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意外

第三百七十三章 意外

  你们到底进不进来?小任参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小家伙咯咯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不死的说了,这是徐福亲手建造的机关。你们把它破了不大合适,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答对了暗语,我们人参就放你们进来。”
  
  小任参说完之后,两位大方师都沉默了起来。他们俩想不明白吴勉、归不归是什么意思。
  
  现在对他们最好就是一直拖下去,拖到吴勉恢复了术法为止。到时候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加上两支帝崩,完全就是压倒性的局面。现在这只人参娃娃突然冒出来算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小任参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管了,我们人参先说暗语,你们能不能接上就看本事了。都听好了 ——大爷,我们院子是新开的,都是米脂、大同的姑娘。头牌是西施姑娘,打茶围五十两,过夜三百……好了,你们对吧……”
  
  这样的暗语广仁做梦都没有想到过,当年广字辈的四个人都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尤其是这位白发大方师,他都不知道妓院的大门朝哪开。现在听到了这么古怪的暗语,就算是城府极深的广仁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身后的众方士、修士也有些懵了,他们当中倒是有人经常去妓院消遣,可是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样的暗语。
  
  墙壁那头的小任参等了半晌,还是没有等到回答。当下它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别都装正经人,就好像你们都没有去过妓院一样?再不说话我们人参就走了,有本事你们自己打开这个机关……”
  
  听着小任参要离开,广仁看了自己的弟子—眼,低声说道:“火山,你随便说一句什么。我知道你进方士一门之前是去过那种地方的……”
  
  虽然这句话说的声音极小,其他的方士、修士都没有听到。不过火山还是涨红了脸,自己师尊的命令他不敢不遵,当下红发红脸的大方师低着头,深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墙壁说道:“我就十个刀币……剩下的过两天送来……”
  
  这句话说出来,对面的小任参哈哈大笑了起来。小家伙笑了半晌之后,说道:“算你答上来了,火山,你这嫖院的钱还上了没有……”
  
  在小任参的大笑声当中,墙壁突然一分为二,随后露出来对面一个好像是仓库一样的所在。涨红了脸的火山陪着广仁进来之后,这里并没有看到小任参,应该是这个小家伙打开机关的同时,便地遁逃走了。
  
  这前后两个密室都不小,差不多都有百十来丈的大小,想不到徐福大方师一天之间竟然打造出来这么大的所在。
  
  这间密室当中摆放着一排一排的架子,架子上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卷一卷的竹简。这些竹简看上去都是不久之前才制造的,上面还能看到青色的竹木茬。能在这样的地方摆放的竹简,一看就不是什么平凡之物。
  
  广仁随便从架子上拿起来一封竹简,打开之后只看了一眼,这位白发大方师的脸色便僵住了。随后他对着身后的众方士喊道:“这些都是方士门中的典籍!你们看守好,非方士者勿动……”
  
  架子上面的果真都是方士门中的不传秘籍,当年经历了海眼大喷发之后,有几艘装有典籍的大船沉入了海底。之后,徐福向泗水号走制了一些空白的竹简。这些年竟然硬生生凭着自己的记忆力将当年毁掉的典籍都一一默写了出来,之后担心当年的惨剧重演,徐福大方师把这些典籍都送到了财神岛保存。
  
  现在广仁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火山胡说了一句废话,小任参都把他们放进来了。这是吴勉、归不归的计策,他们想让自己的人马先乱起来……如果刚才广仁没有大喊大叫还能好一点,他一开口说这里的都是方士一门不传的典籍之后,那些修士们反而心里打起了主意。说什么也要想办法带上几封竹简回去。
  
  当下他们打着在这里找出口的幌子,在架子左右转来转去。趁着身边的方士不注意,飞快的拿起来一封竹简便塞进了衣服里。有方士见到之后连连喝骂,当下冲了过去,几个嘴巴打过去,便让修士把竹简吐了出来。
  
  这次事关方士一门的典籍,广仁、火山也没有之前那么好说话了。看着门人去殴打修士们,两位大方师没有反对,竟然就这样默许了……这些方士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比大多数修士要强。这些修士虽然在老家也是大人物,不过在方士面前挨了打,还是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被打的修士多了,他们大多数人都气势汹汹的盯着方士们。当初几方合围财神岛的行动也开始有了裂痕……就在方士们准备将这些典籍安置在一起保管的时候,其中一名方士突然揪住了尚成容的衣服领子。随后指着他鼓鼓囊囊的衣服内袋,说道:“尚门长,你也是修士当中有身份的人了,这样的典籍都是方士一门的不传之秘。麻烦你把私藏的典籍交出来……”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不是刚才你们两位大方师求我想办法打通墙壁的时候了?撒手……撒开!”尚成容也是一派的门派之长,加上刚才在众人面前露了脸。他有了一种和两位大方师平起平坐的错觉,现在被一名小方士揪住了衣服领子,当下勃然大怒,抢先一步抡圆了手臂,给了这名方士一个嘴巴……“啪!”的一声脆响,这名方士被打的一个趔趄,直接松了手。他想不到这些修士敢对自己下手,当下气的将自己的法器长剑拔了出去。直接一剑挑断了尚成容的裤腰带,随后四五卷竹简从他的怀里掉落到了地上。
  
  “这些竹简你怎么解释!”挨了打的方士举着长剑对着尚成容的嗓子,另外一只手指着这几卷说道:“这不是你私藏的吗?尚成容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是我门户的竹简,我陪着你们两位大方师前来,担心典籍有缺损这才带在身上。大家伙都来评评理,这不行吗?”被尚成容这么一闹,刚才挨了打的修士都都纷纷起了哄。他们三言无语的叫喊了起来。
  
  “我们都是来帮你们除掉吴勉、归不归的,你们这些方士不给好处也就算了,还敢先动手打人!”
  
  “这里原本就不是你们方士的地盘,怎么这里的典籍都成了你们方士的了。我看出来了,这就是你们方士想独吞!”
  
  用长剑抵住尚成容的方士心里乱了起来,看样子两位大方师一定要责罚自己了。看着这些修士还在说着片汤话。当下这名方士大叫了一声:“你们没有拿到好处吗?你们抢走了归不归那么多法器和天才地宝!现在还想打方士的主意,真是找死……”
  
  就在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这名方士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托着自己握住长剑的胳膊,随后猛的向前一送。伴随着一声惨叫,长剑已经刺进了尚成容的咽喉。剑尖从他的后脑窜了岀来。
  
  刚刚在两位大方师面前露脸的尚成容毙命在了方士的剑下,随后其他的修士也都气极了,当下便要去给尚成容报仇。几本秘籍而已,现在大家都坐在一条船上,这样你们还敢杀人……“另外一间密室当中,看到修士、方士们已经打在一起的时候,归不归皱着眉头在铜镜里面看着这些人,嘴里嘀咕道:“谁下的手……不止老人家我一个人在挑拨你们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