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章 归不归的话

第三百六十章 归不归的话

  财神岛海域一艘正在等着进到码头卸货的货船当中,一红一白两个发色的男人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看着远处天空中正在徐徐降落的巨大火球,红头发的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自己师尊说道:“吴勉这是什么意思?示威?”

  “吴勉……”广仁摇了摇头之后,说道:“这是归不归的手段,当年我被定为继承大方师道统之人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庆祝的。”

  “归不归?他的术法已经被封印住了,这个不会是假的。”火山再次看向天边的大火球,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会是他们俩耍的花招,归不归教给吴勉这样的手段……”

  “是谁的手段我还是看得出来的。”广仁一句话让火山不敢再出声,白发大方师也跟着看了远处的大火球一眼。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你的术法已经解开了封印了?这是怕我不知道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广仁继续对着火山说道:“不用理会这个火球,到时候我们依计行事。和岛上的人说一下,让他们随时注意吴勉、归不归等人的动向。不要中了他们的障眼法,小心我们登岛的时候,他们几个人已经从暗道乘船逃走了。”

  “师尊,他们如果敢乘船逃走的话,不更是死路一条吗?”火山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之后,继续说道:“现在我们掌控了几十艘海船,一半的船上都安置了火炮。他们出海才是死路。”

  “你忘了百无求的身份了,他是海妖之王……”广仁回答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如果真吴勉的衰弱期是在海上,有百万海妖护卫他们的船。我们这些船能做什么?他们手里可能还有两支帝崩,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没有一点胜算。”

  这几句话说出来,火山的后脊梁开始一个劲发凉。他竟然恍惚了百无求的这个身份,当年这个二愣子能招来无数的海妖抗衡住了海眼的大喷发。如果它再招来那些海妖们的话,这次自己师尊攻岛的计划恐怕就会功亏一篑。

  想到这里,火山忍不住说道:“大方师,如果百无求真的用海妖抗衡,这次我们还是毫无胜算。只要它招来海妖们封锁住这片海域,我们登不了岛也是枉然……”

  “你还是不了解吴勉想要干什么……”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用自己作为诱饵,引诱你我师徒前来这座岛上,给他的亡妻报仇……”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的目光从火球挪到了海岛上。顿了一下之后,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在陆地上动手的话,一是太容易伤及无辜,二是你我师徒见势不对随时可以遁走。不过在这海岛上就不一样了,不管是我们还是他们,不死光一方这件事便不会罢休——他这是要大开杀戒了……”

  广仁的话让火山变得沉默了起来,之前他只是被动的服从大方师的命令。从来没有过多去想,现在听到了广仁的话怎么好像吃亏的是他们这些方士。原本火山还信心满满的,现在他竟然有了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只要稍有不慎,这次自己和师尊弄不好就要都死在这海岛上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广仁大方师微微一笑,说道:“还以为你会劝我放弃的,能忍现在不说话,也是难为你了。”

  “大方师的计策弟子照做就好,想的太多只会徒生烦恼。”火山说到这里的时候,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师尊能算到吴勉的想法,那一定是有了万全的对应之策。那弟子还说什么……”

  听到了火山的话,广仁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看着对面的海岛,说道:“这次也是我们和吴勉的了断,不管如何,全力以赴便好……”

  第二天一早,第一批送到内岛的物资已经送到庄园来了。归不归亲自带着半张符纸走了出来,见到高如柏派人足足送来了十大车的物资。除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之外,猪牛羊鱼虾蟹这样的吃食也一点不缺。连锦被熏香这样的东西也是一应俱全,加在一起十架马车十几个人才运送了过来。

  “如柏这孩子以为我们是来享福的……”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让这些人将马车上的物资统统送到庄园门口。然后等着百无求醒过来之后,再把它们搬运到庄园里。

  就在伙计们开始卸车的时候,从后面马车上走过来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他陪着笑脸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说道:“老东家,麻烦您和拖金儿姑娘说一声。既然海禁打开了,它有没有离岛的意思?如果拖姑娘想要继续待在这里的话,那我们哥几个就先回去了。您老人家明白,我们跑船的都是拖家带口。几个月没回去,弄不好都以为我们死在海里了,可能老婆都改嫁了……”

  “老人家我认出你来了,你是载着殿下来的船老大……”归不归认出来了这个人,他嘿嘿一笑之后,说道:“你这话道是提醒老人家我了,你们拖姑娘在岛上待的够久了。这样,那个带队的你们继续卸货,然后在这里稍等一下。老人家我带着这个船老大进去……”

  归不归是泗水号的主人,平常岛上也有数千人,什么时候能轮到他们和泗水号的主人说话?现在看着老东家笑呵呵的模样,当头的急忙答应。当下老家伙摸出来一大把金豆子来让他们分了,随后带着船老大进到了庄园之内。

  找到了刚刚睡醒的拖金儿之后,船老大将自己的来意又说了一遍。原本半妖是冲着吴勉来的,不过这都快四个月了,白发男人一直没给它好脸色。一般的女人早就死心走了,只是半妖心里还是存着一丝幻想。谁知道那个白头发的哪一天突然开了窍,和自己喜结连理呢。

  当下,拖金儿对着船老大说道:“你要走就走你的,姑娘我又没有拖欠你的船钱。这里最不缺的就是船,姑娘什么时候想走就走了。”

  听了拖金儿的话,船老大陪着笑脸说道:“姑娘您是不欠我的船钱,不过当初说好的,在岛上三五天就走的,现在都快四个月了。您看看是不是再赏一点?我们几个家里大人孩子一大堆……”

  原本船老大要求也不算过分,不过当初拖金儿已经把身上的钱都低了船资。又不想在自己未来侄子面前丢脸,当下它只能摇头说道:“这笔账没有这么算的,当初姑娘我可是给了你们十倍的船资,你们才肯过来的,现在还想在要钱。姑娘我是大明的公主,你直接去京城向皇帝要帐好了……”

  船老大听了之后,脸上的小模样也没有了。当下拉下脸来,对着拖金儿说道:“姑娘您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这七八口子人也在岛上住了这么多天,您给的船资早就吃喝了,现在回去就是赔本的买卖。您是有钱人,可不能这么欺负穷人。”

  看着他们一人一妖越说越僵,归不归笑呵呵的过来打了圆场。老家伙拿过院子里茶几上的一块黄金镇纸来,将镇纸递给了船老大之后,继续说道:“这块金子差不多五十两,买下你那艘船都足够了吧?拿走吧,别惹我们公主殿下生气了……”

  船老大看到金子之后,伸手要接过去的时候,冷不丁黄金镇纸上闪现出来一道电弧打在了他的身上。船老大被电的浑身一阵酥麻,脚一软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