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忘记的人

第三百七十七章 忘记的人

  看到了百无求倒地时候,归不归条件反射的举起来了帝崩,对着广仁的位置触动了机关。不过就在帝崩发射的一瞬间,老家伙还是犹豫了一下,轻轻的抬了抬龙头,一道巨大光柱擦着广仁的脑袋直飞冲天。

  归不归发射帝崩的时候广仁也以为自己是死定了,发现自己侥幸活命之后,广仁对着火山和其他几名方士说道:“那些修士一个不留……”一句话没有说完,他已经向着归不归扑了过去。

  原本以为自己手下留情,广仁碍着自己的身份会收敛一点,想不到他竟然会得寸进尺,还冲着老家伙扑了过来。此时由于刚才那一下帝崩,外面的地道都开始塌陷。归不归担心这里垮塌之后,吴勉可能会有危险。当下老家伙收起了帝崩,和广仁战在了一处。

  就在归不归和广仁动手的同时,火山带着方士们已经杀到了修士近前。这群方士们好像虎入羊群一般,施展术法一个一个将修士们了结在了面前。归不归有心回来帮忙,无奈他自己已经自身难保,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修士们最后惨死在自己面前。

  看着最后一个修士死在火山手里的时候,归不归知道在不动手自己也要搭进去了。当下老家伙大吼了一声,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去掏帝崩,同时瞪着眼睛冲着广仁大声喊道:“老人家我崩了你……”

  看到老家伙要掏法器,广仁不敢距离他太近,当下他急忙后撤。就在这个时候,老家伙伸进了衣服里面的空手已经伸了出来。归不归快速的将手掌伸与胸前,随后转身对着火山和那几个方士猛的拉开,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冲着他们席卷而来。

  火山和那几个方士正要冲过来帮助广仁,来不及躲闪之下,他们撞塌了身后的墙壁,随后被这股力量吹的无影无踪。

  归不归用破空轰飞了火山几个方士之后,身体立即向前冲去。冲出去几步之后身体瞬间消失,随后又出现在刚刚他站着的位置上。

  老家伙这一套动作下来,为的就是防止广仁在身后偷袭。等到他站稳之后,才看到白发大方师一动不动的站在自己的对面。归不归看着广仁,摇了摇头之后说道:“什么时候开始你这么心狠手辣了?这些修士原本不用杀的,他们碍不了你的事……”

  “他们不死的话,这个黑锅你和吴勉怎么背?”广仁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不想了结你。归师兄你把帝崩和吴勉留下,我放你离开。”

  “大方师,这话说反了……”归不归此时已经收敛了笑容,老家伙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位大方师,继续说道:“刚才打倒百无求的那一下你瞬间提升了几倍的术法?三倍还是五倍?然后又和我老人家动手……现在身体是不是已经不听使唤了?再这么站一会就要晕倒了吧?”

  现在广仁正好像归不归说的那样,多年之前徐福曾经传授过他可以提升术法的手段。不过这种术法修炼起来太慢,白发大方师又有些急于求成。不慎走火入魔,好在被火山发现这才救了他一命。

  不过康复之后的广仁再施展这种提升术法的手段,虽然可以短时间之内提升几倍的术法,不过却要冒着可能随时随地再次走火入魔的风险。之前对付百无求的时候已经有了走火入魔的先兆,如果不是归不归就在面前的话,广仁早已经打坐吐纳调养身体了。

  “我是不是马上就要晕倒,归师兄你为什么不来试试呢?”广仁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说不定你现在只要用一根指头,就可以了结我,为什么不试试呢?”

  归不归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广仁说道:“你越走越偏了,之前老人家我看在曾经一场同门的面子上,几次三番的放过你,想不到你却变本加厉。广仁,你跟我老人家去见徐福大方师。打一场官司吧……”

  “你怎么不带他去阴曹地府打官司呢?”这时候,已经变成了白头发的吴勉从被归不归毁了的一面墙后面走了出来。他手里倒提那只铜制的帝崩,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指望徐福给你做主?你猜他会怎么做?用广仁去填海眼?”

  “如果不带我去见大方师,那么就在这里了结我好了。”广仁看到了吴勉出现之后,有意无意的绕开了归不归,和吴勉保持着一条直线。老家伙看出来白发大方师的心思,他也跟着走了几步,再次挡在他们俩当中,三个人成了一条直线。

  就在这个时候,小任叁突然从百无求的身边钻了出来,小家伙查看了一下二愣子的伤口之后,对着归不归喊道:“老不死的!你儿子没气了,快点宰了广仁给你儿子报仇啊……我的大侄子诶,你怎么就走了……”

  听到了小任叁的话,归不归心好像扔到了冰窖了一般,从上到下都冷透了。当下他伸手到怀里摸出了帝崩,这时候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崩了这个白头发的大方师再说……

  就在归不归掏出帝崩的一瞬间,身后的吴勉突然大声喊道:“小心广仁……”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白发大方师已经原地消失,瞬间出现在了归不归的身前,和刚才对百无求一样,广仁的手心按着老家伙的心口。随着他猛的发力。一股巨大的力量穿透了归不归的身体,随着一声闷响,从老家伙每一个毛细管血管都喷出来一股血雾,瞬间将他变成了一个血人之后,归不归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随后身子向着地面倒去。

  与此同时,广仁已经抓住了归不归的脖子,让他不至于倒地。这到不是大方师良心发现,只是用他的身体当做肉盾,让吴勉投鼠忌器不敢轻易使用帝崩。

  看到归不归被广仁制住之后,吴勉已经将手里的帝崩龙口对准了这位白发大方师,也是碍着老家伙,他不能发动这件法器。

  这时候,看到归不归也在广仁手下吃了亏,小任叁大吼了一声向着白发大方师这边冲了过来。广仁只是挥了挥手,小任叁便被一股罡风打晕在地。转眼之间,局面再次改写,只剩下了马上就要走火入魔的广仁大方师,和没有术法只靠着帝崩壮胆的吴勉二人还在对峙着。

  “现在就剩下你我了……”吴勉开始绕圈子想要绕开归不归的身体,给广仁来一下帝崩。不过白发大方师看出来吴勉的企图,当下他抓住了归不归和吴勉绕了起来。再广仁的控制之下,归不归永远都挡在了他和吴勉之间。在这个过程当中,广仁想要伸手去拿归不归手里的帝崩,不过老家伙在晕倒之前竟然死死的抓住了这件法器,广仁此时随时都可能走火入魔,术法已经提不上来,抓了几次竟然都没有从归不归的手里抢过来这件法器。

  “只剩下你我?你把外面看守典籍的岳忠霖忘了吗?你没有了术法,空有一件帝崩就是方士的对手?”广仁的眼睛已经有些发花,不过他还是强撑着对着外面喊道:“岳忠霖,你进来了结吴勉,这次算你的头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圆球从外面飞了进来,落到了广仁的身边,白发大方师定睛一看,正是在外面看守典籍的方士岳忠霖。

  这时候,又有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响了起来:“大方师你也把我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