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癞蛤蟆

第三百二十八章 癞蛤蟆

  老头子比邵清淼的年纪都大,自己的女儿就算没人要了,老死在家里也不能许配给这样的人。邵家夫人没等张媒婆说完,直接冷了脸,说了几句话之后,直接送客让自己的管家将媒婆送了出去。

  邵府之外,一乘小轿当中坐着的正是刚才张媒婆提到前朝太监的侄子——京城当中几乎人人都知道的王渊博。王大爷今年正好五十岁,没钱的时候找不起老婆,现在有钱了却认定了邵家的小姐。原本邵南华嫁给了成国公家的少爷,后来又被皇帝许配给了皇太孙朱瞻基。一般人早就死心了,不过王渊博却认定了邵南华一定会嫁给自己。

  最后果不其然随了王大爷的心愿,邵南华第一个丈夫成亲当年便死于非命。前几天皇帝又下旨撤婚,这一下子王渊博高兴了。他怕夜长梦多便花了大价钱请了京城里最好的媒婆去邵家提亲,再过三天就是成亲的吉日,只要邵家夫人一点头,他马上赢取邵家小姐过门。

  没等多久,就见邵家大门打开,自己请的张妈妈一脸温色从里面走了出来。王渊博急忙从轿子里出来,迎着张媒婆走了过去。走到了近前之后,王渊博陪着笑脸说道:“张妈妈看你红光满面的,一定是成了!媒人红包我给双倍。您看一会我就把聘礼送过去合适吗?”

  “王大爷,你这喜钱婆子我真没那本事赚。”看着王渊博喜气洋洋的样子,张媒婆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邵家夫人的眼光太高,她嫌弃王大爷您大了几岁。婆子我还说了,大几岁有什么不好的?大几岁知道疼人。再说人家王大爷论家产可不比您家小多少,现在有几个能活过五十岁的?再过两年王大爷一蹬腿,那家产还不都是你们……呸呸呸……婆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当好话听……”

  “没什么,我知道张妈妈你是为了我和南华好……”王渊博干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您都这么说了,我丈母娘还是不点头?”

  “要不说她们邵家娘们儿都是死脑筋呢?婆子我要是有那么一个闺女,一早就点头了。”张媒婆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张渊博说道:“王大爷,这事虽然没成,不过您也看到了,婆子我为了你的事情是磨破了嘴,跑断了腿。之前收下您的喜钱……”

  听着张媒婆的语气,王渊博知道自己是没戏了。老婆都没有了,钱又算什么东西?当下他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就当我孝敬您的,您为这事跑前跑后的,这就是点茶叶钱。”

  听了王渊博的话,张媒婆顿时喜笑颜开。冲着王大爷说了一车的好话之后,回家去买茶叶了。

  原本以为邵南华成了京城当中人人皆知的扫把星,自己这一次十拿九稳可以迎娶邵家小姐。想不到自己那丈母娘也真狠心,看样子宁可把邵南华烂在家里,也不能便宜自己这个老光棍……

  不过就是这样,王渊博也还是不死心。他坐在邵家对面一户人家的台阶上,想着里面住着自己心爱的姑娘,王大爷心里发誓就算散尽了家产,也要迎娶邵南华小姐过门。邵南华成了自己的老婆,给他个皇帝都不换。

  就在王渊博越想越美的时候,突然听到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带着刻薄口气的声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听说过,不过你这样的老癞蛤蟆想娶嫦娥,这就过分了……”

  王渊博听出来这句话是冲着自己说的,就在他站起来准备辩解几句的时候,他头顶上的屋檐突然垮塌。还没等王渊博反应过来,数不清的装饰瓦砾已经将他活埋了起来。正在远处等着王大爷的家丁看到之后,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将奄奄一息的王渊博从瓦砾当中扒了出来。

  看着这几个家丁将王渊博抬起来送到了医馆,白头发的吴勉这才现身,看了一眼邵家的大门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靠你们自己,还是不行……”

  这句话说完,他突然转头看着背后这户人家的大门,皱了皱没有之后,说道:“财神岛出了什么事情?你是来找我的……”

  话音未落,就见大门打开,随后另外一个白发男人出现在了吴勉面前。来人正是曾经财神岛的三当家莫离,这么短的时间他出现在京城,看起来财神岛又出了什么事情。

  “财神岛没出事情,出事的是归不归。”莫离也是一个冷言冷语的,看了吴勉一眼之后,他从怀里摸出来一封信交给了白发男人。随后继续说道:“事情或许不小,你自己看信吧……”

  信里面正是归不归的笔记,写着:某与君初识之事复发,速归……”虽然只有短短是一个字,不过吴勉已经明白老家伙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直接用控火之法烧了信纸,随后对着莫离说道:“除了你和刘喜、孙小川之外,还有谁知道?”

  “任叁应该也看出来了,不过那个小家伙机灵的很,它装作没看出来。”莫离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吴勉。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老家伙让你尽早回去,说你知道如何让他恢复术法。越早越好……”

  吴勉沉默了片刻之后,再次看了一眼面前邵家的府邸,随后对着莫离说道:“你先回去让老家伙安心,办好了这里的事情,三两天之后我就回去。”

  莫离以为吴勉知道了归不归出事之后,会第一时间和他一起回到财神岛。现在看到这个白发男人还要继续留在陆地几天,他便皱了皱眉头,说道:“腿在你自己的身上,什么时候回去由得你自己做主。不过归不归现在是泗水号的主人,他出事的话会给整个泗水号都带来大麻烦……”

  “泗水号……”吴勉眼睛看着邵家大门,嘴角微微上扬用他特有的表情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和我有关系吗?”

  这句话气到了莫离,他哼了一声之后,也不再理会吴勉,自己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原地。

  吴勉好像没有感觉到身后少了个人一样,他看着邵家大门,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家里有个老姑娘嫁不出去,做父亲的是很糟心……”

  就在吴勉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从大街东西两侧飞快的跑过来两乘小轿。轿子都停在了邵府,从里面走下来两个和刚才张妈妈差不多的媒婆。两个婆子相互瞪了对方一眼,随后两个人一起跑到了邵家大门前,拼了命的拍打着大门。

  “邵家夫人在吗?给夫人道喜,安庆侯爷差婆子前来提亲……”

  “麻烦尊管开门,婆子奉了武宁侯爷之命,来为武宁侯爷公子提亲……”

  两个婆子的嗓门越来越大,惹的周围路过百姓都停下脚步来看热闹。不是说这家的丫头是克夫命吗?还真有不怕死的……

  这时候,邵府大门大开,邵家夫人带着管家和几个婆子、丫鬟亲自过啦打开了房门。随后两个婆子满脸堆笑,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起来。她们俩说得乱哄哄的,好在还是把意思说明白了。当今皇帝的两位国舅派分别派了两个婆子前来提亲,要替自己的儿子求亲迎娶邵家南华小姐。

  这两个婆子还没等进门,远处又来了几乘轿子,又来了三四个媒婆来提哪位大将军,哪家尚书的少爷前来提亲。这才几天功夫,没人要的邵南华又有了行市……