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一百二十一天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一百二十一天

  火山说话的时候,脚下用了暗劲。那个叫做洪元忠的人嘴里发出来杀猪一般的惨叫声,趁着火山脚下稍微一松的时候,他急忙喊道:“我是格杀令名单上的洪元忠,我逃到了暹罗,想得到暹罗大巫师庇佑,便将方术交给了他们。这件事我虽然不是主谋,不过总是和我有关……”

  洪元忠说完之后,火山继续对着归不归的方向说道:“现在都听到了吧?原本这些人都应该交给归老先生你来处置,不过他们都犯下了冒充方士做乱的大罪。这个一定是要惩罚的……”

  说话的时候,火山身后从身边的空气当中抓了一把,随着一阵火星四溅,一柄宽刃的长剑出现在了这位红发大方师的手中。当着归不归和岸上众人的面,火山走到了最边缘的一名巫师身边。随后手起剑落将这名巫师的脑袋砍了下来……

  看到了同伴被一剑砍掉了脑袋,剩下的巫师和洪元忠吓的瑟瑟发抖,却没有一个人敢起来反抗。好像在他们看来这样死个痛快也不错,总比之前在火山的手下受折磨要强得多。

  火山几乎不发一言,只是闷头砍杀。片刻之后,船上所有的暹罗巫师已经都被砍杀殆尽,只留下那个名字上了格杀令名单上的洪元忠。红发大方师走到了他的面前,终于开口说了一句:“我现在杀你,如果有冤屈的话可以说出来。归不归修士可以替你做主,去徐福大方师驾前告我。”

  “洪元忠都是自作自受,如果不是贪图长生不老之术,也不会害了那么多的人命。”洪元忠说到这里的时候,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他继续说道:“还请火山大方师在洪元忠死后,替我向徐福大方师告罪,洪元忠罔顾大方师的栽培,还是做出来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好了,准备受刑吧。”说话的时候,火山将手里的大剑再次举了起来。随后一刀斩了下去,将洪元忠的人头砍下。随后他对着人头说道:“我不能私见徐福大方师,你要我转告的,火山会请其他的方士转诉,你现在可以瞑目了……”

  原本这洪元忠的双眼睁得好像要突出眼眶一样,不过听到了火山最后几句话之后,头颅竟然闭上了眼睛,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体也倒在了甲板上。

  看着船上其他人都被砍掉了脑袋之后,火山这才收了大剑。随后继续朗声对着码头上的归不归说道:“这些人已经伏法,请归老先生去询问它们的魂魄。一问便知此事和我与广仁大方师有无关联。”

  这时候,岸上传来了百无求那破锣嗓子发出的声音:“火山!我们家老家伙问你,就这几个人吗?我们家任老三哪去了?它八成被这些巫师们掳走了,你是真不知道呢?还是打算看我们的笑话?”

  这几句话原本应该是归不归来说,不过现在老家伙已经失去了术法。加上现在风浪的声音不小,老家伙担心自己的声音传不到火山那里,这才让百无求给自己传话。

  二愣子喊完这几句之后,火山冷笑了一声,回答道:“我和广仁大方师负责岛外发生的事情,至于人参在岛上失踪的事情,还是归老先生你自己想办法吧。”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红发大方师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现在我把这些魂魄给你们,有关人参娃娃的事情,尽管去问它们。”

  说话的时候,火山从甲板跳到了海面上。他踩着海水对着这艘船挥了挥手,就见风帆鼓了起来,好像离弦之箭一样向着码头这边行驶了过来。眼看马上就要撞到码头的时候,这艘船的风帆突然平静了下来。靠着最后一点惯性,这艘船悄然的驶入到了码头上靠着归不归最近的船位上。

  这时候,高如柏带着码头上的伙计们将这些尸首连同脑袋一起搬了下来。这个时候,风浪之声减弱了下来。归不归索性自己对着火山的方向说道:“大方师特意来一趟,不会就是为了送他们来伏法吧?顺路的事情办完了,现在可以说到正题了……”

  “不愧是归不归老先生,天下什么时候都瞒不过你。”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火山这次除了将这些罪人当着老先生的面惩罚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要转告你和吴勉先生……”

  说到这里的时候,站在海面上的火山整了整衣冠之后,朗声继续说道:“广仁大方师告吴勉、归不归等,方士公孙屠惨死与修士吴勉之手,牵连到方士一门不传之法器——帝崩及其器图。此事关系体大,并非言语能够化解。限一百二十一天吴勉修士能够交出帝崩、及其器图,不得趁机私自炼制帝崩法器,更不可将器图拓本抄录。如一百二十一天之内没有交出法器和器图。四月之后十五月圆之夜,我等方士必定前来财神岛讨要说法……”

  开始归不归还在笑吟吟的听着,不过听到火山说到一百二十一天的期限之时,老家伙的表情瞬间变得错愕了起来。好在归不归即时调整了过来,加上火山距离较远,那位红发大方师弄没有发现老家伙的异常。

  虽然火山没有发现,不过一直站在归不归身边的拖金儿却发现了老家伙和一瞬间的变化。当下半妖心里明白了什么,看起来这个有整有零的期限当中还有文章的。

  “两位大方师还给了一百二十一天的期限,那老人家我要和吴勉商量一下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这财神岛上还有来不及撤走的岛民,对了,还有当今永乐皇帝的公主殿下,让这些无关的人离开如何?”

  “这个归老先生要失望了,在你们交出法器和器图之前,为了防止法器和器图流失,岛上的人都不能离开。”火山说了一句之后,远远看了一眼拖金儿,虽然他不大相信朱棣的公主会在岛上,不过红发大方师还是客气了几句:“那就委屈公主殿下了,只要他们肯交出来法器和器图,殿下随时随地都可以回到陆地……”

  火山的话音刚纲落下,突然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带着刻薄语调的声音:“什么时候你们大方师开始替我做主了?帝崩就在我的手里。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说话的时候,从归不归的身后突然爆发出来一道耀眼的光柱。光柱擦着火山飞了出去,等到光柱消失之后,红发大方师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角已经被烧掉了。从那里裸露出来的皮肤也出现了焦痕,从这处焦痕当中不停有鲜血渗了出来。自己长生不老的体制竟然不能马上修复身体……

  “吴勉!你出来见见姑娘……”这时候听到吴勉话音的同时,拖金儿突然兴奋了起来。半妖蹦蹦跳跳的继续说道:“我来找你一天了,你出来见一面,让姑娘我知道这次没有白跑……”

  不过任凭这半妖喊叫,却始终不见吴勉现身。而对面的火山身体已经被冷汗湿透,刚才白发男人有意放了自己一马。他是故意让帝崩擦着火山的身体飞过去的,如果刚才吴勉真要下黑手的话,帝崩之下,火山没有闪避的余地。

  此时,火山手扶着腹部的伤口,对着归不归的方向最后说道:“吴勉先生要走尽管走,你真的想把战火引到陆地吗?到时候死在方士手里的人命,你吴勉要占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