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断发

第三百七十四章 断发

  原本广仁、火山也打算给这些修士们一点小教训的,等到发现尚成容已经毙命在了方士剑下的时候已经晚了,红发大方师亲自检查了尚门长的伤势,随后冲着自己的师尊摇了摇头,示意这位盟友已经无力回天。

  尚成容一死,算是点燃了修士和方士之间的导火索。当下几个有头有脸的修士站了出来,要广仁了结那名动手的方士,一命陪一命。

  广仁还没有说话,火山已经先翻了脸。他冷笑着向着那几位修士的位置走了几步,开口说道:“如果不是尚成容偷盗方士典籍在前,他怎么会有这样的下场?偷盗方士典籍、羞辱方士已经够了死罪了,还有你们这些修士,之前在外面拿了多少天才地宝我不管。不过胆敢在窥探、偷盗方士典籍者,尚成容便是他的下场……”

  火山两句便把话说死了,他言语当中带出来满是对修士的不屑,让对面的修士们勃然大怒。方士一门都消亡多少年了,你还有什么脸面这样的高高在上?当下,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将法器取了出来,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架势。

  这时候,一个老和尚走到了尚成容的尸体旁,他拿起来刚刚从尚门长身上掉落的竹简,随后他顺势坐在了地上,打开竹简看了起来。看到老和尚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旁若无人的翻看典籍,火山心中大怒,就要过去给这不知死活的老和尚一点教训的时候,却被自己的师尊拦住。广仁大方师看了一眼老和尚之后,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看看他要做什么……”

  此时的白发大方师还不想和修士们彻底闹掰,现在吴勉、归不归应该就在附近了,他们手里还有两只帝崩。这些修士们还有用处。

  片刻之后老和尚便重新卷好了竹简,随后站了起来对着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冷笑了一声,说道:“请问两位大方师,这典籍上面那里写着是方士一门流传下来的?尚门长说是他从门中带出来的自家典籍,这个也说的通……”

  “明泽大师问这个?很容易就能证明……”广仁说话的时候,走过来从老和尚的手里接过了竹简,他只是打开了一点看了一眼之后,便对着尚成容带来的两名弟子说道:“两位道友这是你们门中的典籍,可否背几句听听?我来起个头,天威猛烈,不可轻触……”

  两名弟子听到之后,二人都是面面相觑,旁人一看便知这两个人不知道后面的内容。

  广仁等了半晌都没有等到二人的回音,当下他微微一笑之后,回头对着那个之前被火山烧伤的方士说道:“天威猛烈,不可轻触……岳忠霖,你来接着背……”

  “是……”这个方士咳嗽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天威猛烈,不可轻触……可缓可退,入丹田者万不可急,入心脉不可断,入气脉不可缓……”

  岳忠霖还想要继续被下去的时候,广仁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可以了……明泽大师,这位岳忠霖方士背诵的可有一个字的出露?”

  岳忠霖背诵的丝毫不差,老和尚原本想着胡搅蛮缠之下将两位大方师一军,想不到三言两语便让广仁化解掉。当下他虽然心有不甘,不过也是无能为力了。当下老和尚只能低头回到了修士当中……

  这时候,广仁再次举起来那卷竹简,对着其他的修士们说道:“如果那位修士可以继续背诵出来竹简上的内容,广仁愿一死替尚成容门长抵命。那位修士知道竹简所写,可以出来试试。”

  这些修士当中自然无人敢站出来,随后,广仁将手里的典籍放回到了架子上,随后收敛了笑容对着刚刚一剑刺死尚成容的方士说道:“包为先,尚成容门长因你而死这个也是事实。现在我剃掉你的头发,算是替尚成容门长赎罪了,你答应吗?”

  “这是弟子应得之罪。”这个小方士当下跪在了广仁的面前,打撒了自己的头发。这时,广仁身后飞出来一柄短剑,将这方士的头发齐着肩膀削断。方士断发是极重的刑罚,只比格杀和革除门墙要好一点点。现在看到小方士的头发断落,那些修士们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这时候,广仁再次对着修士们说道:“还有,为了避免尚成容门长的悲剧重现,还请那些已经私下取了典籍的道友将竹简放回原处。广仁在这里多谢了……”

  这两句话隐隐的带了威胁之意,看着已经死掉的尚成容,那些偷走典籍的修士们低着头将竹简拿了出来,就近放回到了架子上。弄不好一会这两位大方师还会搜查他们身上,现在交出来也算是个态度。要不然像尚成容门长那样一条命才换来凶手的一把头发,那就太不值了……

  这时候,从铜镜当中看到了这个场面的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是当年的那个广仁,这么大的事情几根头发便化解了。原本以为会大战一场的,想不到……”

  “老家伙你傻眼了吧?早知道这样,刚才就应该让老子我去用帝崩崩了他们的。”一边的百无求气呼呼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它继续说道:“现在你把他们都放进来了,一会这些王八蛋们一拥而上,就是帝崩也来不及把他们都崩了……”

  “傻小子,你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方士典籍这种东西毕竟没有性命重要,不过如果再来个大的的?赌上命拼一把自己可能就是第二个徐福,你说他们这些人会不会赌一把?”

  百无求想不明白老家伙想要做什么,当下它想了半天之后,还是摇头说道:“典籍他们都放回去了,你还指望什么东西?你不是打算把老子豁出去,给他们当爸爸吧?”

  “傻小子,你马上就知道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从铜镜的反光当中看了一眼身后的吴勉,随后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那件东西老人家我替他们找到了,看看他们有没有胆子拿……”

  这时候,方士们已经开始将所有的典籍都归拢到了一起,随后广仁指派了那位被任叁烧伤的方士岳忠霖留在这里看守,他和火山则带着其他的方士、修士去找下一个出口。

  广仁是徐福最得意的弟子,自然知道师尊摆设机关的习惯。只是转了一圈之后,便找到了开启出口的机关。原本以为这个机关也被归不归毁了,没有想到的是,广仁尝试着触发机关的时候,竟然真的开启了机关,随后一道暗门打开,露出来里面的另外一间密室。

  这两间密室的格局几乎一模一样,这里也是一排一排的架子,只不过上面摆设的都是一个一个大小不一的盒子。顺手打开一个,里面都是传说当中的天才地宝。之前在外面的地道当中发现的天才地宝已经算是极品了,不过现在眼前出现的只能用神品两个字来形容了。

  就在这些修士准备将之前归不归的藏品丢掉,换上这些神品的时候,火山大方师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各位道友,这些也都是我们方士一门的藏宝。是当年大方师徐福出海的时候,亲自带到海上的。诸位道友看看无妨,如果有敢私自……”

  火山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了前面修士们的一声惊呼:“是它吗?这就是帝崩的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