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铜帝崩

第三百三十四章 铜帝崩

  看到了义肢里面的铜线之后,火山脸上满是失望的表情。原本他以为公孙屠已经炼制出来了帝崩,就藏在这个义肢当中。没有想到里面只是几十根铜线,这让火山多少有些郁闷。

  广仁大方师微微一笑,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帝崩那样的法器,如果随随便便就可以炼制出来的话,那就不是传说当中的法器了……公孙师弟,这次回到大方师身边,再帮广仁打听一下,我可否回到大方师身边。”

  “大方师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转述。”公孙屠笑了一下之后,喝光了自己的杯中酒,擦了擦嘴巴之后,笑着说道:“吃顿饭还要劳烦两位大方师相陪,恐怕这陆地上也只有公孙屠有这样的荣幸了。好了吃饱喝足了,这就回去休息吧……”

  火山会账的时候,公孙屠去了酒楼的茅房方便。红发大方师给了酒饭钱之后,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您看他真的没有炼制出来帝崩吗?当天最少有数万人看到了冲天光柱,和帝崩的威力一模一样。他是怎么模仿出来的?”

  “真的也好,假的也罢都与你我师徒无关。”广仁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只要找到了格杀令名单上剩余的八个人,我们就有可能回到大方师的身边继续学法。公孙屠回到了大方师的身边,就算他真炼制出来了帝崩,有大方师看着,你还怕出什么事情吗?”

  听了广仁的话,火山再没有什么好说。这时候,公孙屠从茅房回来,三个人继续结伴回到了客栈。在广仁的房间说了几句闲话,听到客栈外面响起来二更天的梆声之后,火山、公孙屠两个人起身告辞,两个人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等着明早联络好的方士到来。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公孙屠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直到客栈外面响起来三更天梆声的时候,他突然睁开了眼睛。随后公孙屠小心翼翼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一动不动的坐了半天,侧着脑袋听了半晌。

  此时整个码头都是静悄悄的,公孙屠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响。这才长长的吸了口气,随后他用自己那只好手轻轻打开了手臂义肢的暗格。随后他伸手在暗格里面摸索了起来,片刻的功夫便摸出来几块形状各异的铜板来。

  这几块铜板都是镶嵌在暗格的内壁当中,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谁也看不出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机关。

  公孙屠小心翼翼的将这几块铜板拼接在了一起,拼成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大铜板。随后他又陆续将两只义足上面的暗格打开,同样在当中摸出来十几块大大小小的铜块开。

  数了一遍这些铜块的数量没有错误之后,公孙屠摸着黑将这些铜块一一拼接了起来。加上了最早拼接好的铜板,最后拼成了一个好像飞龙一样的法器来。公孙屠将法器拿在手里,脸上露出来一丝得意的笑容来。

  “这是你要送给我的礼物吗?”房间里面冷不丁出现了一个带着刻薄的声音,就在公孙屠大惊失色的时候,就见他手里的法器已经脱手,随后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白头发的男人。

  “吴勉……你把法器还我,别用龙口冲着我……”看清了男人的相貌之后,公孙屠跳起来就要上去抢夺他手里的法器。这个时候白发男人突然将法器的龙嘴对准了这位炼器第一人,吓得公孙屠急忙躲闪起来。

  “把帝崩分拆藏在三个义肢里面,也就是你和百里熙这样的人才能想到。”吴勉看了一眼公孙屠之后,用他特有的笑容笑了一下,随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好手艺,拼接起来的法器竟然找不到一丝痕迹,就好像是一整块黄铜烧铸出来的一样。这么说的话当初的白玉帝崩也是这样拼接出来的?你们这样炼器出名的人,我真是想象不到……”

  “有什么话你先把龙头偏到一边再说,别对着我……”公孙屠自己炼制出来的法器,他知道威力有多大。看着吴勉手里的黄铜帝崩龙口始终对着自己,当下他脑门上的冷汗一个劲的往下流,生怕他走了火,帝崩一响自己便烟消云散了……”

  就在公孙屠吓得发抖的时候,房间大门打开,广仁、火山二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第一个走进来的是广仁大方师,不过走在他身后的火山见到了吴勉手里的龙形法器之后,这位红发大方师抢先一步挡在了自己师尊的面前。

  吴勉出现在公孙屠的房间里,手里还拿着和帝崩一样的法器。火山瞬间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他的眉毛立了起来,对着那位炼器第一人说道:“公孙屠,你现在怎么说?”

  “不是应该我们先说几句吗?”这时候,吴勉转过身来,将龙口的位置对准了面前的两位大方师。看了一眼站在火山身后的广仁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两天不见了,大方师的脸色可不太好,好像挨过了帝崩似的……”

  “有什么就冲着我来”火山瞪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手里那个也叫帝崩?听说帝崩是玉石打造的。我虽然不擅长炼器,不过是玉是铜还是能看出来的。”

  这四个人抡起术法要数吴勉最高,不过广仁大方师有克制白发男人的手段。不过现在有这么一件疑似帝崩的法器在吴勉的手里,局面又发生了变化。只要吴勉发动帝崩,就算是这两位大方师也是转眼之间便会化为虚无的。

  现在听到了火山对自己手里的法器有异议,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说道:“是真是假马上就知道了,两位大方师,准备好了吗?”

  “是真的!这件法器是真的……”见到吴勉有催动法器的意图,公孙屠急忙大喊了一声。一边喊他一边从床上站了起来。躲到了一边墙角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是货真价实的帝崩,它和玉石帝崩一个道理。威力都是一样的……”

  听了公孙屠的话,火山终于开始紧张了起来。他瞪了炼器第一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炼制成了为什么不早说,怕我和广仁大方师抢你的不成?”

  “不说你们当然不会抢了,如果你们知道帝崩在我手里,鬼知道会不会来抢?”公孙屠还了句嘴之后,转头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这件法器不是闹着玩的,一旦启动便无法控制。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你千万别乱来……”

  “两位大方师,你们俩听到了吗?千万别乱躲,打不中你们俩的话,会死很多人的。”吴勉似笑非笑的看着广仁、火山这一对师徒,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现在我们该算算广孝死后,我们的那笔账了……”

  “好啊,那我们就算算这笔账。”广仁说话的时候,已经伸手将火山推开。随后他对着吴勉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无非就是一死而已,不过死在帝崩之下广仁还是心有不甘。既然你要杀我,为什么不自己动手。怕再败在我的手里……”

  广仁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见到吴勉将手里的帝崩向着自己扔了过来。他脑中一乱,自然反应伸手去接那件传说当中的法器。当他的指尖接触到帝崩的一瞬间,胸口突然一阵剧痛。随后他的身体倒着飞了出去。

  广仁大方师被打飞出去的一瞬间,吴勉已经站在了他原本所在的位置,那件帝崩法器稳稳的落到了他的手里。随后冲着砸倒了一排民房的广仁说说道:“听你的,我自己动过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