中,怎么敢露出这么大的马脚来让徐福追杀。等到我炼制成功了药剂,变成了长生不老之人的当天晚上,便杀了大巫师。然后伪造他的遗嘱,我成为了他的继任者……”

  这时候,吴勉忍不住说了一句:“原来之前和灌无名联手,来财神岛闹事的也是你。距徐福船队这么近,你不怕引火烧身?”

  “怕啊,我当然怕了,所以我才有了另外几个身份。”黄中仙看到吴勉手里的帝崩有意无意的向自己偏了几分之后,他的注意力开始有意无意向着吴勉这边转移。微微一笑之后,黄中仙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除了是暹罗的大巫师之外,我还是尚成容门长,也是天竺的迦耐僧人,还是倭国的田中敏一郎大名……”

  说到这里的时候,黄中仙冲着广仁笑了一下,说道:“难为大方师你撑了这么久,现在可以休息了……”这句话说完的同时,广仁眼前一黑已经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