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临近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临近

  根据小任叁所说,它是昨天下午被文和诓走的。那个人看穿了小家伙的弱点,说在刘喜、孙小川的私库当中,找到了一瓶解忧酒。说喝了这种酒一切烦恼都会抛到九霄云外……

  自从席应真和小任叁恩断义绝抹掉了相互之间的记忆之后,小任叁便时常感觉到胸中有口气出不来。以前喝酒还能忘记不开心的事情,不过现在只要一喝酒那种气闷的感觉便越来越强烈,现在小家伙正经开始戒酒了。

  听到了文和说还有可以忘掉烦恼这样的好东西,当下小家伙便跟着这个修士走了。在任叁看来,文和这点术法还不如自己,更别说它还有遁地这样的妖法。真要是文和有什么坏心眼的话,自己往地下一扎便无影无踪了。

  当下,小任叁跟着文和进了外岛的私库,果然在这里找到了一瓶用青铜壶装着的美酒。看酒壶就有些年头了,当下文和亲自打开了酒壶,让小任叁凑过去闻里面的酒香。

  当小任叁将鼻子凑过去的时候,突然从酒香当中闻到了一股焦糊的味道。随后小家伙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看起来就是那股焦糊的味道将它拿倒。这事与文和脱不了干系,平白无故的把自己弄晕做什么。

  “人参,这就是专门捉拿你们妖物的术法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严格说起来这个应该算是阵法,这是用来捉拿妖物的一种手段。妖物天生贪杯,有人会在妖物出没的地点放上一壶美酒。等到这壶酒被妖物喝光之后,便再摆上一瓶。这样五六次之后,等到妖物彻底的放松了警惕之后,在酒壶里面点燃一张摄妖符。然后关紧这壶酒,等到妖物打开酒壶之后,摄妖符的力量便会拿住喝酒的妖物们。想不到这一次你中了招……”

  说完之后,归不归又将昨晚吴勉用帝崩轰杀了文和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道“现在看起来,文和绑你也是为了嫁祸给那些方士。如果昨晚火山不是及时赶到的话,文和免不了要对你下毒手。然后再把你的死伪装成被广仁、火山害死的模样。说不定他现在已经下手了……”

  归不归这几句话吓的小任叁一哆嗦,小家伙想到自己死里逃生,便心有余悸。当下他看了一眼面前的吴勉和归不归,突然想到了还有只妖物没有看到。当下它坐了起来,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们的傻小子呢?我们人参都这样了,它怎么也要过来看一眼吧?”

  听任叁提到了百无求,归不归便叹了口气。又将昨晚火山来了之后,拖金儿住在船上,百无求死皮赖脸的粘着它都说了出来。说到最后的时候,老家伙忍不住连连叹气。

  “老不死的,这样的事情你要看开一点了。早晚都有这么一天。”小任叁大难不死之后,还开始安慰起来了归不归。小家伙咯咯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好像傻小子这样的,早晚也要跟着老婆……”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家伙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之后,它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们家傻儿子的事情先放一放吧,我们人参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昨天被那个姓文的迷晕之后,我们人参迷迷糊糊之间,听到姓文的在和一个人说话。那个人在劝文和要识时务,知道哪头轻哪头重……”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任叁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不过最后小家伙还是摇头说道:“后面再说的什么,我们人参就不知道了。那个人的声音也听不出来是谁,再睁眼就看见老不死的你这张老脸。”

  “文和见了一个人……”归不归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那就说岛上还有他们的人,这一共也剩不下几个人了。还是不让老人家我省心……”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百无求的声音:“听说任老三找到的?老子我就说它丢不了,那支人参比泥鳅都滑,谁能抓住它……老家伙你什么表情,看到老子过来你怎么还满脸的不乐意?”

  “是你自己要来的吗?”归不归学着吴勉的样子,白了自己的傻儿子一眼,随后他继续说道:“你敢说不是拖金儿那个丫头让你过来的吗?说吧,它是不是让你来和老人家我开条件的?”

  “也不算条件,不过这件事老家伙你要把事办好,那个小娘们就是你儿媳妇了。”想到拖金儿就要嫁给自己了,当下二愣子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笑了一阵之后,它继续说道:“你儿媳妇让老子过来和你们商量个事,它下船上岛。小爷叔你也不用躲着它。四个月这件事结束之后,它或许马上离开这里,或许嫁给老子我做媳妇儿。老家伙,你说我们俩第一个崽子叫什么?是跟谁的姓?姓归姓百还是姓拖?”

  听了百无求的话,归不归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傻小子,你真的相信它不会纠缠你小爷叔吗?别四个月之后你的媳妇变成了你的小奶奶……那可怎么办?”

  “老家伙你别瞎说,我们家拖金儿什么时候纠缠过你叔叔?都是你叔叔眉来眼去的勾引我们家拖金儿,也就是你儿媳贞洁烈女,要不然的话老子早就和你叔叔动刀子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百无求看了吴勉一眼,说道:“小爷叔,没事儿离你家孙媳妇远点,就你这样整天纠缠它的,我们当晚辈的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归不归,我给你面子,要不是怕你绝户我就动手了。”吴勉翻了翻眼皮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刚才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要用帝崩轰它了……”

  虽然吵吵闹闹的,不过归不归还是答应让拖金儿跟着百无求再次上岛。这次吴勉也不躲了,他好像看不到这个半妖一样。虽然同在一岛,却几乎从不和它说话。

  吴勉对拖金儿爱答不理,百无求则天天缠着半妖。然后拖金儿又对二愣子爱答不理,好像形成了一个怪圈。

  这样的日子转眼过了三个多月,看着距离一百二十一天还剩下十来天的时候。海面上突然出现了几艘大船,这几艘船上都是泗水号的旗号。不是不让人进出海岛吗?那这是怎么回事?

  当下,归不归命岛上的鼓手打出鼓语,询问这几艘船的来历。片刻之后,几艘船都有了回应。他们异口同声的说,是受了归不归的亲笔书信。信上面写着财神岛的事情已经结束,各地泗水号商铺可以运送货物,以及将这三个多月的财金上缴总号。

  除了这几艘船之外,据说还有一百几十艘船还在后面。这三个多月积攒的货物实在太多,现在有了东家的话,他们才把货物都运到了这里来。

  “我的亲笔书信?”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吩咐所有的大船不得私自进岛。船上的货物就近找其他的岛屿存放,而那些已经铸好的金锭直接扔到海里,标注了位置之后,岛上会派人潜海去取。

  这些货物和彩金还好处理,只是这些大船的补给是个麻烦,这么多年的规矩就是来往船只都要来岛上补充给养和淡水。如果这些船没有补给的话,恐怕他们回航会有麻烦。

  就在归不归犹豫的时候,吴勉突然说了一句:“你不把贼放进来,还怎么拿它?既然广仁敢放人,那你我就应该敢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