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最坏的准备

第三百五十九章 最坏的准备

  忙乎了大半天之后,百无求和拖金儿终于将晚饭做好。二愣子是当年饕餮教授的手艺,还没有看到菜肴,庄园当中已经是异香扑鼻了。

  将菜肴摆了一大桌子之后,百无求哈哈一笑,说道:“话说你们这是多久没尝过老子的手艺了?当初来了这财神岛你们就一直吃厨子做的。今天要不是想给我们家拖金儿显摆一下手艺,你们哪有这个福气?”

  这时候,拖金儿过来将百无求扒拉到了一边。半妖接口说道:“你们别听傻子乱说,今天姑娘我也是做了几道菜肴的。看到了吗?那边的黄酒闷鸡,还有那道清蒸火腿都是姑娘我的手艺。你们大伙都尝尝,当年姚广孝亲口说的,如果姑娘我安心做菜的话,也是当世有名的女厨娘。”

  说话的时候,拖金儿开始拿起来筷子给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布菜。只不过给老家伙和任叁娃娃一人一筷子就算完事了,给白发男人碗里不停的夹菜。转眼之间碗里的菜肴便已经冒尖了,看样子这是想将它自己做的菜肴都放在吴勉的碗里。

  而吴勉没有给半妖面子的打算,他看也不看自己碗里的菜肴,反而拿起来筷子夹了一块百无求做的羊肉。吃了一口之后,又吃起来二愣子其他的手艺。拖金儿的菜肴他一筷子都没碰。看的半妖脸色沉了下来,好像随时就要发作的样子。

  这时候,看热闹的小任叁咯咯一笑。随后将刚刚半妖夹给它的鸡爪子放进了嘴里,不过还没等它下口咬。直接囫囵个又吐了出来,随后端起来茶杯漱了漱口,这才一脸纠结的对着半妖说道:“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侄媳妇儿你被广孝那个老秃驴骗了……还什么当世有名的女厨娘,他这是指着女人都死光了说的。”

  “任老三你不会吃就别说,老子我是尝过拖金儿这手艺的,不错啊……”听到小任叁管半妖叫侄媳妇儿,百无求哈哈一笑,当下他端起来半妖做的鸡汤。一口气下去喝了一半,最后一抹嘴巴,说道:“好喝啊,这样的人间美味,老子天天喝都喝不够……小爷叔,没事别老往自己碗里夹菜,你都吃了老子还吃不吃了?”

  “他爱吃不吃!”拖金儿怒气上涌,一把将吴勉面前的饭碗端了起来。将里面的菜肴都塞进了百无求的嘴里,随后哼了一声之后,转身离开了这里。二愣子瞪了吴勉一眼之后,一边拼命的将菜肴咽下,一边小跑着去追半妖去了。

  看着这两只妖物的背影,归不归苦笑了一声,对着吴勉说道:“看起来老人家我这点家当不能指望这个傻小子能守得住,一旦哪一天我老人家有个三长两短的,泗水号这点买卖第二天就是大明的国库了。不行……等着刘喜、孙小川哥俩回来,这个买卖还是还回去的好……”

  这时候吴勉也将筷子放下,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再过十天,你们一家子带上任叁从密道坐船离开……这个坎我能过去的话,回去找你们汇合的。”

  吴勉突然说出来这句话,归不归也有些吃惊。老家伙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白发男人笑了一下,说道:“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真能离开似的。这么多年那次大事不是我们一起扛过来的?元昌、妖王、天上那些神明,还有童戚振。那次麻烦不比这次大?一个小小的广仁什么时候就成一道坎了?是,老人家我的术法是没有了,你也快到了衰弱期。不过咱们手里还有俩徐福都不敢招惹的法器,这么多天老人家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现在世人都知道老人家我的术法没有了,不过一旦它又重新出现了呢?”

  这时候,在一旁的小任叁忍不住说道:“老不死的,原来你一直在演戏。可是吓着我们人参了,还以为你的术法真找不回来。以后我们人参被人欺负了,也不能光指望你儿子和你叔叔去给我们人参报仇……”

  说话的时候,小家伙忍不住推了归不归一把,它手上多少使了一点点妖力。就见小任叁的手指刚刚接触到老家伙的衣服,归不归便惨叫了一声之后,身子倒着飞了出去。

  小任叁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当下急忙冲了过来,将头皮摔破满脸鲜血的老家伙扶了起来。小家伙吓的脸色惨白,确定老家伙没有被自己打死之后,这才算松了口气。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不是说术法找回来了吗?你这话也不说清楚,刚才真死在我们人参手里。算是我们人参杀的你呢?还是算你自杀……”

  “你一巴掌打死了我老人家,还算自杀?”好在归不归长生不老的体质还在,身上的伤势很快便愈合了起来。随后老家伙苦笑着说道:“老人家我没说现在……现在别说你人参,随随便便来个不会术法的大个子也能杀我老人家四五个来回……”

  被小任叁搀扶到了座位上之后,老家伙缓了一下,这才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的意思……”

  “你不知道……”吴勉直接打断了归不归的话,他喝了一杯清茶之后,继续说道:“这次我把广仁、火山诱到这里,是为了结束我们俩的私怨。文君的事情要有个交代了……而且衰弱期的时间已经泄露了出来,我更加没有理由让他们俩继续活下去了……归不归,广仁身后的徐福,广仁、火山一死他一定会有动作的。我准备好和徐福为敌了,你呢?你也准备了吗?”

  归不归心里怕的也就是这个,之前他将刘喜、孙小川二人打发出去,原本算着他们俩一定会去徐福大方师那里攀交情,请大方师过来说和。想不到几个月过去,那哥俩好像石沉大海一样,再没有消息传出来。现在的归不归的确有些慌张……

  不过老家伙动了一辈子的心眼,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没有一连串的后招?他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算广仁、火山杀到也不会贪什么便宜。只要支撑到吴勉的衰弱期过去,他们两位大方师自然会撤走。不过现在听到吴勉已经起了与徐福为敌的念头,归不归这才明白事态已经不在自己的控制当中了。

  看着归不归沉默了半晌之后不做声,当下吴勉继续说道:“现在这个局面已经不是徐福出海之时预判的了,广仁、火山死在我的手里,他会有什么动作你是知道的。留在这里没有回头路……”

  说话的时候,吴勉端起来酒壶倒了两杯酒,递给了归不归一杯之后,自己端起来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这杯酒喝下去,你带着他们离开。有缘的话我们还有相见的机会……”

  归不归看了一眼手里的酒杯,老家伙摇了摇头之后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随后嘿嘿一笑,对着吴勉说道:“那么这杯酒老人家我不喝,就不用离开了吧?真是奇怪了,老人家我才是泗水号的主人,你怎么好意思让主人离开?”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反手对着天空中打出去一个巨大的火球。在小任叁一脸诧异的表情当中,归不归继续说道:“这是老人家我对广仁说的话,他已经看到了……”

  看到了归不归暗藏的手段之后,吴勉面无表情的举起来了筷子。他鬼使神差的夹了一筷子拖金儿做的火腿,放进嘴里之后马上便吐了出来。随后看着小任叁说道:“你说的对,广孝这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