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诱饵

第三百三十九章 诱饵

  胡章恶狠狠的瞪了人影一眼,不过他现在深受重伤,想要离开这里也只能仰仗这个人了。当下他深深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人影说道:“算我命中注定有这一劫吧,你先带我离开这里。见到公孙屠让他交出来阵图……”

  说到这里的时候,胡章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顿了一下之后,对着人影身后说道:“你带谁来了?怎么还有其他的人……”

  就在人影回头的时候,胡章急忙开始施展五行遁法。虽然这遁法会扯动伤口让自己痛不欲生,不过事态紧急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不用那么麻烦了,这里已经下了禁制……”人影回头的同时,相貌和声音都发生了变化,变成了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他转回头来冲着胡章冷笑了一声,说道:“徐福大方师派你到陆地上追杀叛逆,不是让你和叛逆联手来打帝崩的注意,胡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大方师饶命……”看到接应自己的人变成了火山之后,胡章便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他跪在了火山的面前,继续说道:“胡章之前在追杀叛逆杨铖的时候,中了他的暗算。后来一直受到杨铖的胁迫……他知道公孙屠炼制成了帝崩之后,便要我想办法将帝崩拿到手。我也是没有办法……”

  火山听了胡章的话之后,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好一个没有办法,胡章,我来问你。这些年来你一个人了结三个叛逆,都是你自己做的,还是杨铖暗中通报了你消息,说!”

  “是杨铖假意去联络那几个叛逆,然后我们俩一起作局了结了他们三个。”胡章的声音越来越小,顿了一下之后,他抬头看了一眼火山,随后继续说道:“我原本想着用公孙屠作饵,趁着杨铖不留意的时候了结他。没有想到他先下了毒手,当初说好的只是作点伤,如果不是我也在提防他,这个时候已经是个死人了……”

  胡章说话的同时,刚刚被火山‘杀死’的两个方士也重新站了起来。此事他们俩的脑袋已经重新出现在了腔子上,两个人一左一右的站在胡章的身后,继续看押这个重伤未愈的方士。

  听了胡章的话之后,火山回头对着身后的空气说道:“大方师你猜对了,就是胡章一直在追查的叛逆方士杨铖。现在就等着他来杀人灭口了……”

  火山说话的同时,他身后再次出现了两个人影。人影走近之后,胡章惊诧的看到其中一个人和自己一模一样。就连身上的伤势都都是一模一样,只是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发出来的却是大方师广仁的声音:“你们现在出去放出风声,就说方士胡章勾结叛逆杨铖的事情已经败漏了,他马上就要送往徐福大方师的驾前,请大方师发落他的罪行。广仁、火山授命不得出海,要在陆地上其他的同门相助……”

  胡章身后的一个方士行礼之后,施展遁法离开了码头。另外一个则变化成了广仁大方师的样子,走到了火山的身边。胡章看着另外一个自己也跟着走到了‘广仁’和火山的面前之后,他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两位大方师不用这样,我知道杨铖藏身的地点,你们现在赶过去的话还来得及……”

  这时候,广仁幻化成的‘胡章’对着他自己说道:“杨铖狡猾是出了名的,你并没有直接死在他的手上,他那些藏身地点还敢继续藏身吗?现在你已经暴露了,可是他的藏身之地还没有人动过,正好说明胡章你还没有卖了他。这个时候正好过来杀了你灭口,他比谁都要清楚,一旦你到了徐福大方师那里,什么都会说出来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胡章’说出的话已经听不到广仁的语音,也是他自己的声音。胡章听到之后就好像是在自己和自己说话一样。这时候,火山走过来封了胡章身上的术法和他自己的气息。

  说完之后,广仁对着身后另外一个人说道:“这个叛逆就交给你了,马上我会安排船只送你们俩去往东海。将此人交给徐福大方师,请大方师发落。顺便转告大方师,广仁、火山已经在寻找公孙屠的下落了,应该不久之后便会找到他。”

  这个人也是徐福派到陆地的方士,只不过他的资历尚浅,和胡章没有什么交集。也不会和杨铖有什么瓜葛……

  方士客气了几句之后,按照广仁大方师的指引,他直接带着胡章瞬移到了安排好的小船上。等到天光大亮之后,这艘船混在其他出海捕鱼的船只里面,出海之后换了航线向着徐福大方师所在东海方向行驶了过去。

  胡章被带离了码头之后,火山带着假广仁和‘胡章’找到了码头的管事,要向他赔偿昨晚这里的损失。

  这时候管事也看出来这几个人和吴勉仙长是一路人,昨晚他们好像是为了什么事情恼了,这才惹出来这么大的事端。不过那位吴勉仙长好像也很忌惮他们几个,打到一半他自己乘船先溜走了。

  这样活神仙一般的人物哪敢让他们赔偿?当下管事一个劲的行礼,说所有的损失泗水号自己负责就好。安抚好了这几个人之后,他又在码头另外一侧的客栈给他们几个人找了几间厢房住下。

  这时候,那位席应真大术士又不知道哪里去了。根据码头的伙计诉说,他带着席三儿好像再找什么东西,在码头找了一圈之后,已经出了码头继续寻找。现在应该越走越远,这个时候或许在几十里之外了。

  那位大术士不跟着乱最好不过了,当下在管事的安排之下,他们去了另外一家客栈,就等着稍后会有方士来找他们几个。

  整整一天过去,却始终不见有什么动静。火山和‘胡章’也不着急,还是好像看守和犯人一样待在客栈里。一直到了天色擦黑的时候,码头上这才来了一位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

  这位方士在管事那里打听到了两位大方师和胡章的所在之后,立即找到了广仁和火山他们俩。这个人火山见过几面,这名方士叫做鲜于羊,算是较早被徐福派到陆地来追查叛逆方士下落的人。

  见过了两位大方师之后,鲜于羊直截了当的说道:“听说两位大方师要同门前来帮忙,正巧鲜于羊今天刚刚办好了徐福大方师交代的事情,最近就要回到大方师身边复命,如果两位大方师信得过鲜于羊。我便将叛逆胡章带到大方师那里,请大方师发落……”

  ‘广仁’点了点头之后,微笑着说道:“原本这件事应该是我和广仁大方师跑一趟的,只不过之前大方师下过法旨,不许广仁师徒离开陆地。这件事就麻烦鲜于师弟了,只不过胡章一事事关重大,我推算他和格杀令上的人有勾结。师弟你一个人护送胡章,我担心到了海上会有意外,还是再等等看。等到再来几位同门,你们一起押送胡章,广仁的心里也不至于担心。”

  听到胡章勾结格杀令上的人,这位鲜于方士也不敢托大了。这几年已经有几起追杀叛逆的方士被反杀的事例了,他可不想再成为新的一个。当下便听从了‘广仁’的话,和两位大方师一起等着其他同门的到来。

  晚饭的时候,来了第二位方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