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趁乱

第三百四十一章 趁乱

  听到了失火的呼叫声之后,整个码头都开始乱了起来。别看码头靠海,库房里面却都是堆成山的丝绸、药材和香料等易燃的物品。如果这些货物都被烧着了的话,会对码头造成几万两白银的损失。这个是码头管事承担不起的责任。而且库房里面还有一些准备走私到波斯的火药,一旦那个被引爆可不是闹着玩的,那码头就剩不下几个活人了……

  这火势就在库房附近点燃起来的,看着很快就会蔓延到库房当中。虽然有伙计已经接上了水龙开始灭口,不过火势实在太大,不是几只竹筒打造的水龙就可以灭掉的。

  实在没有办法的码头管事来到了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居住的客栈当中。火烧眉毛的时候管事已经顾不上客气了,他一边敲打着客房大门,一边大声喊道:“几位活神仙救命……这里都是我们的身价性命,请几位活神仙帮忙灭火……看在我们泗水号对您几位尽心尽力的份上,救命啊……”

  “火山,你去帮忙灭火”听着管事叫的凄惨,‘广仁’大方师的房间里面传出来了白发大方师的声音,随后火山直接推门走了出来,对着管事说道:“你的运气好,我的名字就有一个火字,我来帮你们灭火……”说话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随后出现在了火势现场。

  火山在控火术上有自己独到的本事,他不像其他的方士那样招来雨云,用雨水灭火。而是直接对着已经烧到仓库边缘的大火猛吸了口气,随后就见火势倒转向着火山这边扑了过来。

  就在救火的伙计们吓的四散逃命的时候,这漫天的火势竟然被火山吸进了嘴里。只是片刻的功夫,将原本把整个码头都点亮的大火全部吸到了肚子里。失火的位置冒出浓厚的烟雾,那些救火的伙计们惊愕的嘴巴张得老大,一个一个都忘了闭嘴。

  “活神仙啊……大家给活神仙磕头……”一个人带头对着火山跪拜下去之后,那些救火的伙计们还有码头上其他的人,都一拥而上跪在地上对着火山磕头。这些人一边磕头一边说出来自己心里的诉求,请这位活神仙来保佑他们。

  “老神仙,保佑我爹的病快点好起来……”“佛祖保佑,保佑我家娘子和孩子无病无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保佑我男人出海打鱼平安归来。”“老神仙,我家那几个儿子到底哪个是亲生的?麻烦您老人家托梦告诉我……”

  听着这些男男女女什么都说,火山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跑回来的管事说道:“火已经熄灭了,让你们这的人不要胡说了。我是方士不是和尚、老道,让他们都散了吧,不要……”

  火山正在说话的时候一阵海风刮了过来,从被大火被熄灭的位置吹出来了无数的火星,顺着风势被吹进了库房当中。这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跪拜火山,在浓厚的烟雾当中,也没有人注意到大祸就在眼前了。

  火星吹进了库房当中之后,先是引燃了外面一层摆放的草料和纸张。随后大火瞬间复燃,等到火山和众人反应过来的同时,大火已经蔓延到了存放火山的位置。随着一阵地动山摇的巨响,这个大地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刚刚看到火势熄灭,正准备收拾残局的伙计们当场被炸死无数。周围的房屋几乎全部都被震塌,爆炸产生的大火迅速在整个码头都开始蔓延开来。其他几个库房和码头上的建筑、船只几乎都被大火引燃,看着码头这就保不住了,那位管事忍不住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

  好在管事虽然失声痛哭,不过还是有几分担当的。哭了几声之后,他站了起来开始组织码头上的人向外撤离。码头里面的东西都不要了,现在这样大家伙能活一个算一个吧。

  这个时候,火山再次开始救火,看到几乎八成的码头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火山也不敢托大了。这次他一边吸走火势,一边招来雨云用雨水将码头的大火熄灭。

  这时候,被惊动的‘广仁’大方师也从客栈当中走了出来。看着码头已经变成了火海,当下他嘱咐了鲜于羊和文泽一句,让他们俩好好看守叛逆胡章。大方师本人也开始施展术法开始灭火。

  和火山相比,广仁大方师的手段更加‘猛烈’了一些,他直接将海水引到了半空中。随后好像一个一个巨大的水弹一样砸到了熊熊燃烧的大火当中,只是过了片刻的功夫,在两位大方师的协力之下,大火已经被他们俩控制住,只剩下了一些零星火势还在燃烧,不过熄灭也只是片刻的功夫了。

  就在两位大方师奋力灭火的时候,看到了遍地都是被大火烧伤的伙计们。鲜于羊和文泽商量了一下,鲜于方士继续看守胡章,文泽帮忙救治那些被大火烧伤的人们。

  看着冲天的火势,鲜于羊突然对着‘胡章’低声说道:“你说刚才要是把你推进火堆里,徐福大方师会不会看出来破绽?”

  “鲜于师兄,令兄的事情你不能都算在我的头上吧?”‘胡章’看了一眼鲜于羊之后,继续说道:“就算令兄当年跟着你回到陆地就真会平平安安吗?这些年来死在陆地上的人还算少了吗?”

  “谁说我是为了鲜于牛?他和我杨铖又有什么关系?”这时候,鲜于羊的脸上突然露出来一丝古怪的表情?与此同时他的手里多了一柄明晃晃的短剑,在‘胡章’诧异的目光当中,短剑无声无息的刺进了他的心口。

  ‘鲜于羊’顺势搅动了一下短剑,确定了‘胡章’的心脏已经被自己搅成了肉末之后,‘鲜于羊’看了火山、‘广仁’的方向一眼,见到两位大方师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当下马上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原地。只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已经死了的胡章尸体在‘鲜于羊’消失的同时,跟着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眨眼之间,‘鲜于羊’已经身在一个偏僻小山村的民房当中。这里一个人影比他早半个时辰出现,见到‘鲜于羊’凭空出现之后,这个人急忙迎了上去,施礼说道:“师父您行事还算顺利吗?按着您的交代,我放了火之后马上就回来了。”

  这人说话的同时,‘鲜于羊’从脸上揭下来一张人皮面具,露出来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相貌。这人真是广仁、火山守株待兔的杨铖,他看了一张手里的人皮面具之后,男人小心翼翼地将它套在了一个水晶圆球上面。随后这才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你做的好,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见自己的弟子脸色变得惨白,杨铖微微一愣,说道:“你想起来什么事情了吗?是你的什么东西落在码头上了吗?还是……”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杨铖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柄长剑,猛的对着身后刺了过去。

  在杨铖转身的同时,看到了刚刚被自己用短剑刺穿、搅烂心脏的‘胡章’来。这时候他也什么都明白了,一剑对着‘胡章’刺了下去。嘴里同时大声喊道:“你不是胡章,你是……广仁大方师!”

  这次时候,‘胡章’的身子晃动了一下之后,变成了广仁模样。大方师微微一笑,伸出两根手指头夹住了刺过来的剑身,随后对着杨铖猛得大吼了一声:“叛逆!无理!”

  四个字吼出来的同时,杨铖的七窍有鲜血喷了出来,他和身后的弟子一起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