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章 画蛇添足

第三百七十章 画蛇添足

  第二个死掉的修士是法号叫做妙婵的比丘尼,因为这位师太在疗伤上有独到的手段,广仁这才请她出山。之前修士、方士的伤势也是大半被妙婵和她的弟子们医治好的。想不到最后她还是没有救回自己的性命。

  妙婵比丘尼是死在一个位于地道最下方的水道当中,广仁、火山赶到的时候,她的身体被弟子们从海水当中打捞了出来。此时妙婵已经停止了呼吸,她的胸前也被打穿了一个窟窿,正是和法末和尚一样的死因,被摘心术打掉了心脏。

  看到了妙婵裸露出来的双乳,广仁避讳这转过了身子,随后背对着正在啼哭妙婵的两个比丘尼说道:“两位师太,看到凶手了吗?他是如何对妙婵禅师下的毒手?”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尼姑哭着说道:“刚才贫尼二人与师尊找到了这里,想着或许能在船上找到什么线索。我家师傅刚刚到了船边,那个归不归便从船上跳了下来,他打死我家师傅之后,还将她老人家刚刚找到的几瓶丹液抢走……”

  “丹液?你们还知道那种东西……”火山忍不住说了一句,他没有自己师尊那么多避讳,依旧看着面前的几个比丘尼说道:“妙婵禅师是释门弟子,要那种用不到的东西做什么……”

  说话的时候,火山自己已经想明白,随后他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丹液只有长生不老的方士才有用处,妙婵这是先藏好丹液,然后向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兜售。现在长生不老之人的衰弱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她和刚刚死掉的法末都是一个心思,想要用丹液在两位大方师这里占些便宜。

  想明白之后的火山冷哼了一声,随后也不等两位比丘尼的回答,他转身对着广仁说道:“两次都是归不归所为,他为了抢夺丹液已经开始下杀手。看来归不归或许已经找到了可以让吴勉避过衰弱期的办法了……大方师,不能犹豫了,下重手吧……”

  火山口中的重手就是之前与自己的师尊商量好,如果来不及找到吴勉,那就索性毁了这岛上的地脉,沉了这座财神岛。虽然这样可能会引来徐福大方师的不瞒,不过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果吴勉、归不归真的量产了帝崩,那就会引来天大的麻烦。

  只是后来他们俩发现了吴勉留在上面的地图,这才暂时断了沉岛的想法。现在看起来或许又要重提沉岛了。

  “还不到时候,也许归不归寻找丹液还有其他的隐情。”广仁摇了摇头之后,自己向着停靠咋水道的大船走了过去,边走边对着身后的火山说道:“你帮两位师太料理一下妙婵禅师的后事,先把他们的尸首送到上面妥善保管。等到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再按着释门的规矩安置。”

  说话的时候,白发大方师已经上了船。既然刚才归不归是从船上出现的,那这里一定有什么他还在惦记的东西。不过广仁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就在他准备下船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自己弟子的传音:“大方师速到仓库,任叁刚刚出现过……”

  刚刚是归不归,现在是那只人参娃娃,他们轮番出来是什么意思?广仁当下立即施展瞬移之法,从船上回到了方士们聚集的仓库。

  白发大方师回来之后,第一眼便看到了火山一名弟子受了烧伤,他浑身上下的衣服连同一头的头发已经被大火烧掉。身上也被烧的皮开肉绽,这个时候其他的方士正在给他上药。药膏抹在伤口上,疼的这名方士抽搐了起来。

  看到广仁出现之后,仓库里面的方士都起来向大方师行礼。广仁一摆手,说道:“非常时刻都不要做这么啰嗦的事情,是任叁把岳忠霖烧成这个样子的?”

  “回大方师的话,是那只人参娃娃将弟子烧成这样的。”被烧伤的方士呲牙咧嘴的站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刚刚弟子在处理法末、妙婵二人被烧掉的符纸之时,任叁突然从天而将。弟子去抓它的时候,不慎被此妖物所伤……”

  “你说任叁是从天而降?”广仁抬头看了一眼棚顶,随后继续对着那名烧伤的弟子说道:“它突然冒出来不会就是为了把你烧成这个样子吧?任叁没有说什么吗?你原话重复一遍……”

  “说了……”被烧伤的弟子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继续说道:“那只人参娃娃的原话是——广仁、火山是傻子,喝了洗脚水都不知……”

  “岳忠霖你大胆!敢这样羞辱大方师!”没等这名方士说完,火山已经忍不住大吼了一声。吓的刚才那名方士直接跪在了地上,随后向着两位大方师连连磕头,说道:“弟子只是重复人参娃娃的话,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心。其他的方士可以为我作证……”

  广仁马上制止了火山,随后和颜悦色的对着岳忠霖说道:“火山你不要吓唬他,忠霖你把刚才的事情再说一遍。它是从哪里跳下来的,你指给我看……”

  看着被烧伤的方士呲牙咧嘴的走了几步,随后指着头顶的天棚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这时候广仁走到了他的身边抬头看了一眼之后,白发大方师不再言语,他开始围着仓库的位置转了起来。

  其他的方士不敢打扰广仁,火山跟在自己师尊的身后,等到白发大方师停下了脚步之后,他才开口说道:“大方师您发现了什么破绽吗?刚才这里的方士都看到任叁了,那只人参娃娃的意思是之前的归不归是假的?”

  “一个在混淆视听,另外一个想要浑水摸鱼。”广仁回答了一句之后,走到了左边的墙壁旁边,伸手在上面弹了一下,听到了沉闷的声音之后,他又去了另外两边的墙壁上,依次弹了墙壁,随后对比起来三面墙壁的声响有什么不同。

  火山看的一头雾水,等到广仁三面墙壁都弹完之后,这才开口问道:“这有什么不同吗?弟子听起来左右两侧是空的,尽头是实心的存在”

  “是差不多一样,不过为什么人参要从头顶上跳下来?”广仁回头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按着地图所示,这里是地道的尽头。头顶上是庄园大门口的位置,那只人参娃娃为了说一句我们喝了洗脚水,就要跑到庄园外面再下来吗?”

  “这里还有其他的密道,那只人参娃娃是在避讳密道给我们发现,这才绕了一圈从天而降。”火山马上明白了自己师尊的话,当下他在原地转了一圈。随后重新取出来那张地图,看了一眼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里是地道的尽头,左右两边通着其他的地道,如果能在这里打造另外一个密道的是,除了脚下,那就只有是那里了……”

  说话的时候,火山已经抬手,指向了对面尽头墙壁的方向。不过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开口说道:“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找出来假的归不归?那人实在可恨,他在火中取栗……”

  “我们是为了什么来的?为了那个假的归不归吗?”广仁看了弟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也是大方师,应该分得清轻重的……”

  与此同时,墙壁之后的一间密室当中,吴勉、归不归和三只妖物坐在一面铜镜前老家伙有些无奈的对着任叁说道:“老人家我让你直接从墙壁那里冲出去搅局的,谁让你自作主张从天而降的?原本广仁一年半载都找不到这里,托了你的福气,眼看着他就要过来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