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仇,未忘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仇,未忘

  看到公孙屠执意要死,吴勉还是没有直接动手的打算。他找到了炼器第一人的义肢,打算给公孙屠按上义肢之后。让他自己了断。

  不过这个时候白发男人炼器白痴的属性发生了作用,公孙屠打造的精妙义肢他想尽了办法都安装不上。最后在炼器第一人的苦苦哀求之下,吴勉终于狠下心来,了结这位百里熙之后的炼器第一人。

  听完了吴勉的诉说之后,一旁的百无求开口说道:“小爷叔,该怎么说怎么说啊。老子听着怎么好像是你被公孙屠絮叨的烦了,这才一下子砍掉了他的脑袋。你说说看,是不是被他说的烦了?”

  “那我第一个应该了断你,这么多年了就你的话多。”吴勉看了百无求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公孙屠是真的活够了,就算他再夺舍也还是一样的下场。如果我是他的话,或许早已经自己了断了。”

  “不能,你可不是自己了断的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可不是公孙屠,谁欺负了你,你不让他断子绝孙不算完。公孙屠那孩子有你一成睚眦必报的性格,也不至于这个下场。”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想起来这个方士还是跟着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孩子的运气不好,如果那个时候灌无名真是死在他法器手里。或许这口气还能出来,也不至于这么想不开……不过话说回来,他临死之前真的没有把帝崩器图下落说出来吗?有了那样的法器,就算老人家我从此之后找不回来术法,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

  “你现在这样挺好,用不着什么帝崩。大不了自杀就好……”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册子,在上面写着什么。

  白发男人手里的小册子小任叁看的眼熟,当下人参娃娃凑了到了吴勉身边,看到了他在上面的留言之后便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小家伙将吴勉写的话念了出来:“永乐x年x月初六,归不归言,某睚眦必报,日后归术法解封,某报他今日之言……老不死的,你叔叔这是看着你术法没了的份上,怕打死你,等着你术法回来那一天他在告诉你什么叫做睚眦必报……哈哈哈哈……”

  归不归听了之后讪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吴勉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这个习惯还是没改掉。老人家我多谢你惜老怜贫……不过话说回来,不管怎么样公孙屠总是死在你的手里。广仁、火山这次抓到了你的把柄,他们正好用器图说事。一旦和方士们彻底的翻脸,老人家我怕……”

  “以前没有翻过脸吗?赵文君怎么死的,老家伙你以为我不提,就是忘了吗?”吴勉说到这里的时候,将手里的小册子放到了桌子上。小任叁看着有趣伸手将册子拿到了自己的手上,小家伙看了几页之后,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名。当下笑嘻嘻的表情变得无影无踪,顿了一下之后眼泪竟然流了下来。

  归不归看着奇怪,当下他伸手从人参娃娃的手里接过了小册子。看到上面是赵文君的名字开头,后面写着xx年xx月十五,妻丧,哀。妻遗言,可听不可忘……

  归不归看到了这几个字之后,又想起来赵文君离世的场景,当下老家伙也跟着叹了口气。当初妞儿离世之前反复交代吴勉不要报仇去寻广仁的麻烦,吴勉当时是答应的,不过现在看起来当初那件事还不算完。

  当初如果不是伤在方士的手里,赵文君也不会是那样的结局。现在参与其中的广义、广孝二人都已经离世了,算起来也就剩下广仁、火山这两位大方师。归不归心里开始怀疑吴勉是故意借着公孙屠的死,来惹怒这两位大方师。

  亡妻临死之前不让他去报仇,不过仇人再找上门来,总不能不让吴勉自卫吧?想到这里归不归心里都有些发寒,原本以为过了这么多年,这个白发男人心里早就放下了,现在看起来似乎他只是在等个机会……

  这时候归不归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继续翻了翻手里的小册子。就见上面原本写着当初自己百无求得罪他的那些纸张都被撕掉了,现在小册子里记录的都是当年他和赵文君成亲之后的一些事情。

  Xx年xx月十五,成亲,喜。Xx年x月二十一,妻孕,喜。Xx年生女,喜。xx年xx月十五,妻丧,哀。妻遗言,可听不可忘。Xx年xx月十五,妻忌,仇未忘。Xx年xx月十五,妻两年忌,仇未忘……

  看到了这里,归不归也不敢再看下去。老家伙心里明白吴勉平常把大事都写在上面,如果淡忘了便会撕掉那一页,之前对自己对百无求的纸张基本上都见不到了,只剩下他和赵文君的点点滴滴都留在这本小册子上面。

  当下他合上了小册子,还给了面无表情的吴勉。随后老家伙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老人家我不劝你了,怎么做你高兴就好。需要我老人家做什么你说话……你要是有时间,帮着我老人家解开封印。虽然说术法不如你,不过帮帮忙还是没有问题的。”

  百无求心里诧异归不归怎么突然变了心思,当下它说道:“老家伙你和任老三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好像死了老婆一样。你给老子念念这上面写了啥?是不是有什么威胁你全家的话?你全家就是老子自己了……小爷叔,冤有头债有主,一人做事一人当。别什么事情都算在老子的头上。”

  小任叁一把拉住了百无求,说道:“大侄子你别跟着乱了,岛上马上就要打仗了。你的妖子妖孙都叫过来,大家伙一起揍他小舅子的。”

  就在这个时候,听说吴勉回来的刘喜、孙小川二人也带着高如柏和焦大郎赶了过来。除了白发男人的弟子赵真元在内岛看家之外,其他的人基本上就算是到齐了。

  看到了刘喜和孙小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们哥俩不是吵吵着要走吗?之前老人家我一直留你们哥俩的,现在也想通了。咱们新老东家这么一直待在一起也不叫事儿。稍后你们哥俩找一艘船离岛,去波斯住上几年,什么时候想我们了再回来看看。”

  这段日子以来,这两位前东家已经和高如柏、焦大郎对好了大帐。他们俩向归不归辞行,想要回到陆地住上一段日子。原本老家伙一直挽留的,今天怎么突然变了开始赶这哥俩离开。

  刘喜、孙小川都是一等一的精明人,刚才外面传来的鼓语他们哥俩也都听到了,这就是财神岛要有什么变化,归不归要送他们俩外出避难。原本他们哥俩想要给泗水号找一个强大的后台,让谁也不敢轻视。现在看起来当初的决定草率了,泗水号换了主人之后,麻烦的事情反而更多了。

  吴勉和广仁的麻烦,不是他们俩解决了的。当下也只能苦笑一声,说了没有几句话,便在归不归的安排之下,登上了去往波斯的大船。

  大船行驶出了泗水号的海域之后,孙小川找到了船老大,掏出来一张海图对着他说道:“我们不去波斯了,去这里……”

  趁着大船掉头的时候,孙小川苦笑着对着刘喜说道:“这次的事情不小,只有大方师能出来做做说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