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天大的事情

第三百四十四章 天大的事情

  让火山都想不到的是,对杨铖酷刑这件事广仁大方师竟然自己下手了。他在房间里面找到了一块铁片,用铁片尖利的部分别在了杨铖的左手大拇指上。只是问了两个字:“说吗?”

  杨铖摇了摇头,说道:“动手吧……”第三个字刚刚出唇,广仁大方师已经动手,将他的大拇指削了下来。虽然铁片并不锋利,不过在大方师的法术之下,还是好像切豆腐一样将这块大拇指削了下来。

  没有了术法的杨铖咬住了牙关,看着大拇指落地也没有叫喊出来。这时候,广仁又将铁片别在了他的食指根部。看了方士叛逆一眼之后,再次问道:“说吗?”

  这次杨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他摇了摇头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广仁大方师点了点头,直接削断了杨铖的第二根手指。随后大方师也不问了,直接用铁片削断了他的第三、四、五……根手指。

  这时候,火山擦了一把冷汗,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大方师怎么能干这样的事情?还是我来吧,八个时辰将他的四肢削断……”

  “不能伤他的性命”广仁说了一句之后,走到水缸旁边,用里面的水洗了洗手之后,对着浑身发抖的杨铖说道:“八个时辰看你能不能熬过去,熬不住就说一下。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难……”

  “那……我也要活着!”杨铖大吼了一声之后,瞪起了眼睛对着火山说道:“还手!你不用问……全部斩断就好。”

  火山动手之前先给了杨铖两个嘴巴,随后学着广仁大方师的样子将用铁片别在了方士叛逆另外一只手的大拇指根部。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之后,还是开口说道:“杨铖,你说不说公孙屠的下落?”

  “动手吧!”杨铖快速的呼吸了几下之后,随后看着广仁说道:“八个时辰……我熬的过来,来……手指完了是脚……好!”

  看着杨铖豪横,火山没等他说完已经动手斩断了第二根大拇指。杨铖竟然喊了声好,就好像被削断六根手指的人是别人,不是他一样。

  火山见到了杨铖的反应之后,也不再废话,直接一根一根将他剩下的手指全部斩断。随后又走到了他的脚下,将杨铖的十根脚趾也全部削断。将二十根手指、脚趾一根一根摆在了方士杨铖的面前,红发大方师对着他说道:“一会我会把所有从你身上斩断的血肉都摆上,也算给你留个纪念。”

  别看火山话说的强硬,不过他毕竟是正经的方士出身,从来没有干过刽子手的活。十五根指头斩落下来,他被血腥气熏的作呕。围着杨铖转了一圈之后,火山继续说道:“手、脚你自己选一个”

  “随大方师的便,反正最后都要斩断下来的。”杨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那就脚吧,大方师你动手不要太快,要不恐怕你支撑不了八个时辰……”

  死在火山手下的人、妖不计其数,不过好像今天这样碎剐了一个人,还是第一次。就在红发大方师犹豫后面的活应该怎么下手的时候,房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的声响,随后一个男人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师尊……您老人家在这里吗?您交代的事情发生了变故,我来……”

  听到了声音的一瞬间,杨铖的脸色大变。当下他挣扎着就要大喊大叫,火山手急眼快一把捂住了杨铖的嘴巴,随后又用定身法定住了这个方士叛逆。最后他直勾勾的躺在地上,满脸惊恐的看着房门的位置。

  这时候,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看到了房内的场景之后,他先是愣了一下,等男人看清了倒在地上赤身裸体,满身是血的人就是自己的师尊之后。这个年轻人掉头便向着身后跑去,一边跑一边开始催动五行遁法。要赶紧离开这里。

  不过已经被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看到怎么可能还逃得了?他跑了没有几步便感觉身后有人掐住了自己的后脖子,随着后颈一阵剧痛,年轻人被身后那个人抓的提了起来。随后将他扔回到了房屋当中杨铖的身边……

  等到年轻人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四肢沾到了地上的鲜血打滑,刚刚站起来又重新的摔倒了地上。这时候他才看清自己的师尊两手两脚的指头都已经被人斩断。当下吓的脸色苍白,嘴唇一个劲的发抖……

  这时,广仁亲自走了过来,将失魂落魄的年轻人搀扶了起来,随后他随手解了杨铖的定身法。

  杨铖的定身法刚刚解开,便连滚带爬的向着年轻人扑了过去。他连吼带骂的说道:“我是怎么和你说的!天塌下来都不要找我!出了天大的事情你只管逃就好……我的性命就交代在你的手里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铖心里明白这个不成器的弟子到了,自己的大限也跟着一起来了。现在对他最好的手段只能坦白了,一死是免不了的,现在真的就只能求将公孙屠交出去。希望这两位大方师能看在帝崩的面子上,直接了断自己。如果送到徐福大方师那里,或许自己下一世的轮回也有阻碍。

  当下,杨铖回身冲着广仁说道:”大方师,我说……公孙屠就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广仁虚点了一指,定住了这个方士叛逆之后,冲着刚刚被火山仍回来的年轻男人说道:“你来替杨铖说,你是谁?过来做什么?”

  男人已经被吓呆了,不过自己的师尊已经被这两个人制住他还是能看出来的。师尊都不是他们俩的对手,自己也不要惹这个麻烦。当下他乍着胆子的对着广仁说道:“小人是家师杨铖的弟子,叫做凌峰。家师昨天将小人唤了过去,让小人看守一个少了四肢的残废。原本家师说了,不管有天大的事情都不要找他。如果有人找到了那个残废,我逃走回家就好。不过刚刚有人找残废,他自己说是家师的朋友,说有天大的事情务必要找我家师尊……他们俩都说天大的事情,我也实在没有办法了,这才找了几个师尊的藏身之处,这是找了第四处了,总算是找到师尊了……”

  原本杨铖的计划几乎万无一失,带着一个机灵的弟子去暗杀胡章。如果当中发生了什么变故,变把这名弟子豁出去,带着对头去自投死路。然后再让一个脑筋不灵光的弟子看守公孙屠,如果有人找到了那个已经残废的方士,他只要在对应的地点做好记号,让自己知道公孙屠已经被人救走,大不了放弃帝崩,也能保住性命。

  而且这个小山村最为隐秘,这个傻徒弟不应该知道的,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就在杨铖心里狐疑的时候,房屋外面又响起来了一个带着刻薄语气的声音:“你那师尊还真是一只狡兔,接连找了四个地方这才找到他……两位大方师也在……”

  来人正是应该已经出海的吴勉,刚才听到年轻男人说到有人自称是杨铖的朋友之时,两位大方师心里已经隐隐约约猜到可能会和吴勉有关系。果不其然,自己折腾了这么久,最后还是被这个白发男人抢得了先机……

  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走了进来。白发男人看到了一地的血腥之后,摇了摇头,随后用他特有的语气继续说道:“两位大方师什么时候改行做了刽子手?堂堂的大方师去剐人……说出去谁能相信?这手艺也不怎么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