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突然出现的归不归

第三百六十九章 突然出现的归不归

  此时,红发大方师手里拿着在庄园里面找到的地道图纸,原本以为这最后一条地道洞穴里会有吴勉、归不归他们的身影。不过面前的都是一些吃喝之物。火山见到之后皱起来了眉头,随后看了一眼图纸,说道:“已经都走遍了,难不成他们已经坐船离开财神岛了吗?”

  想到这里,红发大方师回头看了身后的方士一眼,随后说道:“李仁,孙仲你们二人原路返回,去查看他们是不是已经乘船出海……”

  “不用去了,他们还在这里。”没等火山的话说完,他的师尊已经在一群修士的簇拥之下,来到了他的面前。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之后,广仁继续说道:“我在外面安排了方士看守财神岛的海域,如果吴勉、归不归暗中逃走的话,我不会不知道。”

  “是啊,广仁大方师足智多谋,这次如果不是大方师在,我等恐怕已经皆丧命于吴勉、归不归之手了……”修士当中一个五十多岁老儒生打扮的男人走了出来,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有大方师在,吴勉、归不归之流的小人一走无处遁形。”

  说话的人叫做尚成容,他是这几年海南新生门派玄一门的门长,原本尚门长是没有资格进到岛上的,后来他听说了来财神岛有大便宜可以占,便死气白咧的混了进来。靠着运气不惹事才活到了现在。

  “尚门长客气了,这次能到达这里,也是托了诸位同道的福气。”广仁微微一笑之后,伸手拿过来了火山手里的图纸,随后对着簇拥在自己身边的修士们继续说道:“现在吴勉已经证实没有了术法,归不归和百无求也深受重伤。现在这里无数的天才地宝,还有帝崩和其他的法器,都藏在这地道当中,各位能找到多少个安天命吧……”

  说完之后,广仁亲自将这张图纸举起来,让修士们抄录。当下这些人身上带着笔墨的直接将图纸誊抄了起来,也有几个人身上没有带笔墨纸砚,想要去向其他的同道借人家又不干。当下这几个人心一狠,各自从衣服上撕下来一快布来,随后咬破了手指在布条上面誊抄了这里的地图。

  等到所有的人都抄好之后,白发大方师这才将地图还给了自己的弟子。随后笑吟吟的对着修士们说道:“那就不耽误诸位寻宝了,据说帝崩的器图也在当中,如果哪位找到的话,还请让广仁誊抄一份,我等方士先行谢过了……”

  说话的时候,广仁竟然带着火山和众方士在对着修士们行礼。等到这些人匆匆忙忙的还礼之后,便一窝蜂的跑了出去。

  看着这些修士们跑出去之后,广仁对着火山使了一个眼色,随后红发大方师叫过来一名方士,将它随身携带的箱子取了下来。箱子里面满满都是本命符纸,上面的人名正是那些修士的名字。

  火山亲自将自己烧毁的符纸跳了出来,随后让一名方士清理出来了一排木架,将这些符纸都摆在了架子上面。红发大方师亲自清点了符纸的数量之后,来到了广仁身边,说道:“还剩下二百三十三人,只要他们当中有人死掉,我们马上就会知道。这些修士的身上刚刚都抹了无味香,和引香连接上之后很容易辨认出来。

  火山说话的时候,他身边一名方士已经点燃了一根枪杆粗细的长香。在特殊的方术之下,方士们能看到冒出来的烟气竟然分成了数百股向着外面冒了过去。每一股烟气都对应一名修士,只要修士死后本命符纸燃烧,这烟气便会变了一种颜色,让方士们快速找到出事的位置。

  火山看到该做的都做完之后,这才对着广仁继续说道:“地道地势狭小,一旦吴勉、归不归使用帝崩后果不堪设想,师尊还是回到地面上主持大局,等拿住了归不归之后……”

  “运气不好的话,就算回到地上也会被帝崩轰杀的。”广仁打断了火山的话,随后又冲着自己的弟子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百无求应该已经恢复了,再加上一个归不归,就算没有帝崩,也不是你们对付了的。我在起码还有几分胜算。”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发大方师走到了这条地道的尽头,他看着面前的墙壁,自言自语的说道:“他们故意把地图留给我们,看着像是死拼的架势。可是现在一个人影都见不到了,这又是打得什么鬼主意?难道还有地图当中没有显现的密室吗?”

