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心狠手辣

第三百四十三章 心狠手辣

  “十个时辰是吧,我等着。”广仁说话的时候,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了杨钺的面前,顿了一下之后,大方师继续说道:“十个时辰能做很多事了,我们来赌一下,赌十个时辰之内你会不会说出来。”
  
  说完这句话之后,广仁大方师看了自己的红发弟子一眼,说道:“我出去走走,这里交给你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和魂魄说话。”说完之后,白发大方师转身走出了房门。
  
  这里是一个荒凉的小山村,一共就十几户人家,其中一半还都是茅草屋。杨钺将藏身之地选在这里,如果不亲自走一趟的话,谁也想不到这里会藏着一个在格杀令名单上的方士。
  
  广仁在村子里面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藏着公孙屠的迹象。差不多天亮的时候,大方师回到了杨钺的房屋当中。
  
  —开门一股浓厚的血腥气味便直冲广仁的脑门,白发大方师皱了皱眉头,随后便看到了躺在血泊当中的杨钺。这时候,杨钺在码头放火的弟子也醒了过来。他跪在自己师父的身边,吓的浑身上下直打哆嗦。
  
  这时候,火山正在对杨钺的弟子说道:“打算和你师尊一个下场吗?他的名字在格杀令的名单上,你还有一百多年的阳寿不要了吗?只要说出来公孙屠藏在什么地方了,我便放了你。你身上的术法足够你逍遥后半生了。”
  
  这名弟子虽然还在抖个不停,不过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师尊。已经变成血人的杨钺突然冲着他笑了一下,说道:“想说什么就说……命是你自己的……我说出来是死……你还可以活的。”
  
  弟子机械一样的点了点头,随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火山说道:“我说……公孙方士藏在了凉山一位土司的地窖当中,现在他卸掉了四肢,装在了一个酒瓮里面。酒翁外面摆了子午阵和炸药,今晚子时子午阵引发炸药……”
  
  听了这名弟子的话,火山冲着杨钺狞笑了—声。说道:“总是有人会说的……大方师您在这里稍等,我这就去凉山走一趟。一会就带着公孙屠回来。”
  
  广仁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小心里面有机关阵法,你自己小心。”
  
  “大方师放心,一个杨钺能有多厉害的阵法?他又不是当年的童戚振。”火山急于在自己的师尊面前露脸,当下他在杨钺弟子身上打下了印记,随后对着这名弟子说道:“你施展遁法先行,我随后便到……”
  
  弟子不敢耽误,当下急忙施展遁法消失在了两位大方师和杨钺的面前。片刻之后,火山感觉到了弟子的方位之后,也催动了五行遁法跟了过去。一转眼这个房间里面只剩下了广仁大方师和一身是血的杨钺。
  
  广仁照旧还是搬了把椅子坐在了杨钺面前,看着面前满身是血的方士,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凉山是假的,里面埋了炸药,谁进去谁就死,对吧?”
  
  “是,可惜大方师您看出来也晚了……”杨钺缓了口气之后,继续断断续续说道:“当初徐福大方师就夸过……杨钺办事谨慎……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敢让……一个弟子知道?他看见的……是我让他看见的,原本就是防着……现在这样的情形,可惜还搭上了……火山大方师。”
  
  看着有些洋洋自得的杨钺,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先不说能不能伤到火山,你真的以为我不敢了结你,去询问你的魂魄吗?还是说你算准会有这么一天,敢在自己的魂魄上施展手段吗?”
  
  “大方师当然敢了结我……不过却不见得敢询问杨钺的魂魄。”杨钺盯着广仁的眼睛,冷笑了一声之后,再说话的时候语气也连贯了起来:“我是格杀令名单上的第一名,也和数名来追杀我的方士串通。广仁大方师你趁着没有外人的时候了结我,还逼问我的魂魄是什么意思?不知道的会以为你在杀人灭口……”说完之后,杨钺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
  
  广仁一动不动的看着杨钺哈哈大笑的样子,直到他笑完之后,白发大方师这才开口说道:“我没有想过了结你,这次原本是想给你自己一个机会。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还是把你送到徐福大方师那里,请他老人家亲自处置你吧。”
  
  这两句话说出口,杨钺开始沉默了起来。半晌之后,他抬头看了广仁大方师一眼,说道:“那大方师真的不要公孙屠的性命了吗?帝崩呢?现在世上有两只帝崩,其中一只就在吴勉身上,大方师你空手面对吴勉会甘心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钺抬头看了一眼广仁,随后继续说道:“只要大方师你能放我这一马,公孙屠还是广仁大方师你的。到时候阵图在你的手上,还有那位炼器第一人辅佐,多少只帝崩都可以炼制出来。到了那个时候吴勉算什么。”
  
  广仁和吴勉的恩怨方士圈里几乎人人皆知,听到杨钺说到这里的时候,白发大方师的眉头果然挑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两个人的身边。这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炸成了碎片。身上应该受了点伤,只是现在只能看到鲜血,却看不到已经愈合的伤口。
  
  来人一头的红发正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他出现之后,直接一脚踹在了杨钺的脸上。虽然这一下没有夹杂术法,不过还是打得杨钺口吐鲜血。这口血溅到了火山身上,气的红发大方师又对着他一顿乱踹。
  
  看着自己弟子的样子,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可以了,他现在还不到死的时候……凉山的地址是假的,你们俩遭到暗算了是吧? ”
  
  有了自己师尊的话,火山这才停了手。他擦了擦溅到自己脸上的鲜血之后,对着广仁说道:“那法本就是个圈套,弟子没有什么事。只是杨钺那弟子直接就给炸成了碎块,你连自己的弟子都害吗?”
  
  “我给过他选择的!这一条死路是他自己选的……”杨钺吐干净了自己嘴里的血沬子之后,继续说道:“这孽徒明明知道说出来我就必死无疑,这样他还要说出来公孙屠藏身的地址。是他自己找死,我能怎么办?”
  
  听了杨钺的话,火山大怒又取出来那柄着火的长鞭,对着这个叛逆方士一顿猛抽。因为广仁事先说过不要闹出人命,故而红发大方师没有施展术法不说,还避开了杨钺身上的要害。
  
  抽打了一阵子之后,杨钺突然说道:“还有八个时辰……公孙屠还有八个时辰。两位大方师……你们做什么要想好了,八个时辰之后再想救出来公孙屠,我也做不到了……”
  
  两句话让火山停了手,他回头看了自己的师尊一眼,让广仁大方师来拿主意。
  
  “那还早,八个时辰还能做很多的事情。”广仁轻轻的笑了一下之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杨钺的身边之后,对着他继续说道:“那你就咬住了牙,八个时辰看看你能不能挺过去……火山,你将他的的血肉一片一片割下来。最后封住杨钺方士的魂魄,让他以后都无法夺舍……你可以断了公孙屠的四肢,那我也可以断你的四肢。”
  
  火山没有想到师尊会让自己进行这样的酷刑,当下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对着广仁大方师说道:“大方师,弟子没有这个手艺,要不还是去找一个干过凌迟的刽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