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固执的席应真

第三百三十七章 固执的席应真

  说话的时候,吴勉再次有意无意的再次将龙嘴对准了广仁、火山的方向。广仁、火山见到之后同时皱了皱眉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都已经成了天下第三的大人物,动手还是当年不要脸的打法……

  眼看着三个人又是一场恶战的时候,突然身后码头的位置传来一声惊呼。随后吴勉和两位大方师三个人,都清晰的感觉到了那位炼器第一人的气息已经消失。

  吴勉、广仁和火山三个人的目光同时转到了码头的位置,就是注意力改了方向,吴勉手里的帝崩龙口也还是对着两位大方师的方向。

  “你我不是死斗,这笔账先欠着,日后我上门和你算清这笔账,如何?”广仁虽然可以施展瞬移或者五行遁法离开,不过毕竟是被帝崩瞄着,轻易他也不敢乱动。

  “好……”吴勉回答了一个字之后,广仁、火山这才施展了瞬移之法来到了码头的位置。

  此时,这里只剩下了刚刚出现带走了公孙屠的胡章,他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胸口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止不住的流淌了出来。火山见到之后急忙冲了过去,施展术法给胡章止了血。

  “就差一点点就伤到心脉了,不过气脉已经被打断了。就算扛过来以后也是个残废了……”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之后,火山继续说道:“伤势太重,弟子没有把握能把他救回来……”

  火山说话的同时,广仁已经站在原地转了一圈。白发大方师感觉不到公孙屠的气息,当下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回头看了也已经赶到这里的吴勉一眼,说道:“不是你来吸引我和火山的注意力,归不归下手抢走的公孙屠,百无求动手打伤的胡章吧?”

  广仁大方师这么说也有他的道理,实在太巧合了。吴勉这个时候出现抢走了帝崩,给抢走公孙屠的人创造了动手的机会。而且当世有本事这么做的人也只有吴勉、归不归他们这几个人了。

  “你要是这么聊天的话,那我们还是现在算清这笔账好了,正好让我杀人灭个口……”吴勉嘲弄的笑了一下,不过他话虽然是这样说的,却并没有将帝崩取出来。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我那么做的话,等他们上船动手不好吗?海里是百无求的天下,丢两个人就算你们家徐福都查不出来。”

  广仁心里也明白不是吴勉做的,只是除了他和归不归之外,还有谁有这个本事?

  就在白发大方师低头沉思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空气当中响了起来:“你们几个娃娃,听说帝崩又出世了?那件法器在你们当中谁的手里,拿出来让术士爷爷我见识一下。这怎么回事?你们谁把他打成这个样子的……”

  说话的同时,就见大术士席应真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出现在了三个人的面前。大术士还是几天之前送走广孝那次见到时的样子,看来和尚的离世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

  大术士带来的孩子肤色粉白,看上去有六七分小任叁的相貌。只是比起来人参娃娃他要老实的多,小家伙恭恭敬敬的站在大术士身后,好像随时随地在等着席应真的召唤一样。

  看到了席应真地出现,吴勉慢悠悠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次你又来晚了,你要找的人刚刚不见了……”

  “大术士问的是帝崩,可不是什么公孙屠,吴勉你这话说的不准确。”这时候,火山站了起来,冲着席应真行礼说道:“大术士您来的巧,帝崩确实再次出世了,就在吴勉的身上。您要帝崩管他要就可以了……”

  听到了火山的话,席应真马上便把目光聚集在了白发男人的手上。伸出食指冲着吴勉勾了勾之后,大术士继续说道:“在你身上?拿出来让术士爷爷我见识一下……当年术士爷爷也是与帝崩有过一面之缘的,那时候帝崩在手的话,徐福那个老家伙也不敢猖狂了。”

  席应真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手里变戏法一样的将帝崩变了出来。帝崩的龙口对着面前大术士的方向,说道:“你说之前见过帝崩?是这个吗?”

  席应真原本满心欢喜,不过见到了吴勉手里的法器之后,他的脸色便沉了下来。冲着白发男人的方向轻轻淬了一口之后,说道:“这算什么帝崩?帝崩是通体白玉炼制而成,不是什么玩意儿捏成了龙型都可以叫做帝崩的……”

  这句话一说出来,火山的脸色已经变了。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急忙开口说道:“大术士你再看看,吴勉手里的就是帝崩。刚才这里的冲天光柱就是这件法器发射出来的,你再仔细看看这就是帝崩……”

  “呸!你以为术士爷爷是百无求吗?说骗就能骗的?”席应真看了火山一眼之后,又对着广仁说道:“徐福家的大徒弟,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弟子。知道不知道的话什么都敢乱说,还帝崩?帝崩能用这样的黄铜炼制出来,术士爷爷我就能做和尚!”

  火山还指望席应真能教训一下吴勉,顺便将他手里的法器抢走。不过现在看着大术士说什么也不信会有黄铜打造的帝崩,当下他急的直跺脚,一会这位大术士一离开,吴勉那睚眦必报的性格一定会来找他们师徒二人的麻烦。自己是无所谓了,不过牵连到了自己的师尊,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火山你不要说了”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之后,广仁这才对着大术士行礼,说道:“大术士来晚了,炼制帝崩的公孙屠已经被人掳走,和他一起的胡章方士深受重伤。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到底还是被公孙屠那娃娃炼制出来了……”席应真说话的时候,身子一晃带着身边的小孩子来到了倒地的胡章身边。看了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方士之后,大术士蹲下了身子,冲着他就是一个小嘴巴。

  “啪!”的一声脆响之后,正在生死关头游离的胡章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大叫了一声“救命!”之后,看到了两位大方师和吴勉都在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古里古怪的白胡子老头。刚才自己好像是中了法器,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自己是死了吗?那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火山见到胡章醒来之后,心里惊诧大术士的本事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嘴里对着满是惊愕之色的方士说道:“胡章,是我和广仁大方师,席应真大术士也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快说……”

  “发生了什么事情……公孙屠!他被妖物抓到拖进海里了……两位大方师,大术士你们快点去救他……”反应了一下之后,胡章这才明白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他竟然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指着身后的海面说道:“就在这里,一个好像水母一样的海妖把公孙屠包起来拖进海里了……”

  听到了海妖拖走的公孙屠,火山马上回头冲着吴勉冷笑了起来。在场的人当中除了胡章和那个小孩子之外,剩下的人都知道百无求是天下海妖之主。这么一来掳走公孙屠的事情和吴勉是脱不了干系了。

  这时候,吴勉对着胡章说道:“你身上的伤口呢?这是法器所伤,不是海妖做的。说说你自己的伤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