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六章 胡章

第三百三十六章 胡章

  “你偷学了我的法器,现在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广仁之后,继续说道:“还记得龙鳞法器吗?你这点手段不过是龙鳞的变种。”

  听了吴勉的话,广仁愣了一下。他之前便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法器好像并非独创,现在想想果然和吴勉最早的龙鳞法器有些相似。只是时间过了太久了,自己都快记不得白发男人那时候使用的法器了。现在再品品,自己能炼制出来这样的法器,或许冥冥之中真的受了当年龙鳞法器的暗示。

  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两件透明的法器已经在吴勉的手里,自己一明一暗的法器便拆穿了戏法,对吴勉也不会再有什么作用了。

  就在广仁迟疑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吴勉突然抬手将两只完全透明的法器抛到了天空当中。白发男人手里加了暗劲,法器在半空中发出来一阵破空之声来。随后他又抬起另外一只手的帝崩,对着发出声响的位置扣动了机关。

  就见一道巨大的光柱从龙口里面发射了出来,光柱将整个码头都照耀的好像白昼一般。一旁的广仁、火山被这阵势惊愕的目瞪口呆,这正是当年玉石帝崩的威力。原本以为公孙屠就算真的炼制出来了类似帝崩的法器,也不会有当年玉石帝崩的效果,最多也就是相似而已,现在看来自己真是小看这个百里熙之后的炼器第一人了。

  吴勉施展了帝崩的威力之后,回头看着还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广仁、火山师徒二人。有些诧异的说道:“还以为你们俩会趁着这个机会过来抢夺帝崩,看来是我小看你们两位大方师了……”

  “你的鱼饵做的太明显,这世上没有那么傻的鱼。”火山再次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广仁,冷笑了一声之后,这位红发大方师继续说道:“毕竟了结两位大方师的罪名你也扛不住,如果是我与广仁大方师去抢夺帝崩,你无意当中误杀了两位大方师,那就是另外一个罪名了。这里这么多眼睛给你作证,如果我和广仁大方师真去抢夺,那死了也就是白死了……”

  “火山你想多了,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冲着火山笑了一下,他刚刚想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就见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他和广仁、火山的中间。

  这人也是一身方士的服饰,出现之后才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有些尴尬。当下一边退了几步,一边陪着笑脸对着广仁、火山说道:“方士胡章见过两位大方师……这位是吴勉先生吧?早就听说先生的大名了,想不到这次终于有缘得以一见……”

  来人正是要和广仁、火山对接的方士,原本他要到早上才能赶过来,不过胡章自己的事情办的顺利,便提前赶到了码头附近。他赶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了三更天,当下也不想打扰两位大方师休息。便在码头外面找了一棵大树,准备在树杈上将就一宿。

  就在他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看到码头里面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光柱直冲云霄。当下胡章明白是广仁、火山那里出了事情,虽然他的术法不及两位大方师,不过也要过去能帮着做点杂事也是好的。

  这胡章是当年被徐福派到陆地上追杀格杀令名单的,上次海眼大喷发的时候,他在陆地上没有来得及回去,躲过了一劫。这么多年几乎都错过了和吴勉、归不归等人,不过看到了吴勉的相貌和独一无二的表情,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白发男人是谁。

  突然之间杀出来这样一个小方士,吴勉慢悠悠的看了胡章一样,随后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现在你们多了一个人,这样……”

  “吴勉先生手里的是帝崩吗?”没等吴勉说完,胡章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又找到了公孙屠。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对着当世的炼器第一人说道:“公孙师兄,你真的炼制出来帝崩了?听说前几天京师发生了异象,有人在施展帝崩……那是你在试炼法器吗?”

  公孙屠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个时候你问这个合适吗?你看不出来他们两边剑拔弩张?有什么完事了再说,如果你我还有命的话,我把炼制帝崩的器图给你……”

  听了公孙屠的话,广仁心里突然一动。之前他和火山对帝崩的执念太深,竟然忽视了这个炼制出来帝崩法器的人。只要公孙屠还活着,帝崩还可以继续炼制出来。自己何苦为了吴勉手里的法器大动干戈?

  当下,广仁冲着白发男人笑了一下,开口说道:“吴勉先生,你我二人的恩怨不要牵扯到旁人,让公孙屠和胡章离开这里吧。还有周围这些百姓,你用帝崩误伤了他们就不好了……”

  “那就听大方师的,本来我也不想连累旁人。”吴勉点了点头之后,冲着胡章、公孙屠二人继续说道:“回去之后替我转告徐福大方师,他传授给广仁的好手段,这么多年过去,我竟然还在他的网中。”

  吴勉说话的时候,胡章还紧紧盯着他手里的帝崩。看样子如果不是现在这样的场面,他都想过来亲手摸一下白发男人手里的法器。最后还是火山喊了一句:“胡章你发什么愣!广仁大方师的话你听到没有……”他这才回过了神。

  当下,胡章有些不舍的走到了公孙屠的身边。对着他说道:“公孙师兄,码头里没有大船,麻烦你和我乘坐小舢板离开这里……传说帝崩是透体美玉炼制的,师兄你是怎么想到改用的铜器?之前您不是说帝崩无法复制吗?那现在这件法器算帝崩呢?还是师兄您炼制出来好像帝崩一样的法器?”

  胡章也是一个炼器痴,要不然的话也不会一眼便认出来吴勉手里的法器就是帝崩。说话的时候,他又看到了公孙屠身三只义肢。看着这位公孙师兄用义肢行走好像常人一般,再一次为公孙屠的手段惊叹起来。

  看着胡章磨磨唧唧的样子,火山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俩还在磨蹭什么!还不快快离开这里,回到徐福大方师身边吗!”

  火山毕竟也是大方师的身份,天下方士除了徐福和广仁之外他排第三。当下胡章不敢再犹豫,带着公孙屠快速向着海边停靠船只的位置走了过去。炼器第一人临走的时候,突然对着吴勉说了一句:“这件法器炼制不易,要是有了什么破损你记得来找我,我可以修补好的。千万不要随手就扔掉……”

  吴勉点了点头,说道:“我不会那么糟蹋东西的,如果有了破损,你炼制一个新的来换。”

  “你这话说的,哪有一点大修士的样子,不要脸……”公孙屠心疼自己的法器,咕哝了一句之后,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随后跟着胡章向着码头停靠船只的位置走了过去。这时候,那些看热闹的人们也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头,当下他们也远远的躲开。这里只剩了吴勉和两位大方师继续对峙着。

  看到没有了外人之后,吴勉对着两位大方师说道:“现在该走的都走了,我们继续算算庆寿寺里的那笔账。”

  火山听到之后,瞪着吴勉说道:“那笔账不是还了吗?你刚才也伤了广仁大方师扯平了!”

  “刚才那是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