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二章 难题

第三百七十二章 难题

  “这个姓尚的有什么大不了?还不是有头有脸有屁股?”小任叁爬上了百无求的肩头,指着铜镜里面的尚成容说道:“不就是破了一面墙壁吗?那墙也就是厚了一点,我们人参眨眼的功夫就能穿过来……”

  “他破的是徐福亲手打造的机关……”这时候,站在最后冷眼旁观的吴勉突然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他调的酸你看懂了吗?”

  归不归笑眯眯的回头看了吴勉一眼,随后老家伙说道:“那是暹罗巫术,是暹罗巫师最擅长摆弄的调合之法,据说他们已经总结出来了上千种各式各样的药剂来。有可以将日常食物调合成毒药的药剂,也有将几种毒药相互调合成补药的药剂。据说还有人调合出来了长生不老和点石成金的药剂来,不过这都是传说,还没有人亲眼见证过。”

  看着这几个人还在说尚成容,一旁的拖金儿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们眼睛看不到他们已经快打通这面墙壁了吗?是战是守还是撤麻烦你们拿个主意来吧。”

  “这里是徐福打造的密道,虽然只有一天的时间,不过徐福毕竟还是徐福,没有那么容易就找到我们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看着已经挖出墙壁丈余的众人,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进来之后认出来这是徐福的手笔,不知道广仁你会作何感想。”

  “你管他做什么感想?直接弄死他不就完了吗?”这时候百无求看着拖金儿有些紧张,当下拍了拍胸膛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把帝崩借给老子,然后老子就站在墙壁那头轰了他们。到时候也不用那么麻烦去想是战是守还是撤了,帝崩一响黄金万两啊……”

  “傻小子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怎么就黄金万两了?你爸爸我是缺黄金的人吗?”归不归笑骂了一句之后,装作不在意的扫了吴勉一眼,随后他继续说道:“现在还不到动帝崩的时候,真到了那个时候,老人家我一定不和广仁瞎客气……”

  归不归的话音刚落,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他开口说道:“你瞎客气的时候还少了吗?”

  这边说话的同时,墙壁外面众方士和修士都紧锁眉头。已经挖出来丈余的石块,怎么看都像是实心的,这里面真会有什么密室吗?

  “看来归不归真没有少在这里花心思,他不知道从那里找来这么厚的巨石做机关?一般修士挖到这里恐怕早就放弃了。”尚成容谄媚的冲着广仁笑了一下之后,他趁着里面的方士补葫芦里面液体的空档,走到了已经被挖出来的窟窿里面,随后伸出手指弹了弹尽头的石块。

  虽然还是沉闷的声音传了出来,不过等到尚成容出来之后,站在没有动过的墙壁旁边再次伸手弹了一下。两个声音一对比明显,明显窟窿里面显得空明了一点。

  在场的方士、修士都不是笨人,这一下马上明白了里面或许真就是地道当中的密室。想着吴勉、归不归和那几只妖物或许就在眼前,这些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原本聚在墙壁附近的人都开始有意无意的散开,防着墙破之时里面的吴勉突然使用帝崩轰杀了他们,这些人都避开了正对着窟窿的位置。

  现在还站在窟窿口的人,除了那几个正在不停削出石块的方士之外,便只剩下广仁、火山等一众方士和那位尚成容门长了。

  “尚门长如果担心的话,也可以暂时躲避一下。”广仁微笑着看了尚成容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如果广仁不是还要等着看里面是什么样子的话,此时也躲开了。”

  “那些同道都不明白,这个时候守在大方师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尚某人怕死的很,自然要找最安全的地方守着。”尚成容笑了一声之后,正要继续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窟窿里面传来了方士的一声惊呼:“打通了!里面果然别有洞天……”

  听到了方士的呼喊之后,广仁大喊了一声:“都退进来!”随后他身后飞出了两道电闪,同时射进了窟窿当中。

  两柄短剑贴着里面两三个方士的身体射进了墙壁对面,众人只听到里面一阵破风之声响了起来,片刻之后这阵声响便渐渐的轻了不好。这时,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前后冲进了窟窿里面。

  又等了片刻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其他的方士这才一起瞬间窟窿走进了墙壁对面。

  看到所有的方士都进到了墙壁对面,也不见吴勉、归不归突然出现用帝崩轰杀。其他的修士这才放了心,在尚成容的带领之下,也跟着进到了墙壁对面一座宽大的暗室当中。

  他们进来之后才发现刚刚进来的方士都面沉似水的站在广仁、火山的身边,两位大方师的脸色也不好看。众人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还是尚成容陪着笑脸走到了两位大方师的身后,说道:“这里有什么古怪吗?两位大方师如此紧张,我们这些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尚门长误会了,古怪是没有的,不过我等方士刚刚做了错事,擅自毁坏了徐福大方师摆下的机关。”广仁叹了口气之后,看了一眼那些跟上来的修士们,随后继续说道:“这里是徐福大方师亲手打造的密室机关,如果早知道这里是大方师打造的话,那……”

  广仁是奉徐福为神明的人,他原本想说那帝崩法器不取也罢。不过这么说难免乱了众人的信心,当下他急忙改了口:“那要先禀告大方师之后,再做处置。不过既然已经进来了,那不找到吴勉替公孙屠方士报仇,便不罢休……”

  说话的时候,广仁径自的走到了暗藏机关的墙壁前,正面刻有徐福的记号。白发大方师冲着记号行礼之后,开始在墙壁上寻找起来开启下一个密室的机关。按着他当年在徐福大方师驾前学到的,这机关应该就在上面……

  当下,广仁开始在墙壁上摸索了起来,想要找到上面的机关。不过摸索了半晌之后,他突然深吸了口气,对着火山说道:“归不归毁了机关,除非里面的人自己打开机关,否则我们便无法进去……”

  身后的众修士们都听到这位大方师的话,一个年轻一点的道士对着广仁喊道:“大方师,那我们就继续再打开一个出口,容门长麻烦你再调一葫芦的药剂。我这里有硝石酒……”

  “住口!谁敢再毁徐福大方师的机关?”火山大喝了一声,随后他横眉立目的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众修士说道:“之前不知道这是徐福大方师的手笔,这也就算了。现在明知是他老人家亲手打造的机关,再说毁掉,当我们方士都死光了吗!”

  这两句话吓得小道士一缩脖子,其他的修士也不敢在多言。不过已经到了这里,眼看吴勉、归不归极有可能就在附近,难道这样就要打道回府吗?

  就在众人都看向广仁,指望这位大方师拿出个主意的时候,突然听到墙壁里面传来了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对暗语,你们谁能对的上暗语,我们人家就打开机关,让你们进来……”

  人参娃娃果然在这里,那样的话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也就不远了。听到了小家伙的声音之后,众人反而散开,尽量避开发出声音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