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断生岩

第三百七十一章 断生岩

  他们面前的铜镜是当年百里熙炼制的法器,可以看到地道当中各个位置的景象。铜镜旁边是一面铜鼓,镜中人说话的声音都会从铜鼓当中发出来。

  之前他们发现修士当中有人开始冒充归不归暗杀、抢掠他人身上的天才地宝。归不归原本是让小任叁出去将局面搅乱,让广仁去找那个假的归不归,顺便可以减轻一点他们这里的压力。

  老家伙还叮嘱了小任叁几句,让他从左边的墙壁冲出去,骂几句之后直接遁地回来的。不过小家伙自己动了心眼,担心广仁拔掉两边的墙壁,这才自作主张从天而降。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纰漏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小任叁也是一脸的委屈,对着归不归说道:“我们人参怎么知道广仁那么多的心眼?你们当方士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吴勉我们人参说的不是你……”

  吴勉倒是无所谓的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他又说到了之前的话题:“这里也是有水道的,你们现在离开还不晚……”

  “那你就小看徐福大方师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徐福大方师亲手打造出来的,广仁就算发现想要到这里最少也要个把月的功夫。到时候你的术法回来了,手里还有帝崩。就算他能克制你的术法又能怎么样?克制的是术法,可不是帝崩……”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触动了徐福当年亲自摆下的阵法机关。随后对着吴勉说道:“我们来打个赌,多久之间广仁才能打穿那面墙壁……”

  归不归说话的同时,广仁那边已经开始动手了。他们直接放弃了寻找机关,只是一面墙壁而已难不倒这些方士的。虽然方士们都没有带什么挖墙的工具,不过手里的法器都是神兵利器。对寻常的巨石都好像切豆腐一样便能切开,面对这面墙壁自然也不在话下。

  当下,几个方士同时取出来法器,或刀或剑的就要刺进墙壁当中,挖出来一条通道来。不过真动手的时候,这些方士才反应过来不是那么回事。这面墙壁坚硬异常,别说挖出来一条通道了,他们这些所谓的神兵利器只能刺进墙壁当中半尺。其中有人操作不当,还崩断了自己的法器。

  法器刺进墙壁之后,也不敢左右撬动。这时候火山才发现这些看着和一般巨石无异的墙壁竟然都是断生岩打磨而成的,断生岩是修士炼制法器用的模石。大多数的法器都是从模石当中脱胎而出的,自然很难将模石毁坏。

  虽然墙壁无法损坏,不过这样一来,更加证明墙壁后面有古怪。当下火山亲自上阵,他将手里冒火的长剑变成一条火鞭,随后对着墙壁一阵抽打。在一阵巨响当中,仓库当中火蛇乱舞。火山每一次抽动火鞭鞭打墙壁,都有无数的火球从墙壁上蹦出,看起来好不热闹。

  这时候,其他正在寻找宝物的修士们被这阵动静吸引,几乎全部都来到了仓库当中。看到他们人已经到了,方士们这才灭了引香,收好了他们这些修士的本命符纸。

  那位尚门长陪着笑脸来到了广仁大方师的身边,指着火山还在抽打的墙壁,对着广仁说道:“火山大方师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墙壁后面还有什么?”

  “尚门长好眼力,刚才那只人参娃娃任叁突然从里面窜了出来。它调拨离间说之前有人冒充归不归做乱,还伤了火山的门人……”广仁说话的时候,那些方士们都盯着修士们脸上的表情,想从他们脸上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不过这些修士们也都心怀鬼胎,他们刚才从这里抢夺了不少传说当中的天才地宝。如果不是跟着两位大方师到了岛上,这些宝贝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现在他们心里担心会有同道过来抢夺,也怕那个神出鬼没的‘归不归’暗中杀了他们。更加担心这些方士们会突然翻脸,一时之间,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在躲避方士们的目光,反而让他们看上去都像是假归不归的参与者……

  “那人参娃娃真是大胆,调拨离间不说,还敢伤了火山大方师的门人。”尚成容说话的时候,又将目光转到了火山的身上。看到这位红发大方师虽然将墙壁抽打的都是鞭痕,不过只是表面削掉了薄薄的一层。在看周围其他方士的脸色,似乎在这里遇到了不小的阻力。

  “这是断生岩?”尚成容向前几步,捡起来一块被火山抽打下来的碎屑看了一眼之后,有些惊讶的继续说道:“这正面一面墙是用断生岩打造成的……火山大方师,您这样没用,想要打通断生岩需要用酸咬出来……”

  “你以为这个我不知道?现在这里哪里去找能溶了断生岩的来?”火山终于停下了手里的鞭子,回头看了尚成容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要不然就麻烦尚门长你找出来机关,那样我们也能进去……”

  “这个您就应该找我们这些小修士了。”尚成容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身后的同道说道:“哪位道友带了磬奇?尚某人要借用一下,还有百里青淼和硝石酒,谁带着这些东西请拿出来借大方师和尚某人一用。”

  这几样物品当中磬奇是一种治疗内伤的伤药,百里青淼是修士当中常见的一种毒药,而硝石酒则是某些修炼双修的道士们随身携带,可以壮阳的药酒。谁也想不通他要这三样风马牛不相及的物品做什么。

  这时候,陆陆续续有修士将尚成容说的几样物品都拿了出来。广仁也不知道尚成容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当下他开口问道:“请问尚门长,这些物品就可以调合出来可以融掉断生岩的酸来?”

  “是,这是尚某人早年游历暹罗的时候,一名暹罗巫师教授的法子……”说话的时候,他借了一名道士的酒葫芦,将里面的酒水倒干净之后,尚成容将这几样东西按着比例到进了酒葫芦当中。

  轻轻的摇晃了一下之后,尚成容将耳朵贴着酒葫芦,听到里面三种物品相互融合发出的声音之后,这位尚门长打开了葫芦塞子,随后自己喝了一大口。这个动作让其他的方士、修士更加看不明白了,不是说要调出可以溶解墙壁的酸吗?你自己怎么还喝上了。

  随后,尚成容走到了墙壁旁边,将含在嘴里的酒水喷到了墙壁上。众人看到墙壁沾染到了这口酒水之后,先是冒出来一股浓浓的白烟,随后沾到了酒水的墙壁又起了密密麻麻的泡沫。

  这个时候,尚成容取出来自己的长剑法器,顺着冒出泡沫的墙壁削掉了厚厚的一块石块下来。随后他这才回头冲着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笑了一下,说道:“我们中土修士几乎无人知道这个手段,这葫芦里面的酸与人无害,喝下去也无非就是一股醋味。却能将断生岩松软到好像豆腐一般……”

  “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广仁自以为见识广博,想不到世上还有这样奇妙的东西。”说完之后,他将尚成容手里的酒葫芦接了过去,叫过来一名方士学着尚门长的样子,将里面的液体喷到墙壁上。随后再用法器削掉大块的石块。

  归不归在铜镜当中看的一清二楚,老家伙嘿嘿一笑,看着铜镜里面的人说道:“小看这个姓尚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