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义肢

第三百三十三章 义肢

  礼物送到邵家的时候,吴勉已经出现在泗水号在泉州的码头上。这里一直停靠着一艘大船随时等着他出发,白发男人来到码头的时候,正赶上大船正在更换甲板。要等一晚才能出发。

  吴勉来的也不巧,码头上其他的船只已经相继出海,只留下了几艘打鱼的小舢板。白发男人只能在码头上暂住一晚,差不多第二天早上大船便可以出发了。

  码头管事知道这位白发男人和自己东家的关系,当下也是尽力的巴结,给吴勉找了码头最好的一间客房让他休息。看着白发男人不好说话的样子,管事也没敢请他去码头上的酒楼用饭,只是叫了一桌上好的酒席送到了吴勉的房间,请他在这里独自享用。

  管事走了之后,吴勉随随便便的吃了几口酒菜,就在他准备让人进来收拾残席的时候,他的眉毛突然一挑,对着空气说道:“上次带走了广孝,现在你想带走我吗?”

  “看小爷叔您说的,我哪有那个胆量?”说话的时候,吴勉客房大门被打开,那位大阴司贾璐从外面走了进来。向着白发男人行礼之后,这位大阴司这才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听说小爷叔您要离开陆地了,晚辈来送您一程。”

  “我离开陆地的时候多了,哪次也没看你这么有孝心。”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贾璐一眼之后,冲着自己对面的椅子扬了扬下巴,说道:“坐着说话,阎君有什么话要你传过来?”

  “到底是小爷叔,一看就知道我是被抓差过来的了。”在吴勉的面前贾璐不敢坐,讪笑了几声之后,他说到了正题:“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麻烦小爷叔下次再给人家改命的时候,知会我一声。您不知道这一下子给地府带来多大的麻烦,您给王渊博减了三十九年的寿命,和他三十九年阳寿挂着的有十一万六千五百八十八人。您给他抹了三十九年的性命,就要有十一万多人的运程要重写。现在下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说到这里,贾璐顿了一下,他看着吴勉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这才乍着胆子继续说道:“如果说这个姓王的是枉死,那也没有什么。这个我们地府也有应对的法子,只是现在这样最麻烦。他的生死薄突然少了三十九年,您老人家还要他寿终正寝,这个就是最麻烦的事情了。”

  吴勉虽然不大讲理,不过看着当年程咬金的面子上,也不想太难为这位大阴司。当下冲着它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下次我少抹几年。让你们不那么麻烦,对了,既然你说到了那个姓王的,正好也不用等到一年之后再去找你了。他转世的时候,给这个姓王的一个好人家……”

  “那是那是……”贾璐知道王渊博和吴勉的关系,当下他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看在您老人家的面子上,我已经都安排好了,给他一个逍遥侯的人家投胎。还是在京城,就在邵家不远的地方。”

  吴勉“嗯。”了一声之后,便没有再说话。贾璐干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孩子我再啰嗦一句,你老人家改命没有问题。只不过下次尽量是增寿,能不减寿尽量别减寿。往上面加东西怎么都好办,只是减寿的麻烦太大。这样再来几次下面真的吃不消……那您老人家继续享用晚饭,孩子我这就回去了……”

  说了这几句看到吴勉不搭茬,贾璐也待不住了当下便要告辞。不过临走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回过头来,对着自己的小爷叔儿又说了几句:“还有件事差点忘了,孩子我进到码头的时候,看到了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他们俩带着公孙屠已经住进了隔壁的客栈。不过看样子他们俩是在等人,两位大方师并没有出海的意思……”

  说完之后,贾璐这才施展术法离开了这间客房。大阴司离开的同时,吴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将手里的筷子放下,沉默了片刻之后,站起身来施展了隐身之法,随后离开了这间客房。

  片刻之后,隔壁的客栈当中走出来三位方士。其中二人正是广仁和火山,另外一个已经安置上假肢的人正是当世的炼器第一人公孙屠,广孝离世之后,他便被两位大方师带出了京城。不过三个人并没有马上出海去见大方师,而是去了之前灌无名关押公孙屠的地方。

  这里有公孙屠炼制的两只义足,只不过还有一点收尾没有做完。不过公孙屠就是公孙屠,他很快便完成了两只义足,戴上之后好像是他自己身上长出里的一样,外面用衣服遮挡完全看不出来这两只脚是假的。

  带上了义足之后,他们三个人便来到了码头上。因为之前徐福大方师下过法旨,不许广仁出海去找他。当下他们三个人只能联络了徐福留在陆地的其他弟子,让他们帮忙将公孙屠和格杀令名单之人的首级一起带回去。

  他们三个人早到了码头,明天一早等着的人才会过来将公孙屠和人头交接过去。当下这三位只能和吴勉一样,在这里等上一晚。

  广仁、火山两个人都是辟谷的,不过公孙屠却要吃喝。当下两位大方师陪着炼器第一人到了岛上的酒楼,此时已经过了饭口,酒楼里面冷冷清清的,除了他们这一桌三个人之外,在没有其他的客人。

  公孙屠两杯酒下肚之后,便开始诉说自己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两位大方师不知道这些年我公孙屠都吃了什么样的苦,灌无名派去的弟子对我不是打就是骂,可惜了,原本我还给他们俩准备了一点小玩意儿,现在他们几个都被灌无名灭了口,什么小玩意儿也用不上了。火山大方师,劳驾您把那盆鸡拿过来……”

  “公孙屠你亲手炼制的小玩意儿,一定小不了。”火山冲着炼器第一人笑了一下,随手亲手将那盆鸡肉端到了他的面前。看着撕下了鸡大腿正在大嚼的公孙屠,火山扭脸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之后,继续说道:“就好像是帝崩一样,现在外面的人都知道了那件法器是你炼制出来准备暗算灌无名的。我却知道除了那件法器之外,公孙屠你炼制出来了一件真正的帝崩,是吧……”

  火山这两句话刚刚说完,公孙屠便被嘴里的鸡肉噎到。他咳嗽了一阵之后,将嘴里的鸡肉都吐了出来,这才算喘匀了这口气。当下冲着火山苦笑了一声,说道:“大方师您都试探我一路了,还要我说几次?那样的法器我怎么可能炼制出来?”

  火山不信公孙屠的话,这位红发大方师冷笑了一声之后,突然抓住了炼器第一人的假手,随后他另外一只手轻轻的在上面敲击了一下,断手里面竟然发出了空空的声音。随后火山这才松了手,对着公孙屠说道:“你这义肢里面是空的,大小好像刚好能装下一支帝崩……”

  “大方师您还真是多疑……”公孙屠无奈的将手里半只鸡腿扔在了桌子上,随后打开了义肢上面的暗格。里面果真是空的,只有几十根头发丝一样的铜线链操控着他可以使用义肢。

  让两位大方师看到了义肢里面的构造之后,公孙屠这才继续说道:“义肢空的不假,是为了日后更换这些铜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