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破绽

第三百六十一章 破绽

  船老大倒地之后,楞楞地看着面前的归不归,不明白这个老家伙是什么意思。这块金子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船老大说道:“这怎么话说的?老人家我刚刚在引雷电,差点把雷电引到你的身上。娃娃你的运气好,就是被这电弧打了一下,要不然的话今天你就要渡雷劫了。”

  虽然船老大不明白归不归说的是什么,不过大概意思还是明白了。好像是自己躲过了一场劫难,好像那场劫难也是从这个老家伙身上引发的。

  当下,归不归捡起来那块黄金镇纸,将它塞到了船老大手里,随后继续说道:“这是老人家我赏你的,出去之后去找高如柏。就说是我老人家说的,让他再给你二百两白银,你们拖家带口的也不容易。总不能让你们空手而归。”

  泗水号当家就是不一样,一出手就是五十两黄金和二百两。船老大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当场跪在地上给归不归磕了几个响头。这时候,睡醒了的百无求已经来找拖金儿,老家伙见到之后,让自己的傻儿子带着船老大出去,顺便把门口那一堆物资运回庄园。

  看着船老大被百无求带出去之后,归不归突然对着空气说了一句:“怎么样?他有术法的根基吗?”

  “刚刚入门的方术,是广仁那一派的路子。”空气当中传来了吴勉那带着棱角的声音,随后白发男人已经凭空出现在了归不归的面前。他好像看不到老家伙身边的拖金儿一样,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你是怎么看出来他的破绽?这几个月高如柏一直都在盯着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那是他什么都没做,自然不会有破绽露出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个船老大是泗水号出身,后来自己出去单干了。老人家我看过泗水号雇佣船老大的账目,除非他是去做了海盗,要不然的话傻子才会放弃泗水号船老大的肥差。”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已经愣住了拖金儿说道:“殿下,是不是你在码头上找遍了船只,都没有人敢搭你这个生面孔前来泗水号。这个时候,那个船老大就自己送上门了?”

  拖金儿先把自己摘干净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里面可没有姑娘我的事情,是,和侄子你说的一样,当时我在南海码头找遍了人,出了八倍的船资都没有人敢载姑娘我过来。后来就是这个人,找上门来说十倍船资他就干。他是你们的对头吗?这个可不能算在姑娘我的头上。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个人的根基太浅,应该是知道了老人家我接管了泗水号之后,广仁、火山他们爷俩才挖的墙角。毕竟做了方士也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说不定他们两位大方师还许诺过长生不老。”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的目光一直盯着拖金儿,看到这半妖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这都是广仁算好的,让他载着殿下过来,然后找机会让这个人留在岛上收集消息。现在他的任务完成了大半,就等着回去向两位大方师回禀这里的消息了。”

  “既然明知道他是奸细,为什么还要放这个人走?”拖金儿皱了皱眉头之后,想到这个人回去向广仁传递的消息或许会对吴勉不利。当下便起了杀心,它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不行,你们留在这里,我要去灭了他的口……”

  拖金儿原本就是替朱棣暗杀对手的,它当初连朱允文都敢杀,别说一个小小的船老大了。顺便也表明心意,杀了他之后把魂魄带回来让归不归询问,以示这个人和自己没有关系。

  “让他走吧……”吴勉终于正面和拖金儿说了句话,虽然只有四个字不过已经让半妖看出来了希望。当下它喜不自胜的对着白发男人说道:“你是和我说话吗?哈哈哈哈……好,这次看你的面子,要不然的话这个人能死在姑娘我的手里,也是他前世积下的阴德……人呢?怎么说走就走,后面的话你说完再走……”

  就在拖金儿还在高兴吴勉终于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庄园外面的人已经开始回程。船老大混在了这些人当中,直到下午才敢回到了外岛的码头。

  回来之后他便召集了自己手下的水手,马上开船离开了财神岛。他这艘船出了财神岛之后,在对面的货船当中来回穿梭起来。最后终于在当中的一艘装满了香料的货船旁边停下,随后两艘船搭上了跳板,船老大自己顺着跳板来到了对面的货船上。

  登船之后,他在一个早已经等待多时的水手引领之下,来到了船舱当中,见到了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

  “弟子赵登拜见师尊、师祖……”船老大对着两位大方师行礼之后,将他这几个月在岛上听到见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那么说的话,吴勉、归不归真的已经居住在内岛了……”听到了船老大的诉说之后,火山沉吟了片刻,随后对着广仁说道:“之前还以为他们是故意给我们看的,装作回到了内岛,实则是在外岛准备伏击我们。现在看起来,他们是打算在内岛死守了。赵登,你在说说内岛的事情。”

  “是……”船老大答应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弟子这几个月在岛上探听到当年刘喜、孙小川二人刚刚在财神岛落脚之时,曾经为了抵御海匪。在内岛附近修建了无数的地道,这些地道四通八达又接近地脉,如果吴勉、归不归藏在这里,不知道地图的话很难找到他们。”

  “地图……”火山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船老大说道:“你不是想说这次是空手来见我和广仁大方师的吧?地图呢?”

  “弟子办事不力……”船老大吓的一哆嗦,随后再次跪在地上对着火山说道:“地图只有当初的刘喜、孙小川和现在的归不归知道,弟子在岛上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查到地道图纸的下落。弟子办事不力,请两位大方师责罚……”

  “责罚什么?奖励你还来不及。”广仁走了过来,亲手将船老大搀扶了起来。随后这位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被困在岛上这么多天,也是难为你了。你的消息对我和火山大方师很有用处,等到此事结束之后,你师尊会正式收你进方士门墙。辛苦你了,现在回到陆地休息吧。”

  能被广仁大方师亲手搀扶起来,船老大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这时候他突然间想到自己临走之前,归不归给自己黄金的事情。当下船老大将这件事也说了出来。

  “你说归不归给你黄金,还用电弧电你……”广仁、火山对视了一眼,随后红发大方师继续开口说道:“你确定是归不归动的手吗?是他亲手给你的黄金?”

  “弟子肯定,黄金就在这里。”说话的时候,船老大将金块取了出来,随后他继续说道:“那个老家伙虽然胡说八道遮了过去,不过弟子还是看出来他这是在试探我会不会有法术的反应,好在弟子反应的快,装作被电弧打到,他不会看出破绽的。”

  “不会看出破绽……”火山冷冷的重复了一遍之后,对着船老大继续说道:“不用再说了,你回到自己的船上,先不要离开。我和广仁大方师有话要说,你随时等着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