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失踪的人参

第三百五十一章 失踪的人参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慢悠悠的说道:“广仁什么都没有做,有人趁乱想要捞点好处。这世上不要命的傻子还是不少……”

  吴勉的话并没有让老家伙意外,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跟着说道:“是啊,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这样自以为聪明的傻子了。以为可以趁乱弄点好处来……对了,老人家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公孙屠临死之前,真的没有把帝崩的器图交给你吗?或者说他把藏匿器图的地点告诉你了?”

  之前归不归也向吴勉说到过这件事情,不过都被白发男人一句‘关你什么事情’怼了回去,直到现在归不归还是不死心。没有了术法的老家伙怎么也要有一件大杀器来傍身……

  吴勉回来之后检查过老家伙的身体,这才知道他的术法消失是之前服用丹药的后遗症。白发男人使用过当初解开封印的手段,也不能帮他找回术法。原本归不归想着去找徐福帮忙的,只是现在和广仁撕破了脸,担心那位大方师拉偏手,老家伙这才耽误了下来。

  “帝崩你就不用再想了,你没有了术法再趁那么一件法器的话,你就是一块大肥肉了。”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原本你是泗水号主人就够扎眼了,现在手里再有了帝崩,那老家伙你就是第二个公孙屠了。”

  “那老人家我不能总是这样吧?你以为没有帝崩,我老人家就不是一块大肥肉了?”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广仁现在八成知道了老人家我已经没有了术法,他最容易对付你的办法,就是抓到老人家我。然后用我做饵逼你交出帝崩来,广仁在术法一道克制你,没有了帝崩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老家伙你不用担心。”吴勉冲着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别说他用你做饵了,就算你死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交出帝崩的。不过看在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该报仇我还是会替你报仇的……”

  “那老人家我真是要谢谢你的十八代祖宗了……”归不归哭笑不得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他转身向着身后的房门位置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回去老人家我也找广仁谈谈,要不要把你卖给他。顺便卖徐福一个人情,说不定老人家我的术法还要靠那个老家伙找回来……”

  “那你要谈个好价钱了,别把自己也一起打包卖了。”吴勉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正常人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他重新掏出来那本除了自己谁也看不到字迹的冥人志来,一页一页的翻看起来。

  归不归回到了他在迎宾馆的临时住所之后,处理完尸体的高如柏找到了他。高管家手里拿着一本账册,摆在了老家伙的面前,说道:“我找到了货船的航期,这艘船不是从大明陆地过来的。它是从暹罗送货到朝鲜的,按着货单看送的是香料。我查过航线,这艘船不应该会出现在财神岛通往陆地的海域”

  归不归看了一眼账册,随后他嘿嘿一笑,说道:“这就有趣了,从暹罗出海的货船怎么会被方士劫持了?难不成广仁将方术传到了暹罗吗?”

  等到老家伙说完,高如柏继续说道:“有人想要趁乱挑起事端,现在都知道方士们要来找我们的麻烦。敢在这个时候趁乱打劫的,我猜想还是冲着吴勉先生身上那件法器来的。”

  “现在他成了一块大肥肉”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高如柏说道:“岛上还剩下五十八个人,老人家我不大相信他们都是本着一天一百两银子才留在这里的。如柏你也看到了,那几个稻草人身上的衣服和你我身上的一模一样。就连百无求那傻小子身上的污渍都在上面……”

  “岛上有人是他们的内应,稻草人的衣服原本就是这个人偷走的。”高如柏明白了老家伙说的话,他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只有这五十几个人,我能查出来内应是谁。找到这个人之后,我会妥善处置的。”

  “那就好……”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准备一下晚饭吧,今天来了一位小姑奶奶。看看将来的事情怎么发展吧,老人家我是应该叫它儿媳妇呢?还是尊称它一声婶婶,头疼啊头疼……”

  高如柏也不敢乐,当下拿着账册就要出归不归的房间。看着高管家要走,归不归突然叫住了他,说道:“对了,这么长的功夫怎么没看见那只人参?那个小家伙是最喜欢热闹的,原本老人家我以为它会跟着那个小姑奶奶的。怎么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见到它?”

  说到了任叁,高如柏也愣了一下。刚才他一直在忙乎那艘货船的事情。这还是被归不归提醒,才想起来任叁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它了。高如柏想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小三爷可能又去找酒喝了,和席……那件事情之后,它就不怎么喝酒,可能是看到吴勉先生回来,高兴了想去喝两杯。用鼓语叫它,小三爷应该会听到的……”

  听高如柏也说不清楚小任叁的下落,当下归不归的眉头皱了起来。思索了片刻之后,他对着高管家继续说道:“你说的对,那个小家伙应该是去找酒喝了。经历了那么大的事情,虽说它自己不知道,心里总是会别别扭扭的。喝点不算什么……忙你的正事吧,老人家我去找找看。”

  看着高如柏离开之后,归不归亲自去敲打鼓语。先是喊了小任叁一通,没有得到回复之后。他又用鼓语召唤百无求,老家伙让自己的傻小子回来一起去找小任叁去。不过过了半晌也没有等到百无求过来,心里明白这个傻小子一定是赖在拖金儿身边不舍得过来。

  “现在看起来,那个小姑奶奶真做了老人家我的儿媳妇,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有了媳妇就忘了爹妈,这句话说的一点没错。这个小畜生……”归不归骂了两句之后,找了一个留在岛上没走的护卫,陪着他一起去找那只人参娃娃。现在不能让吴勉和拖金儿见面,老家伙这才选了一个护卫跟随自己。

  现在九成九的人都已经离开了财神岛,偌大的一个海岛显得冷冷清清。此时已经到了天色擦黑的时候,有些地方看过去多少有些诡异。两个人先是去了一趟外岛的酒窖,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并没有发现小任叁的下落。

  看着太阳已经落下,到处都是一片漆黑的景色之后。迎宾馆那里响起了鼓语,这是高如柏在召唤归不归,晚饭已经准备好,请归不归回来主持晚宴。

  “鼓语可是没说人参回来了没有……”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只能带着那名护卫无功而返的回到了迎宾馆。

  此时,百无求和拖金儿已经到了。看着归不归姗姗来迟,二愣子开口就说:“老家伙你让客人等了大半天合适吗?咱们先不说老子和拖金儿的关系。就说你这样有没有一点你说的什么待客之道……怎么就你自己?任老三呢?你把它藏哪了?”

  “难得你还能知道少了一只人参。”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们在船上的时候,人参就不见了。老人家我找了大半天,也不知道那个小家伙躲在哪里喝酒了。它喝它的,我们吃我们的……公主殿下,老人家我是辟谷的,只能相陪不便酒肉,还请殿下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