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横生枝节

第三百四十五章 横生枝节

  “你不是出海了吗?”看到了吴勉之后,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的脸色都不怎么好,当下还是红发大方师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

  “吴勉先生只是做了做样子,他出海是算准了你我师徒会将胡章送到大方师那里去。只要拷问了胡章,便什么都知道了。”广仁替吴勉回答了自己弟子的问题之后,这位大方师又继续说道:“吴勉先生也是有本事的,我想尽了办法都没有敲开胡章的嘴,他竟然可以找到公孙屠藏身的地点……”

  “那是你们给的代价太小,胡章说给你们听,还不如告知徐福,说不定还能换个活命来。”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两位大方师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给了他一颗长生不老的丹药,胡章便什么都说出来了……”

  这句话出口,就连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杨铖脸上都露出来了艳羡的目光。看样子如果吴勉先一步找到他,一颗长生不老药都可以换公孙屠来。相比较那件传说当中的法器,杨铖还是对长生不老药更加感兴趣一点。

  看着两位大方师穷酸的无奈表情,吴勉的脸上再次流露出来他独有的笑容来。这时候,广仁又再次说道:“吴勉先生不是直接找到的公孙屠吧?胡章应该也不知道公孙屠藏在哪里了,不过杨铖的弟子们他还是知道的。你只要找到这几个弟子的血亲,使用血引之法找到了这个弟子,这个广仁说的没错吧……”

  “现在我明白徐福当年为了选了你做大方师了,发生了的事情一想就就明白。”吴勉的话语当中在嘲笑广仁事后诸葛亮,不过白发大方师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既然吴勉先生已经找到了公孙屠,那么想必已经把他安置到安全的地方了吧?”

  “是,我给他找了一个最安全的地方。”说话的时候,吴勉伸手在空气当中掏了一下,好像变戏法一样的凭空掏出来一个人头。这人头的双目紧闭,看着相貌正是那位当世的炼器第一人。

  看到了人头之后,在场的人(吴勉除外)脸色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两位大方师同时看向了杨铖,异口同声的说道:“你自己找死!”

  而杨铖的脸色也变得惨白,他拼命的摇头,说道:“不是……我只是卸了他的四肢,再没有做过什么手脚……一旦公孙屠被你们发现,我一定要交出去来换自己的活命……怎么敢还下杀手……”

  “那这个人头怎么说!”火山走过去再次踹了杨铖一脚,随后这位红发大方师继续说道:“不是你的手段,还是吴勉下的杀手吗?他杀公孙屠……”

  说道这里的时候,火山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难道他为了一张帝崩的器图,就杀了公孙屠吗?吴勉先生……公孙屠应该不是死在你的手里吧?”

  “这次你猜对了”吴勉用他独有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的确是我送走的公孙屠,他说活不下去了,我就送他走了……”

  听了吴勉的话,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沉默了起来。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火山走到了白发男人的身前,他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吴勉,随后伸出了手掌说道:“拿来……”

  吴勉看了这位红发大方师一眼,随后在怀里摸了一把,原本身上从来不带钱的白发男人,这次竟然摸出来一个大子来。将铜板放在了火山的手心里之后,他这才开口说道:“要饭不是要账,你一副债主的样子早就饿死了……”

  “我要器图!帝崩的器图……”火山被吴勉逗的火气上来,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白发男人的对手,他直接将手里的铜板对着白发男人扔了过去。随后手里变戏法一样的出现了那柄着火的长剑,对着吴勉的脑袋斩了下去。

  看到火山动手,吴勉将手里公孙屠的人头对着火山扔了过去。趁着红发大方师躲闪的档口,他伸出食指来在着火的长剑剑身上弹了一下。随着一阵清脆的声响,长剑剑身上的火焰瞬间熄灭,显露出来里面的青铜剑身来。

  就在这个时候,广仁也忍耐不住了。公孙屠的死因可疑,他现在一死,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吴勉了。存世的帝崩还有两只,一只在徐福大方师的手里,另外一只黄铜打造的帝崩就是吴勉的。只要徐福大方师不回陆地,就算那大术士席应真吴勉也不用放在眼里了。

  白发大方师怎么想都是吴勉为了独享这件法器,杀了公孙屠灭口,或许他已经销毁了器图。想到这里,广仁也顾不得许多,趁着自己弟子缠住了吴勉的同时,自己也窜到了白发男人的身边。他有克制吴勉术法的手段,现在趁乱动手有极大的胜算。

  不过广仁大方师还是慢了一步,他冲过来的同时,吴勉另外一只手在空气当中划了一下,他竟然将那件黄铜炼制的帝崩从空气里面抓了出来。法器的龙口再次对准了已经冲过来的白发大方师,吴勉的手指搭在了机关上,随时随地都可能触发机关将广仁轰杀。

  白发大方师见状之后,急忙瞬移躲避。不过不管他出现在房屋当中的什么地方,帝崩的龙头方向都如影随形的对着这位大方师。

  吴勉另外一只手也在不停的和火山缠斗,他第二次用手指弹在了青铜剑的剑身上。随后剑身断成了几十块,只剩下剑柄孤零零的握在火山的手里。等到红发大方师丢掉了剑柄,准备施展术法和白发男人拼命的时候,吴勉弓起来的手指已经到了他的眼前。随后脑门上挨了一下,火山的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还在房间当中不停瞬移的广仁心中大骇,火山怎么说也叫做大方师。当年实力也是可以吊打吴勉的,现在这个白发男人的实力竟然已经到了如此的境界。一只手对付火山,在分心对付自己的情况下,还是可以轻轻松松的弹晕火山。

  这样的实力别说是火山了,如果没有徐福大方师交给自己克制吴勉的本事,广仁自己也远不是吴勉的对手了。现在这个白发男人手里还多了一件帝崩,白发大方师就算有了克制吴勉的法门,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算清了自己和吴勉的实力差距之后,广仁也不在躲闪了。他索性站住,随后对着吴勉说道:“动手吧,你也不差再杀一个方士了……”

  “你说让我杀你,我就要杀你吗?大方师你有点没礼貌了。”吴勉看着一动不动的广仁,顿了一下之后,用他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我又不是你爸爸,你又不是我儿子,为什么要听你的?”

  说到这里,吴勉慢慢的向着屋门外退去。边退边继续说道:“我是来给公孙屠报仇的,不过现在看那是你们方士的家务事了,广仁你自己动手了结杨铖,这件事和我无关……”

  说话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掉落在地公孙屠的人头,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拜托的事情我做了,记得托个梦给你们大方师。你们自己解释吧。”说完之后,吴勉当着广仁的面施展了五行遁法,随后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看到了吴勉消失之后,广仁沉着脸走到了火山面前,唤醒了自己的弟子之后,说道:“向徐福大方师禀告吧,吴勉杀了公孙屠抢走了帝崩的器图,现在他人已经逃遁了,请大方师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