  说话的时候,广仁抬手在墙壁上轻轻的敲了一下,听到墙壁里面发出来沉闷的声音之后,他这才摇了摇头,随后回身对着火山继续说道:“安排人到处查看一下,或许这地图只是个引子,吴勉、归不归藏在暗室当中。如果这样耗下去的话对我们不利……”

  “弟子已经派人去查了,尚未有消息传过来。”火山答应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下来之后找不到他们几个,弟子便怀疑当中或许还又密室,已经派了多名方士各处查探。如果他们发现了吴勉等人踪迹的话,会马上禀告弟子的。”

  “要尽快找到他们,我们的时间不多。这么好的机会,以后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广仁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等到吴勉度过衰弱期,他一定会出来报复。到时候因此事而死的修士最少有一半要算在你我师徒的头上。”

  火山刚刚想要说句话劝慰一下自己师尊的时候,他身边架子上的一张符纸突然烧了起来。本命符纸燃烧的烟雾接触到了那根引香的烟气之后,其中一股烟雾突然变成了赤红色。广仁、火山见到之后急忙施展疾行之法,顺着这股变了色的烟雾冲了下去。

  片刻之后,两位大方师便穿过了七八条地道,随后他们俩来到了地道归不归用来作为寝室的所在。老家伙已经将一些罕见的天才地宝都搬运到了这里,除了一张卧床之外,到处都是装着世间罕有天才地宝的盒子。

  两位大方师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七八个修士。这些人怀中、袖口都是鼓鼓的,看着应该抢走了不少的好东西。其中一名老和尚倒在了地上,他的胸前已经被打穿。从这个血窟窿里面还能看到被打掉一半的心脏……

  其他的几个修士脸色苍白的贴着墙壁,那个一直在巴结广仁的尚成容也在他们当中。这些手里拿着各自的法器如临大敌一般。见到了两位大方师突然出现,这几个修士先是吓了一跳。等到看清了广仁、火山之后他们才算松了口气,尚成容马上跑了过来,对着他们说道:“是归不归!刚刚那个老家伙出现了。他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在这里,见到我们在此处翻找,大怒之下便杀了法末和尚……他只是挥了挥手,法末的胸口便爆开了……”

  “你说是归不归开了杀戒?”广仁皱了皱眉头,随后他继续对着尚成容说道:“那尚门长你看到归不归在找什么东西吗?是法器还是丹药?”

  “这个尚某人没有看清,他在法末和尚手里抓了什么东西便消失不见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尚成容回头对着其他的修士说道:“几位同道看清是什么了吗?”

  “我看清了,是黑色的瓷瓶……”一个年轻的道人走了过来,他一边比划着一边对着广仁大方师继续说道:“一共是三四个一模一样的瓷瓶,法末大师打开了瓷瓶还闻了闻,他还说了一句怎么一股醋味。刚刚说完归不归便凭空出现,一下子杀了和尚。”

  剩下的几名修士也一起作证,就在刚刚归不归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还没等他们几个人反应过来,老家伙杀了法末和尚之后便瞬间消失了……

  这时,火山已经查看了法末和尚的伤口。随后他用传音之法在广仁大方师的耳边说道:“是摘心……这是方士做的。”

  摘心术是当年徐福自创的一种方术,这个除了摘掉人心之外,还能禁锢住魂魄,不让它乱走乱说。后来因为术法太残忍又被徐福大方师废掉,不过也只有广仁、归不归这样的老‘方士’还能施展出来。广仁大方师虽然也会这种方术,不过有自己师尊的禁令,他不敢擅自施展。

  现在可以确定来人就是归不归了,那个有醋味的瓶子应该就是丹液了。难道那个老家伙想到可以恢复吴勉术法的办法了?归不归竟然为了几瓶丹液杀人,广仁、火山也想不到除了让吴勉恢复术法,那个老家伙还有其他的理由了。

  还是慢了一步……广仁大方师暗自叹了口气之后,对着火山说道:“你回去看守引香,有什么异事直接传音给我……”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面前飘过的一股烟气突然变成了赤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