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杨铖

第三百四十二章 杨铖

  看到了杨铖师徒二人倒地之后,广仁接着掏出来一支短香点燃,这是为火山引路的法器,在等待自己弟子的档口,白发方师走到了杨铖的身边,对着这个颇让自己头疼的叛逆方士说道:“还在装死吗?术法能让你晕倒多久,我会不知……”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晕倒的杨铖突然张开了嘴巴,随后一道光芒从他的嘴里喷射了出来。这是杨铖保命的手段,之前就是靠着这件法器才制服的胡章。

  不过胡章还是和面前这位白发大方师没有办法相比,法器从杨铖嘴里喷出来的同时,一道电闪从广仁身后飞了出来。虽然出现的时机比杨铖的法器要慢了一拍,不过速度却快的不可思议。随着一声金属相交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一根被斩成两段的钢针掉落在了杨铖的身边。

  “这是凤尾针?不是……”广仁完全不去理会已经睁开了眼睛的杨铖,这位大方师俯下身子将断成两截的钢针捡了起来。仔细看了一眼钢针上面比发丝还要细的符文之后,广仁这才继续说道:“这是广悌的发尾针,你用铁水将它包了起来……好手段啊,这样一来是曾加了些力道,你也可以自由操控了。不过少了发尾针的灵动,这件法器便落了下成。如果刚才倒地的是广悌,或许我已经着道了。”

  广仁说话的时候,杨铖已经爬了起来。看着面前这位大方师,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说道:“为了一个杨铖,大方师也算是煞费苦心了。这么说的话,真的胡章已经出海了吧……”

  “现在还在海上,差不多要十天之后才能赶到大方师那里。”广仁冲着杨铖微微一笑,说道:“你是格杀令上排名第一的叛逆了,你的下场不用我多说。不过你如果能把公孙屠安然无恙交出来的话,我可以在徐福大方师驾前替你求情。或许可以只革出门墙,把术法还给大方师,便可以保全你的性命了。”

  “那还不如死了的好”事到如今,已经落到了广仁手里,杨铖也不抱有侥幸之心了。他再次深吸了口气之后,对着白发大方师说道:“现在公孙屠的性命可是比杨铖值钱的多……大方师,我们做个交易,你放了我这一次。我把公孙屠还给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面前人影一闪,那位红发大方师凭空出现。火山现身的一瞬间,正巧听到了杨铖对自己师尊的话。当下火山一巴掌打在杨铖的面前,将他打到在地。

  “你是什么身份,敢和广仁大方师作交易。”火山现身之后,手里出现了他那柄燃烧起大火的长剑来。红发大方师的手腕一抖长剑变成了长鞭,随后对着还没有爬起来的杨铖抽打了过去。

  广仁看着弟子抽了几鞭子之后,这才发声制止:“可以了,公孙屠的下落不明,还要留着他问话。”

  火山这才收起了鞭子,对着皮开肉绽的杨铖说道:“大方师问你,公孙屠在哪里?说出来我给你一个痛快,你多抗一时就要多遭一时的罪……”说话的时候,火山直接将倒地的杨铖抓了起来,顺手封印了他身上的术法。随后将杨铖扒了个一丝不挂,在他身上又找到了几件藏匿起来的法器。

  杨铖知道自己说出来公孙屠的下落便有死无生,当下他紧咬牙关,任凭火山打骂都一声不吭。

  杨铖当年是因为偷走了徐福的丹药和法器,逃回了陆地才成为叛逆的。不过大方师并不打算深究,放出话来只要他将偷走的东西还回来,便不计较杨铖的罪过。只是将他革出门墙也就罢了……

  没有想到去传达徐福法旨的方士直接被杨铖杀害,海上大方师这才震怒将他的名字也加在了格杀令上。不过杨铖诡计多端,几波方士去追杀他结果都被反杀。只是经过了几次大战,他从徐福那里带出来的法器和丹药也消耗殆尽。就在这个时候,杨铖从胡章那里打听到了公孙屠炼制出来了传说当中的法器——帝崩。原本已经打算找个人迹罕至的山林隐藏起来,这一下他的心思又开始活泛了起来。

  当下他和胡章联手把公孙屠掳走,原本他想顺手将胡章灭口的。这么多年以来自己的秘密被这个方士知道的太多了,有聪明人或许会在当中找到蛛丝马迹继而发现他的下落。还是一不做二不休的好,帝崩只有一件(当时杨铖这么以为的)两个人怎么分?

  只是没有想到胡章也在防着他,帝崩还没有炼制成功之前,留着这人回到了徐福大方师身边对自己太危险了。于是杨铖决定冒一次险,再去杀胡章的时候却得到了最坏的结果。

  现在到了两位大方师的手上,他说什么都逃不了一死。当下杨铖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火山见到空口说话没有用处又要对着他动刑。就在这个时候,杨铖突然大喊了一声:“公孙屠抗不了几天!我死在你们两位大方师手里没有问题,在我死之前他就要先走一步……”

  说到这里,杨铖顿了一下,随后他看了两位大方师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也担心这次会着了胡章的道,于是就在公孙屠身上做了一点手脚。一天!一天之内我没有回去亲手关掉机关的话,两位大方师便可以去地府找他的魂魄了……”

  “你在吓唬我吗?”火山冷冷的一笑,随后对着杨铖继续说道:“嘴长在你的身上,你怎么说都行。怎么不索性说的大一点,说徐福大方师的性命就在你的手上,如果……”

  “火山你在胡说什么!住口,你不要再说了……”听到自己的弟子对自己的师尊不敬,广仁脸上立即出现了不悦的表情。看着火山一脸惶恐的闭上了嘴巴,白发男人自己亲自对着杨铖说道:“你这话说的不可信,公孙屠是当世的炼器第一人,你的机关能锁得住他?”

  “有手臂的才叫炼器第一人,四肢都断了的只能叫做废物。”已经到了这一地步,杨铖也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担心他会想办法逃脱。带着公孙屠回去之后便摘了他的三个义肢,又斩断了剩下那一只手臂。就算是炼器第一人,四肢都没有了,他还会又机会逃生吗?”

  听了杨铖的话,两位大方师都沉默了下来。想不到杨铖对昔日的同门如此心狠手辣,如果不是忌惮公孙屠,现在已经用极刑处置了此人。

  看着两位大方师脸上的表情,杨铖心里明白刚才的话起到了作用。当下他索性豁了出去,对着两个人继续说道:“能有炼器第一人陪葬,我就算是死也值了。不过帝崩的炼制方法恐怕就要失传了,两位大方师可以去地府询问炼制方法,如果你们两位能找到它的话……”

  公孙屠也是经过数次夺舍才活到现在的,魂魄经过了这么多次夺舍,已经发生了变化。除非它自己现身,要不然的话想要找到这样的魂魄,无异于大海捞针。

  广仁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杨铖说道:“那我又怎么能相信你的话?或许现在公孙屠好端端的待在你的牢房里,你的话都是胡说八道在诈我们两个人。”

  杨铖笑了一下,看着广仁大方师说道:“那两位大方师就只能赌一下了,再过十个时辰,我告诉你们俩地址,你们去给公孙屠收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