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求死

第三百四十六章 求死

  至于杨铖、凌峰二人,原本杨铖是格杀令上的第一人,应该直接了结的。不过牵扯到了公孙屠的死,还有帝崩器图的下落。就是广仁也不敢擅自做主,他召集来在陆地上所有的方士,让他们将已经是废人一个的杨铖,和他脑筋不大灵光的弟子凌峰,和他的亲笔信一起送到徐福大方师的驾前。

  除了这两个人之外,广仁还在凌峰的指认之下,找到了公孙屠的尸骨。和杨铖说的一样,找到了那位炼器第一人尸骨的时候,这具没有了头颅的腔子被装在一个大酒瓮里面。

  将公孙屠的脑袋缝合好之后,广仁亲自以方士一门的规矩,为他下了葬。有两位大方师亲自主持葬礼,也算是公孙屠最大的荣耀了。

  就在广仁、火山组织方士们将杨铖、凌峰二人送到徐福大方师驾前的时候,吴勉已经再次乘坐泗水号的大船到了财神岛。听说吴勉终于回到了岛上,一直居住在外岛的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到了码头上,将白发男人迎接下了船。

  看着归不归有些过分的客气,吴勉心里明白这个老家伙的心思。当下似笑非笑的对着他说道:“老家伙的术法又被封印住了?你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三番五次的被封印住术法……”

  “不是这个事儿,现在老人家我是泗水号之主,身边还有百无求这个傻小子,术法在不在也就是那么回事……”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脸上出现了坏笑。老家伙笑着说道:“听说你又把广仁大方师干了?说出来让老人家我替你高兴高兴……”

  码头上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在吴勉去找公孙屠的同时,管事已经将这里发生的事情通过鼓语禀告了财神岛。吴勉和广仁、火山师徒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归不归碍着当年同门的面子,一直拉不下脸来,还让他们师徒俩占了不少的便宜。这次吴勉能教训教训广仁也是好的。

  看了一眼坏笑的老家伙,吴勉开口说道:“你还是关心一下另外一个姓广的吧,广孝圆寂了……这是他临走之前给你的亲笔信。”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将广孝交给的信函掏了出来,转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

  姚广孝的死,归不归一早就知道了。虽然老家伙早有心里准备,不过冷不丁听吴勉说到这件事,他还是有些唏嘘。刚才嬉皮笑脸的表情瞬间消失,两只手接过了姚广孝的亲笔信之后,先是叹了口气,随后这才将里面的信纸取了出来。

  仔仔细细的看过了一遍之后,归不归先是发了一会呆,随后他苦笑了一声,对着吴勉说道:“要不看在死了的广孝份上,你还是别和广仁、火山他们爷俩一般见识了。广义走了,广悌生死未知,现在广孝也走了,当年的广字辈四个人就剩下广仁一个人了……”

  “老家伙你倒是好心”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去和广仁说,只要他不惹我,我就不去惹他。”

  就在吴勉说话的同时,海面上又有一艘货船靠岸。只是这艘船还在海面上的时候,从上面便不停有鼓声传了过来。听到了鼓声之后,归不归的脸色便有些紧张,老家伙对着无所谓的吴勉说道:“你杀了公孙屠?还抢走了帝崩的阵图……真是你干的?”

  “一半一半”吴勉也听到了鼓语,说的是自己杀了公孙屠,还抢走了帝崩的阵图。现在陆地上的方士已经都聚集了起来,正在寻找船只要到财神岛来向吴勉、归不归兴师问罪。

  如果归不归的术法没有被封印还好说,老家伙和吴勉联手再加上一个百无求的话,除非徐福大方师亲自过来,要不然其他的方士绑在一起也不是他们几个的对手。不过失去了术法的归不归胆子也小了起来,犹豫了一下之后,和两只妖物一起带着吴勉回到了迎宾馆改的住处。

  因为事态紧急,码头的管事担心财神岛出事,这才用了鼓语明发。现在岛上的居民也都听到了鼓语,这些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一时之间开始人心惶惶起来。已经有脑筋快的开始准备暂时离岛,等到事态平息局势明朗之后再考虑是不是回来。

  吴勉、归不归这边,白发男人正在讲述自己是如何杀死的公孙屠。当日他找到了公孙屠的时候,那位当时炼器第一人被杨铖扔在了酒瓮当中。吴勉正要把他捞出来之时,公孙屠突然大哭了起来。

  “我这算什么……被童戚振绑了这么多年,然后又被灌无名绑了……现在就连杨铖这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子也敢砍了我的胳膊……把我关在这里……”哭了一阵之后,公孙屠看了一眼站在酒翁外面的吴勉,说道:“这几天我也想明白了……以前我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一块大肥肉,现在炼制第二件帝崩的消息传了出去,就更没有活路了……除非我以后守在大方师的身边不出来,要不然的话就不要出来了……”

  “那是你太喜欢出风头了,知道自己是肥肉还爱凑热闹,不吃你吃谁?”吴勉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看看当年百里熙,守着一座法器山,就自己一个人在里面摆弄法器……”

  “百里熙是怎么死的?”公孙屠一句话让吴勉闭上了嘴巴,当年百里熙算是够低调了,结果还是死在了图谋他法器的元昌手下。白发男人原本还想找几个例子,不过有名的炼器修士竟然没有一个有好下场。有死在图谋法器的修士手里,还有死在了自己弟子的手下,甚至还有几个疯魔了,炼制不出来上等的法器,最后竟然跳进熔炉用自己的性命祭了法器……

  想来想去吴勉都想不到有好下场的炼器修士,最后调侃着对公孙屠说道:“看来还真是一条不归路,要不你死了吧,重新投胎下辈子别做炼器方士了。”

  “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公孙屠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你也看见了,我现在想自杀都自杀不了……劳驾大修士你送我最后一程,下辈子公孙屠做牛做马报答你。”

  “想死还不容易?你咬断自己的舌头就成。能自己办到的时候就不要麻烦别人……”吴勉不想掺合方士之间的事情,他心里也明白公孙屠真死在自己手里,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大修士你以为我没咬过吗?”公孙屠叹了口气之后,张开嘴巴让吴勉看了看自己已经咬掉的舌尖。随后他继续说道:“当年被童戚振绑走的时候,我便咬过一次,后来到了灌无名手里又咬过。这是今天早上咬的……我这嘴巴和别人不同,最多只能咬断舌尖。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长生不老的药力没散完,舌尖咬掉之后最多俩月有能长出新的来。死是死不了,最多也就是疼个三五七天……”

  “我教你个办法……”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公孙屠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先去夺舍,换了新的身体之后马上去上吊……”

  “大修士,我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为这副皮囊残废了,想不开我才想死的是吧?”公孙屠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是决心要去转世了,不想再被炼出来的法器连累了。既然一定要死,何苦再去耽误别人的皮囊?大修士做做好事送我最后一程,下一世如果看见我又去炼器了,你直接打断我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